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吞海 > 第两百零六章 我要打死在座各位

第两百零六章 我要打死在座各位

作者:他曾是少年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大主宰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完美世界雪鹰领主魅医倾城:逆天宝宝腹黑爹圣墟超级兵王在都市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吞海最新章节!

    萧牧等人的“图穷匕见”进行得格外顺利。

    毕竟已经到了第四日翰星大会的尾声,加上那文官也已经宣读了今日翰星大会的报名截止,前面的名次不可能再有变数,三百二十五位之后的修士们也没有机会再挤入山河图中,而他们中大多数无论是否达成了他们的此行的目的,但从这一刻起,翰星大会对于他们来说便已经结束了,故而面对萧牧等人杀气腾腾的挑战,大多数人出于情面又或者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都几乎选择了认输,让出了自己的席位,当然也有那么些冥顽不灵的家伙,但在这些宁州曾经排位前百名的修士面前,也是只有被摧枯拉朽般击败的命运。

    但这样的大获全胜,却并不能让笼罩在宁霄城城头的阴郁消散半点,毕竟这样的胜利根本无法改变半点宁州子弟惨败的事实,更是连些许争取到去往山河图的机会也彻底失去。整个宁州也只剩下那位州牧的外孙尚且落在末尾,或许能在山河图之争中得到些残羹冷炙,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随着被挑战者或认输,或战败,今日的翰星大会在宁州百姓们的哀叹声中落下了帷幕,而明日本应是每年翰星大会重头戏的排位之战,也因为宁州子弟的缺席而变得不再是一场盛典,反倒更像是一种讽刺。

    ……

    但无论在百姓心中,这最后一日的排位战到底是否存在意义,但它终归还是如期而至,并不会因为任何人的不满而就此湮灭。

    腊月二十二,宁霄城迎来了五年一届的翰星大会的最后一战。

    虽然一大早便有诸多百姓来到这擂台外,等待着翰星大会的开始,这翰星碑周围依然人潮涌动,但却远远无法与往届那番几乎水泄不通的情形相提并论。终究会有那么一些人,在目睹了昨日的希望破灭后,不愿再来观礼。

    袁袖春同样一大早便来到了这处,他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可眸中的深处却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阴翳之色——昨日萧牧等人的行为极为不寻常,而更不寻常的是阿橙昨日也做了与萧牧等人同样的事情。也不管萧牧等人的行径背后到底是不是还藏着些什么阴谋,但阿橙显然是知道了些什么,可她却对袁袖春只字未提,甚至昨夜他手下的探子更是直言曾看到阿橙连续几日出入魏府,昨夜更是彻夜未归。

    袁袖春面带笑意的来到了那翰星碑前,目光看似不经意,实则在人群中搜寻着阿橙的踪迹。

    这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阿橙生得本就出众,那一身橙衣更是醒目,只是一眼,袁袖春便在人群中寻到了那少女。

    然后,袁袖春脸上被强撑出来的笑意在那一瞬间彻底凝固——他看见了在阿橙的身侧,有一位少年与他并肩而立,二人靠得极近,几乎是肩贴着肩,而在以往的数年相处之中,袁袖春的记忆里似乎从未与这少女如此亲近过。

    他将此景看在眼里,怒火充斥着他的胸膛,以至于他身旁的文官连唤了他数声殿下之后,他方才反应过来。

    “殿下,该宣读大会开始了。”文官见袁袖春回过神来,便赶忙在他身旁轻声言道。

    袁袖春如梦初醒,他点了点头,又深深的看了一眼站在人群中的那对男女,废了些气力方才压下心头的愤怒,于那时朗声言道:“翰星大会最后一日排位战开始!”

    “诸位请注意,只有我身后这翰星碑上排名前三百二十五位的青年才俊们方才可以挑战,具体规则与往年无异,诸位好生表现……”说道这处,袁袖春的眸中闪过一道寒光,声音忽的拔过了些许,又言道:“尤其是我宁州子弟,更要让北境来客们好好看一看大燕年轻一辈的风姿!”

    这样的话出口,惹来的却是宁州百姓的又一轮哀叹,整个宁州今日还有资格参与这次排位之战的也就只余下了魏来一人,一个人又能做些什么呢?

    袁袖春将周围百姓们的这番反应看在眼里,眸中的寒意更甚了几分,于此之后他的目光越过众人落在了人群中的魏来身上,他朗声言道:“魏公子是州牧的外孙,亦是我大燕的栋梁,想来今日不会再像这四日以来那般作壁上观了吧?”

