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把他们轰出去

黑夜的瞳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级赘婿最新章节!

    张老爷子虽然没刘大师那么权威,但在墨宝书画方面,他也研究多年了。

    如果要往这方面发展,就算成就不如刘大师,也绝不会差到哪去。

    像刚才那两幅上月图,谁真谁假其实张老爷子已经看穿。

    但他选择不说。

    因为他知道这事说不得。

    一旦说了,不仅张家声誉受损,而且还会让自家人下不了台。

    但若不说,倒是会委屈了苏广。

    老爷子心里也很难办,衡量了一阵,还是决定牺牲苏广。

    反正苏广一家也习惯了,不行到时候再好好补偿他们就是。

    张老爷子是这么打算的。

    然而...林阳不干了!

    他这番话像是在认怂,可实际是要拆张老爷子的台啊!

    要说那画的确是假的,要还那就还回去吧,可问题是...那画是真的啊!

    顾恺之的真迹!

    怎么可能还回去?

    那不得要了老爷子的命?

    但若拒绝...那不是正中了林阳的下怀?让人生疑?

    把松洪那副给林阳?

    也不行,有这刘老头在,根本没用。

    他见过真迹,要是把松洪的给他,肯定会被揭穿,到时候局面怕是更加难看。

    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

    张老爷子不动声色,但老眼却是暗暗瞪着林阳。

    “切,一副假画跟谁稀罕一样,你想要回去那就给你!”这时,成萍哼了一声。

    “就是,爷爷,我知道您是心疼姑姑他们一家才把这假画收下,不过这个林阳既然如此不识好歹,你也就别管他们了,把画退回去吧。”张宝旭也哼笑出了声。

    “这个赝品他们肯定是花了不少钱买的吧?这是要拿回去退货吗?”

    “哈哈哈...”

    笑声不断。

    张老爷子本是沉默不言的,但随着这些人的劝说愈发的凶,他的脸色也愈发的难看了起来。

    刘大师是个人精,听到周围人所说的话,也立刻是明白了些里头的端倪。

    “张老哥,貌似你们张家看不上这位小兄弟的画啊,那就请把画还回来吧!”刘大师说道。

    “刘老弟,这是我们的家事吧?你别掺和。”张老爷子皱眉道。

    “我这不是看不下去嘛,您是什么身份啊,收一副赝品?那哪像话?”

    “你...”

    “快点吧,退回来。”刘大师笑道,他可等着看呢。

    “退?”张老爷子眼睛一瞪,怒气冲冲道:“不退不退!我不退!”

    竟有几分耍无赖的模样。

    看到这,人们懵了。

    刘大师一见,也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你们张家看不上人家的赝品,又霸占着不肯退?你们到底是几个意思?”

    张昆、任爱等人彻底懵圈。

    张松洪眉头暗皱,感觉有点不对劲。

    “我张家的事关你什么事?刘老头,我告诉你,你来喝酒,我欢迎,你来管我的家事,你就赶紧给我滚!”张老爷子直接喝道。

    “哎呀,老张头,我叫你一声老哥那是给你面子,你还真以为你是个啥啊?要不是看在今天是你寿辰份儿上,我早就发飙了,你别以为我怕你!”

    “你...你你...”

    “老张头!你真当我不知你心里面的那点小九九!恐怕你早就知道别人林小兄弟送的是真迹!只是你故意装傻,想要保住你儿子的颜面,对吧?”刘大师再度说话。

    这一句话,简直就像一把刀子,狠狠刺进了张松洪等人的心脏上面。

    任爱、张宝旭等人脸色煞白。

    张昆一众如遭雷击。

    宾客们错愕连连,目瞪口呆。

    “怎么可能?”

    张松洪一咬牙,猛然上前道:“刘叔,您会不会是搞错了?林阳那副怎可能是真迹?明明我家宝旭求来的才是真迹啊。”

    “你从哪求的?”刘大师朝张宝旭望去。

    “黑市,一个叫孟四象的人手中买到的!”张宝旭低声道。

    “难怪。”刘大师摇摇头:“你那副,假的。”

    “为什么?”张宝旭不相信了。

    “很简单,因为你说的那个孟四象刚刚被抓了,我才接到的消息,他因涉嫌造假、诈骗被拘留了,而且江城有上月图的消息就是他散布出去的,他是故意把外地的人引来江城,然后再把事先放置好的一批赝品卖给你们!你们完全是被他骗了。”

    “不可能!!”张宝旭嘶吼了,癫狂了。

    “不信?行,去把你们两的画拿来,我当众给你们鉴定!谁是真,谁是假,我有理有据的给你们分析,保证你们心服口服!”刘大师信誓旦旦道。

    “好!”张松洪一咬牙,直接答应了。

    但在这时,张老爷子沙哑道:“不必了!”

