第二五四章 天定寿数有尽时

梅远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大华恩仇引最新章节!

    天刚透出微微亮,梅远尘便驱马一路向西了。

    想着歹人比自己先了大半天上路,他便心急如焚,如何还敢在路上耽搁?

    辰时,一人一马已行了近三百里,到了寰州最西的碟子河镇。

    往安咸的路,他已来回跑过一趟,自然清楚过了这碟子河便到安咸郡的青州,青州再过去就是锦州了。若行快一点,或许今晚半夜可以赶到。

    转过一个弯口,视野开阔起来,见远处山头的凹口中飘着一股黑烟。梅远尘记得那个地方是有个老旧客栈的。他虽不曾在那里歇过脚,倒也记得清楚,坐在马背上忍不住嘀咕道:“这是烧甚么东西?不会客栈走水了罢?”

    又行了四、五里,依稀闻到空中有一股子怪味。原来,山里刮着东风,把凹口那边飘出的黑烟吹出了两三里远,梅远尘驱骑对向赶来,正好迎上了这股黑烟。

    “这是甚么味道?像是在烧衣服,又似在烤肉。”梅远尘虽不想多管闲事,脑中却仍止不住地想。

    约莫过了半刻钟,总算瞧见了那客栈。这时离得近了,看得也就更清楚了,似乎客栈院场正烧着东西,浓烟便是那里飘起来的。

    “不是走水便好。”梅远尘暗暗庆幸,正欲驱马离去。马身经过客栈院门的瞬间,他忍不住别过头一看,眼前所见令他不禁生怵:那烧着的、冒着烟的物事,竟然是堆积如山的人尸。

    这一惊着实非同小可,他急忙勒住了马,驱马进了院门。

    尸体堆了两堆,一堆大,一堆较小,然,便是较小的那堆尸山,少说也垒了数丈方圆。和尸体一起烧着的,还有许多柳叶刀。看到那些柳叶刀后,梅远尘恍然大悟起来,“前天早上在都城城关遇到的那群向阳黑骑上的黑衣人,手里也是拿着这样的柳叶刀。”

    “这群被杀的人,就是赟王派去害父王的洪海死士吗?”想及此,他的心里总算松懈了一点,“还是要找人问上一问。”

    “店家!店家!”梅远尘冲进栈楼,大声叫道,“有人吗?”

    肥脸掌柜正矮着身收拾物事,准备离开此间。“妈耶,太瘆人了!这里死了这么多人,做不得营生了。好在那群黑衣斗篷人还算厚道,杀了人,却把银钱留了下来。哈... ...哈哈,我这次竟得了这么一大笔横财,还做甚么买卖!拿着这些钱去寰州城买处宅子,娶几房年轻的婆娘,在置办几百亩好田,啧啧... ...啊,美啊!”

    想着这些钱是外面那些死人的,心里又不由得有些不痛快,轻声念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又不是我杀的,要找就去找那些害你们命的人。这钱... ...这钱嘛,你们也叫过好酒好菜的,我就当你们拿这些做膳钱。反正你们留着也没用。大不了,每年的七月初四,我给你们烧上一炷香。”

    他正将银钱装入行囊,却听外面有人在叫,乃从掌堂处探出了一个脑袋。见来人是个英俊的少年,心中戒备也就放得七七八八了,有些不耐烦地回道:“小哥,今日店里不做买卖。你要是觉着饿了、渴了,伙房里有吃的、喝的,自取便是。”

    “掌柜的,这里发生了甚么事,只剩你一人了么?”梅远尘行近些问道。

    “昨夜来了两帮人,不由分说便在院场里厮杀了起来,啧啧... ...那个惨啊!血流成河啊。”肥脸掌柜是个爱热闹的主,话匣子一开,便有些关不住了,“死了三四百人呢!天一亮我便叫几个跑堂去县府报官,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可担待不起。伙房里的厨子、帮工见了这事,哪里还敢在这里待,一早就跑得没影儿了。那个死赵老贵,吓得羊肉都不要。眼下包括我在内,就剩四人了,另外仨在伙房收拾,里面还有不少好肉菜,他们家里穷,舍不得浪费,正在拾掇呢。我也想走呢,只是官府没来,这会儿也不敢走开。”

    梅远尘耐着性子听他讲了这么许多,总算听了个大概:看来是这帮洪海死士在赶往锦州的路上被人截杀了。

    杀那些洪海死士的会是谁呢?

    他们为甚么要杀那些人?他们去了哪里?

    “掌柜的,他们是甚么时候走的,走了多久?”梅远尘着急问道。

    肥脸掌柜看着梅远尘,脸色有些不乐,最后还是回道:“今一早,天一亮他们便往西走了,临行放了这把火。”

    “往西?”梅远尘心里一紧,“他们既然阻截了这群洪海死士,应当不会于爹娘不利才对啊。然他们竟往西走了,那便很有可能是去锦州了。既如此,他们若是去救爹娘的,便说明爹娘肯定有危险。若他们是去害爹娘,那爹娘更危急了。”

    不及道一声谢,梅远尘转身便踩着“斗转斜步二十三”快步行到院场,翻身上马上了驿道,朝西疾驰而去。

    肥脸掌柜见眼前一幕,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忙伸手去揉了揉,惊叹道:“这... ...我今儿是遇着了鬼么?”

    ... ...

    夜本沉静,四下无声。

    “蹬蹬... ...蹬蹬... ...”突兀的马蹄音响起,一队骑卒跳着琉璃灯快速奔向宫门。领头的小将与守吏交谈两句后,对方竟打开了宫门,放他们出去。

    这队三十余人的骑卒自宫门出来后便一路东行而去,他们此行所去乃是赟王府。

    “有人出来了,赶紧去颌王府报讯!”皇宫东面的巷角中,隐在暗处的蒙面探子轻声谓身后的同伴道。

    后面的汉子应了声“嗯”,便快步朝巷子里面的拐角处行去。拐角处栓着两匹马,皆脚裹着厚绒,口嘴皆上了套戴。

    那汉子解下马缰,骑上马背,消失在了黑暗中。

    ... ...

    “子时已过,乌云犹未散去,帝星隐而不见,唉... ...天命如此!”湛为望着紫微垣,哀声叹道。

    永华帝虽比湛为年长十余岁,却一直侍其以上宾之礼。今日他天定寿数已尽,湛为不免心生悲戚,想着:“唉,去送他最后一程罢。便是入不了他的寝居,在外面候着也是一份心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