    这样的询问来得极为突兀,周遭的百姓一愣,也未去多想袁袖春所言何意,只是下意识的将目光聚集在了魏来身上。对于在场的宁州百姓来说,今日尚且还来到此地,很大程度上便是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魏来身上。虽然他的排名接近末尾,但之前在宁州有过几率的几次出手,都表现出了不俗的实

    力,确实有冲击一下前两百名的可能,若是他能给宁州带来几场胜利,倒也算是安慰。

    众人的心思被袁袖春的话所牵引,纷纷瞩目于魏来身上。

    魏来对此也多少有些始料未及,他抬头看向那站在高台上的袁袖春,少年的双眸眯起,他大抵猜到了袁袖春的心思,无非是低劣的激将法,想要让他上台挑战,更像看着他落败出丑。

    魏来微微一笑,于那时朗声应道:“外族子弟们都是殿下的贵客,殿下倾我宁州之力,也要与他们欢好,我岂敢少了殿下的颜面?”

    相比于袁袖春那还算克制的言语,魏来的回应便是字字诛心,直戳了袁袖春的痛处。

    袁袖春脸上撑起的笑意在那一瞬间凝固,他能清晰的感受到随着魏来此言出口,那些百姓们亦再次将目光投注在了他的身上,而不同于对前者的期望,那些目光之中包裹着的是愤慨与恼怒。

    袁袖春意识到自己的昏招让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他恢复了理智,在脸上挂起一副豪爽的神情,笑道:“魏公子说笑了,诸位北境各地赶来的青年才俊,当然是我大燕的贵客,但参加翰星大会,讲的就是一个以武会友,魏公子有本事打败他们,那是魏公子的本事,想来任何人也说不出半句不是。”

    魏来听到这话,有些失落的摇了摇头:“那恐怕要让殿下失望了。”

    袁袖春闻言,顿时像是抓住了某些要点,他张开嘴便说道:“魏公子连这都不敢,那可真是丢尽州牧的脸……”

    “殿下误会了。”可他的话还未说完,魏来的声音便再次响起。

    少年的双眸在那时眯起,眸中的寒芒闪彻,他低声言道。

    “在下不是要打败他们……”

    “而是要打死他们!”

    这言说罢,宁州的众多百姓还在发愣,而那些外族弟子们却纷纷面露愤慨之色,对于魏来的口处狂言极为不忿。

    但魏来却飞身一跃,落在了身旁不远处的一处擂台上。

    “宁州魏来,请诸位赐教!!”

    ……

    魏来的出手对于立场不同的各方来说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他以如此高调的方法开启了这排位战首战却是各方都未有想到的事情。一时间各种目光都在那时聚焦到了魏来的身上,负责那擂台的文官下意识的看了不远处的袁袖春一眼,似乎在询问这位太子殿下的意思。

    袁袖春不语,只是沉着眉头点了点头。

    那文官这才放下心来,走上前去问道:“请问阁下要挑战何人,请阁下记住每次挑选对手都只能在高出自身排名十五名中挑选,且一旦挑战失败,便再无发起挑战的权利。”

    这话出口周遭的那些百姓们纷纷看向身后的那座翰星碑,以魏来的姓名为基准,朝上细数了十五位——第三百零九位,西门震。

    这是一件并不用花去太多心思去揣测的事情,魏来想要取得更靠前的名次,就得以最少的挑战次数,去冲击更高的名次,选择西门震显然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而人群中,那位来自晋国的西门震也确实脸色一变,意识到自己将会成为这尊煞星的开胃菜。他在几日曾见过魏来击败拓跋成山的场景,也知自己恐怕难以力敌,一时间脸色难看。

    “我说得不够清楚吗?”就在这时魏来的声音却再次响起,这个少年低头看着那文官,眉宇间写满了不耐烦。

    “……”那文官被魏来的反问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再问道:“魏公子有说过要挑战何人吗?”

    “我说过……”

    “我要打死他们。”

    “他们……指的是排在我上面的每一位。”

    “那自然,就得从排在我头上的第一位开始。”

    此时的魏来,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脸上的神情,还是嘴里吐出的话语都透露着一股蛮横的味道,以至于那文官听闻这话之后,愣了好一会光景,方才反应过来。

    他侧眸看了看自己身后的翰星碑,终是言道:“宁州魏来挑战三百二十三位齐国宇尘光!”

    ……

    随着此言落下,周围百姓之中再次响起阵阵惊呼,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魏来会做出如此虎头蛇尾的事情,于此之前无论是袁袖春的对话,还是飞扬跋扈的态度都是一副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样子,可事到临头,却选了一位最没有威胁的家伙下手。

    “我还以为是个狠人,却不想也是虚有其表,嘴上功夫了得而已。”当下周围那些外族子弟中便响起了一声声轻蔑之言。

    “宁州这偏远之地,本就是蛮夷丛生,岂有英雄?”

