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花娇 > 第八章 买画

第八章 买画

作者:吱吱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锦绣萌妃超级兵王婚内燃情:老公,早上好我的老婆是双胞胎从仙侠世界归来无相仙诀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花娇最新章节!

    这件事郁文觉得是他的错,被女儿质问,他不免有些心虚,小声道:“阿棠,你姆妈现在虽然要吃药,却不用去京城了,这银子就当是我带着你姆妈去了趟京城的。再说了,你鲁伯父对我们家怎样,你也是看在眼里的。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只顾着自家的好不顾他的死活呢?”

    郁棠气极,道:“他现在是生死关头吗?没这二百两银子他就活不下去了吗?”

    “也差不多!”郁文道,“你鲁伯父他得罪了裴家的人,在临安府呆不下去了。明年又要开恩科了,他得不到好的推荐,学业上很难有精进。”

    这种事情郁棠知道。

    致仕的官员通常都是愿意造福一方的。有本地士子进京科考,都会写了名帖给相熟或是相好的官员,请他们帮着安排住宿甚至是指点课业,以期金榜题名,取得更好的成绩。

    她冷笑,道:“我要是没有记错,鲁伯父还只是个秀才吧?裴家给他写了推荐信,他恐怕也用不上吧?再说了,裴家素来喜欢帮衬乡邻,他做了什么事,居然得罪了裴家,阿爹难道就不仔细想想吗?”

    郁文显然不愿意多谈,只道:“他已决定寓居京城,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这算是我最后一次帮他了,也算是我报答他救你姆妈之命,你就不要追究了。”

    事已至此,郁棠还能说什么。

    她恨恨地道:“画呢?”

    那画毕竟是古董,还值些银子,以后家里万一拿不出给母亲用药的钱,还可以把那画当了。

    郁文讨好地将画轴递给了郁棠。

    郁棠一面将画卷摊开在书案,一面小声嘀咕:“也就是您好说话。二百两银子,他若拿去当铺,最多也就能当个一百两银子……”

    她话没有说完,就瞪大了眼睛。

    这不是她前世时常拿出来摩挲观看的那一幅《松溪钓隐图》。

    前世,父母出事后,这幅画却留在了家里,被人遗忘。直到她出嫁,大伯父考虑到她要嫁的李家是读书人家,想买些字画给她陪嫁,让她的嫁妆体面些,这幅画才被重新找了出来。又因为父母出事与这幅画有关,她把它当做了念想,小心翼翼地保管,时不时地拿出来看看。

    她记得很清楚,这幅画有二十三个印章,最后两枚印章一枚是“春水堂”,一枚是“瘦梅翁”,“春水堂”盖在“瘦梅翁”的旁边,而此时,原本应该盖着“春水堂”印章的地方却盖着“梅林”。

    这幅画是假的!

    郁棠大怒,道:“阿爹,鲁信是个小人!”

    郁文见女儿反复地诋毁自己的朋友,心里就有点不高兴了,走了过来,一面要收了画卷收藏起来,一面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世人谁没有缺点,你不要总揪着你鲁伯父的那点不是不放,看人,要看主要的……”

    “不是!”郁棠打断了父亲的话,阻止了父亲将画卷卷起来,指了那枚盖着“梅林”的印章道,“爹,您看,这里应该盖着‘春水堂’……”

    郁文笑了起来,道:“平日里让你读书你不读,现在闹笑话了吧!‘春水堂’是谁的印章我不知道,可这‘梅林’却是左大人的私章,从前我还曾专门研究过左大人的手稿和印章。你鲁伯父家的这幅是左大人赠予其先父的,没有这枚印章才奇怪呢?你看,这‘瘦梅翁’就是你鲁伯父父亲的别号。”

    郁棠完全凌乱了。

    难道她上一世时常拿在手里把玩的名画才是假的?

    郁棠不甘心,她请郁文找人鉴定。

    郁文不同意:“你阿爹读书不行,鉴定几幅前朝的古画无论如何也不会走眼的。”

    郁棠心中的困惑却越来越大。

    前世,她嫁到李家之后,家里曾经闹过一次贼,后来大家清点家什,只有她丢了两、三件金饰。那时她还奇怪,李家高墙大院,有人去李家做贼,怎么只偷了这点东西。

    难道那个时候这幅画已经被人偷了?

    在李家的日子,郁棠不愿意回想,却不能否认那是她心中的一个结。特别是对李家诸人的怨恨,碰一碰都会让她气得发抖,说不出话来。

    不行!