    “爸!”张松洪呆滞的看着张老爷子。

    却见老爷子嗫嚅了下唇,淡淡说道:“阿广送来的那副...是真的...”

    “什么?”

    张松洪一家子完全傻眼了。

    全场宾客们也懵了。

    “爷爷,这...这不可能啊...我...我的不可能是假的啊...”坐在轮椅上的张宝旭慌张的直哆嗦。

    “那个孟四象被抓,不能证明什么,一个卖假货的人也没规定不能卖真货啊。”张松洪还想坚持。

    “可你们家的那副...用的纸不一样呐,东晋...可没有你这种纸啊...”老爷子叹了口气道。

    张松洪瞬间无话可说。

    宴厅氛围无比的古怪。

    张老爷子的几个儿子都一脸错愕。

    苏广与张晴雨也错愕连连。

    “真...真迹?阿广,咱...咱那副居然是真迹?”张晴雨说话都有些哆嗦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广还反应不过来。

    “阿广,晴雨,你们过来!”老爷子喊了一声。

    苏广与张晴雨当即一僵,连忙上前。

    “爸!”二人同时喊。

    老爷子双眼仔细的看着二人,随后长长一叹,开口道:“晴雨,阿广,你们能送上这样的贺礼给我,我很高兴,你们肯定花了很多心思吧?你们有心了,刚才的事,为父其实也不好做,希望你们能原谅我,你们...受委屈了...”

    “怎么会呢?”

    “爸,您太客气了!”

    二人受宠若惊,连忙说道。

    “你们坐过来吧,待会儿跟我一桌,我也好久没跟你们这一家子聊聊了!”老爷子淡道。

    这话一落,周围人无不色变。

    尤其是张松洪。

    “爸!这...”他急忙上前喊了一句。

    但老爷子立刻抬起了手,示意他不要吭声。

    “来吧。”老爷子笑道。

    “是,爸!”

    张晴雨眼眶有些湿润。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跟自己的父亲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

    苏广亦是如此,也感慨万千。

    这都是林阳的功劳啊。

    他扭过头,朝那边的林阳看了一眼。

    却见林阳正冲这边点了点头,脸上含笑。

    苏广跟张晴雨被邀请到了上座,这可以说是无上的荣耀啊。

    张昆、任爱等人眼眶通红,咬牙切齿的瞪着这一家。

    宾客们则是感慨万千。

    “小颜呢?”突然,老爷子四处张望了下,喊了一声。

    “外公,我在这!”苏颜忙道。

    “你也过来!还有你,臭小子!”张老爷子瞪了眼林阳道。

    “是,是!”林阳笑道,便朝前走去。

    这一家子当下已是万众瞩目,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刘大师也厚着脸皮坐了过来,却是挤在林阳的身旁说着话。

    这一刻,苏广一家已是成了众人之焦点...

    然而就在林阳屁股还未坐热时,一个年迈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张忠华!你怎么回事?这一家子怎么坐上头去了?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人们齐刷刷的朝声源看去,却见一名年迈老太太走进大厅,正冰冷的盯着这头。

    “老太太来了?”

    客人们呼开。

    “妈!”

    张晴雨脸色瞬变,连忙起身。

    “别叫我妈,我没你这种女儿。”老太喝道。

    “妈,关于镯子的事情稍晚我会好好跟您解释的。”张晴雨忙道。

    “谁跟你谈镯子的事?你以为你这一家子造的孽就这个?来人啊,给我把这一家子丢出去!免得待会儿开家、越家的人找上来,咱们张家交代不了!他们自己造的孽,让他们自己处理去!”老太冷道。

    “是。”

    后面的张家人立刻上前。

    苏广一家当即色变。

    “你干什么?”张老爷子震怒。

    “干什么?张忠华,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的好女婿,好外孙婿刚刚骗了开家、越家总共十几亿!我刚刚接到电话,开家跟越家的人正在往这赶!要找我们要解释!”老太喝道。

    “什么?”

    现场瞬间炸开了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