    “是啊!终究比不得我们中原沃土。”

    那些话不断响起,且都有意提高了自己的声音,想来方才魏来所言之物也确实惹恼了一些外族弟子,一时间这样的声音响彻不觉,让那些围观的宁州百姓们恨不得寻个地缝钻下去。

    但无论旁人对魏来如何耻笑,那个被挑中的宇尘光心情却终究算不得太好。他本来还有心竞争一番前方的名次,但被魏来这瘟神挑中,他能不能打过尚且不说,就是赢了估摸着也是惨败,便再无机会冲击前位排名。

    可无论心底有多少的不愿,翰星大会的规则所限,一旦弃权便等于放弃翰星大会上的名次,宇尘光自然不可能放弃他不远万里来到宁州取得去往山河图的机会。这样想着,他跃身落在了那擂台上,沉眸看着眼前的少年。

    依照着之前所定下的规矩,只要宇尘光能够战胜第三百一十位的家伙,便可比后位者早一个时辰进入山河图,虽然也是位于末尾,但山河图中的机缘无限,早上一个时辰便意味着多出一份机会,在这个修为强弱便是一切的世界中,断人机缘、毁人造化便等同于杀人父母。

    自认为遭受道无妄之灾的宇尘光看向魏来的目光中充斥着浓烈的杀机与怒火,他在那时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沉声说道:“小子,你得为你的嚣张付出代价。”

    “嗯?”

    魏来闻言皱了皱眉头,他沉默了一会,脸色有些无奈的言道:“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没有办法,不如这样,我给你三息时间,你认输投降吧。”

    魏来这话说得一本正经,没有半点与人玩笑或者讽刺的意思,而说完这话,他更是一脸诚恳的看着宇尘光,似乎是在等待对方的回应。

    大抵也是因为如此,听闻这话的宇尘光也是一愣,随即哄然大笑:“小子,你是得了失心疯,还是患了臆想症,想要我的名次,那就得拿出本事,单凭两句话想让我宇尘光认输,哼,未免太小瞧我北境英雄了!”

    宇尘光这样的反应倒是在魏来的预想之中,但魏来还是有些失望,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其实说起来,你们也算不得无辜。”

    “既然要来宁州追逐以宁州为祭品而现世机缘,那就得有被宁州反噬的觉悟,对吧?”

    魏来低着头沉声言道,语调沉闷得有些莫名其妙,甚至神神叨叨的味道。

    宇尘光当然忍受不了魏来的这般作态,他皱了皱眉头:“你到底打还是不打?若是怕了,你现在认输倒还……”

    他的话说道这处,忽的戛然而止。

    在他的对面,那个少年忽的抬起了头,神情阴沉的盯着他。

    那是一种极为古怪的目光。

    像是长夜中的寒风,又像是黑暗中的鬼魅,阴森、冰冷又近乎无情。

    宇尘光打了个寒颤,但还不待他反应过来,眼前少年的脚尖忽的点地,身子猛地朝着他冲杀了过来。

    宇尘光来不及多想,他出于本能的运转起了周身的灵力,于是乎四道神门分别在他的周身亮起,紫色的光芒笼罩他的身躯,生涩的铭文在他那四道神门之中闪烁,然后连成一片,一股气机荡开,于此同时一道巨大的人形开始在紫光的滋养下,以快的惊人的速度凝聚成型。

    哐当。

    可也就是在宇尘光堪堪唤出灵纹的瞬间,魏来的身子却已然杀到了他的跟前,伴随着一道轻响,一柄雪白得几乎耀眼的长刀被少年从背后抽出,他的双手握刀,体内的灵力在那一瞬间涌入刀身,一股浩大的气息荡开。

    魏来的刀在那时直直的斩在了那还未凝聚出本来模样人形灵纹之上。

    那灵纹的身躯一震,宇尘光的身躯亦是一震,在灵纹与那刀身接触的一刹那,他感受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机从那刀身上溢出,只是一瞬间的光景,在那股气机的萦绕下,他所唤出的还未来得及凝聚成型的灵纹猛然崩碎。

    而于此之后,那少年手中的长刀却并无半点停滞的意思,竟然毫无停顿的直直的朝着他的面门斩来。

    宇尘光这时豁然醒悟——

    方才那少年的目光,是看死人的目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飞剑问道开天录修罗丹神吞海万世为王天龙邪尊

吞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他曾是少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他曾是少年并收藏吞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