    她不能就这样稀里糊涂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郁棠向郁文讨了《松溪钓隐图》去观看,私下却悄悄将画带去了裴家的当铺。

    裴家在临安只开了一家当铺。

    在临安府码头前的十字路口。

    掌柜还是那个白白胖胖的佟贵。

    前世,郁棠在他手里当了不少的陪嫁。

    她包了头,打扮成个乡下妇人,悄悄地进了当铺。

    佟掌柜不在,守在柜上的是佟掌柜的儿子佟海。

    和佟贵一样,他也长得白白胖胖,现在不过弱冠之年,就已经见人一脸的笑,十分可亲了。

    郁棠把画递了过去,低声道了句“活当”。

    佟海笑眯眯地接了画,漫不经心地打开了画卷,却在看到画卷的那一瞬间神色一凛。虽然随后立刻就换上了一副笑脸,但他脸上的震惊却已被郁棠捕捉到。

    可见佟海这个时候已经练了一双好眼力。

    “小娘子慢等,且先请到内堂喝杯茶。”他笑得像弥勒佛,“您当的这是古玩字画,得我们铺子里的客卿看看才能作价。”

    为什么说裴家的当铺还算是公平公正的呢?很多当铺一见你去当东西,先就诈你一诈,问你要当多少银子,而且不管你开口要当多少银子,他们都能把你要当的东西贬得一文不值,劝着你死当。

    郁棠点头,自从知道父亲又买了这画以来的焦虑都缓解了不少。

    她的际遇如此奇妙,什么事都在变,至少这裴家的当铺是她熟知的,当铺的大、小掌柜还和从前一样。

    她跟着小佟掌柜往内堂去。

    一阵风吹过,天井里的香樟树哗哗作响,惹得树下池塘里养的几尾锦鲤从睡莲叶片下冒出头来。

    郁棠不由放慢了脚步,看了几眼,却听见对面半掩着的琉璃槅扇后隐隐约约有人在说话。

    她循声望过去。

    没有看见人脸,只透过门缝看到两个男子的身影。

    胖胖的那位是佟贵,她一眼就认出来了。身材高大的那位穿了件天青色素面杭绸道袍,身姿挺拔,背手而立,远远的,隔着道槅扇都能感觉到那种临渊峙岳的气度。

    应该是当铺里来了大客户。

    郁棠隐姓埋名来这里当东西,怕露馅,不敢多看,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琢磨。

    气度这样好,却来当东西,也不知道是谁家公子……

    她摇了摇头,莫名地觉得有些可惜。

    喝过两盅茶,大、小佟掌柜居然连袂而来。

    “这位小娘子,”佟大掌柜拿着她之前递给小佟掌柜的画卷,擦着汗道,“您这幅画,是赝品。”

    假画?!

    郁棠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她就知道,这个鲁信不是个好东西!

    前世,她父亲没有拒绝就买了他的画,他好歹还卖了幅真画给她爹。这一世,她爹不愿意买他的画,他索性卖了幅假画给她爹。

    郁棠咬牙切齿。

    但心里不得不承认,若不是她插手,今生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既然是她闯了祸,自然由她收拾烂摊子。

    不把鲁信手中的真画要回来也得把他手中的银子要回来!

    郁棠一把夺过了佟大掌柜手上的画,恨恨地道:“多谢佟大掌柜,打扰了。”

    大小佟掌柜却愣愣地望着她,好像被吓着了似的。

    郁棠只好勉强地笑了笑。

    她怨怼鲁信就怨怼鲁信,却不应该迁怒人家佟大掌柜。

    “不好意思!”她道歉道,“我没有想到是幅假画,耽搁你们时间了。”

    大、小佟掌柜涵养真是好。若是换了其他人,拿了幅假画来当,早就被当铺的人当成碰瓷给架出去,丢在了大街上让人看笑话了。

    “不是!”小佟掌柜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您,您头巾掉了。”

    头巾掉了怎么了?

    郁棠半晌才反应过来。

    她为了来当铺,特意找了件双桃的旧衣裳,这都不说,还梳了个妇人头,戴了朵粉红色的绒花,原来还想着要不要抹点粉,让脸色显得憔悴些,可找出双桃的粉时,她却嫌弃双桃用的粉不够细腻,双桃说去“谢馥香”买一盒新的回来,她又觉得为这个花二两银不值得——二两银子,都够她姆妈吃半个月的药了。

    郁棠寻思着自己前世随便包了包就进了当铺也没有人认识,就心大像前世一样包了头,却忘了自己如今才刚刚及笄,一张脸嫩得像三月枝头刚刚挂果的樱桃,还透着青涩和娇俏,怎么看怎么像个穿着大人衣裳的小孩子,瞎眼的也能看得出她是乔装打扮。

    郁棠脸涨得通红,胡乱地包了头,抓着画轴就出了当铺。

    盛夏的正午,阳光火辣辣的,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码头上一个人也没有,隔壁铺子的屋檐下,有掌柜的袒露着衣襟躺在摇椅上摇着蒲扇,看铺子的狗无精打采蜷卧在摇椅旁,知了一声声不知疲惫地叫着,让这寂静的午后更显沉闷。

    郁棠回过神来。

    她只是问清楚了这幅画的真假,却没有弄清楚这幅画假在哪里?

    万一那鲁信抵赖,她该怎么说呢?

    郁棠犹豫片刻,咬了咬牙,又重新折回了当铺。

    当铺里,她之前看到的那个青衣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正和佟大掌柜在说话:“小小年纪就知道骗人,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切不可姑息养奸!”

    佟大掌柜点头哈腰地站在那男子面前,正要应诺,抬头却看见郁棠走了进来。

    他张口结舌,面露尴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花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吱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吱吱并收藏花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