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作者:暮序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网王之王子后宫锦绣萌妃超级兵王婚内燃情:老公,早上好我的老婆是双胞胎从仙侠世界归来无相仙诀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女儿是上辈子的死对头最新章节!

    第53章

    “快躲开快躲开,惊马了惊马了!”许筠瑶随即便听到车夫从外头传来的惊慌叫声。

    “瑶瑶惊马了!”言妩也吓了一跳。

    许筠瑶脸色有几分发白,却还是紧紧地扒着车厢,免得被抛出去。外头传来一阵阵行人的惊叫声、彼此躲避时的碰撞声,夹杂着孩童的大哭声,她纵然没有亲眼瞧见,也能想像得到外头乱成了什么样子。

    负责护送她回府的两名侍卫瞬间也反应了过来,立即兵分两路朝着发疯的马车追赶而来。

    “坐稳了莫要害怕,爹爹这便来救你!”突然,从混乱的外头传来一道熟悉的叫声,许筠瑶怔忪片刻,随便又听到有人大叫,“老爷小心!”

    “瑶瑶,是你爹爹,是你爹爹来救你了!”言妩探出头去一看,顿时又惊又喜地叫了起来。

    许筠瑶此时被愈发失控的马车又是颠又是甩的,险些没把她的五脏六腑都给震出来了,并没有听清她这话。

    外头的墨砚眼睁睁看着自家老爷突然朝着失控的马匹冲过去,吓得险些没晕死过去,只来得及大叫一声‘老爷小心’,紧接着便见自家老爷几下利索的动作,居然一下子便跃坐到了发疯的骏马背上。

    “老爷!”他拔腿便去追,声音凄厉得都快要破嗓了。

    可待他气喘吁吁地追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的马车时,便见到自家老爷正抱着从车厢里摔出来的三姑娘,一脸慈爱地拍着女儿的背脊安慰道:“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乖,爹爹在呢!”

    他整个人有点儿懵,呆呆地微张着嘴,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在哪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许筠瑶本是死死抓着车厢稳住身子,可马车颠得实在太快,她的手渐渐快要抓不稳了,亏得言妩死死地抱住她,算是为她卸去一部分冲力。可忽然间随着骏马的一声长嘶,车厢突然竖起又骤然跌落,一人一鬼再也抓不住从车厢里掉了出来。

    身体失去控制那一瞬间,许筠瑶暗暗叫苦,知道这一回怕是要吃些苦头了,哪想到身体却突然落到一个温暖的怀抱,耳边随即响着唐松年那熟悉的声音:“没事了没事了……”

    言妩跌坐在地上,一脸要哭不哭地拍着胸口喃喃:“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许筠瑶头晕目眩地被抱着,好一会儿才凝聚视线细一看,果然便认出来人正是唐松年。

    “唐大人,宝……姑娘她没事吧?”紧接着,又有一道充满担忧的熟悉嗓音传来,她挨着唐松年望过去,便对上贺绍廷那双关切的眼眸,下意识便朝他露了个笑容。

    “我瞧着应当没事。”唐松年扶着女儿的一边手,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好一会儿才松了口气。

    “没事没事,肯定没事,瑶瑶才不会有事!”言妩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了,拿着小帕子抹了抹额上并不存在的汗,回答道。

    贺绍廷见小姑娘煞白着脸,可精神瞧着还好,甚至还能冲自己笑,想来确是没有受伤,顿时也放下心来,往那匹已经被制服了正倒在地上的疯马走过去,绕着它仔细地检查。

    唐松年则吩咐气喘吁吁地赶来的墨砚派人善后,妥善安置遭受牵连的百姓。

    “唐大人,这看来并非是意外,乃是有人蓄意为之。”贺绍廷忽地行至他身旁低声道。

    唐松年脸色一冷:“我知道,若非突然受到攻击,好好的马又怎会突然发疯。只可惜街人行人太多,此刻想要去追查真凶怕是不容易。”

    “爹爹,廷哥儿,你们可否想办法从送我出宫的宫人查起?今日这事着实太突然又有些巧合,我怀疑宫里有人不安好心。”许筠瑶突然插话。

    唐松年一惊,若有所思地望向她,好一会儿才朝着一脸凝重的贺绍廷道:“贺将军常出入宫中,此事便拜托将军了。”

    贺绍廷自然应允,略有几分担忧地望了许筠瑶一眼,知道事情不可耽搁,拱了拱手便告辞离开了。

    “是谁?是谁这么坏要害我们?!”言妩愤怒地绞着手帕。

    许筠瑶随口安抚了她几句,这才坐上唐松年的青布轿。言妩也气哼哼地钻回了长命锁里。

    唐氏父女二人一个步行,一个坐轿,约莫小半个时辰不到便回到了唐府。

    “爹爹,你怎会这般厉害的?那匹马已经疯了,你居然还能把它制服?这不是只有会武的人才能办到的么?”从轿上下来后,父女俩走在府里的青石路上,许筠瑶再也忍不住问。

    老匹夫瞧着文质彬彬,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中年文士模样,居然治得了正处于疯狂状态的马?这简直刷新了她对他的印象,教她怀疑他是不是内里也换了个人。

    唐松年哈哈一笑,语气听着有几分得意:“想当年,爹爹也曾追随陛下上阵杀敌的,治服区区一匹疯马完全不在话下!”

    “可是我曾听哥哥说,你虽当年曾投过军,可是因为武艺太次身子骨太弱遭人嫌弃,便被安排在营帐里做些写写算算的杂事。”许筠瑶一脸怀疑。

    唐松年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怎么也没有想到儿子居然在背后拆自己的台,没好气地道:“那混帐小子知道什么?你爹爹我是文武双全,文武双全!什么都不知道还敢在妹妹跟前胡言乱语,待那小子回来我让他好看!”

    正在会友的周哥儿突然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纳闷地挠了挠头,随即又含笑地冲对面的年轻男子道:“孟兄说的极是,说的极是……”

    许筠瑶眼带揶揄,分明是不相信他的话。

    唐松年无奈,只得道:“你爹我曾经在军中驯过一段时间马,不管是疯马野马还是烈马,你爹我都曾对付过。”

    许筠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唐松年不愿与女儿谈及曾在底层挣扎的过往,皱眉问:“你怎会怀疑今日惊马之事会与宫里有关?此事到底是针对你,还是你受了爹爹牵连尚未可知,你怎会有那般想法?”

    许筠瑶略有几分犹豫,芳宜她们关系着上辈子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许多迷团,她们是什么人?费煞苦心接近自己、想方设法取得自己信任又是为了什么?她思前想后都得不出答案。

    这辈子她们虽然没有直接对上自己,可她却不会轻易放过她们的,必要的时候甚至不介意采取一些粗暴的手段,可这些都要向老匹夫坦白么?

    当然,她相信这辈子的老匹夫不但不会是她的敌人,甚至还会是她最坚实的后盾,可她曾学过许多阴谋诡计,学过为达目的要不择手段,却独独没有学过依靠别人。

    唐松年也不逼她,耐心地等着她的答案。

    终于,他听到了女儿迟疑地道:“今日在东宫……”

    许筠瑶终于还是决定将在东宫发生之事一五一十向他道来。她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但是若一切与她所猜测的那般,芳宜那些人果与前朝余孽有关,那凭她一己之力是绝对无法对付她们的。

    唐松年脸色渐渐变得凝重。

    “……我只是觉得她们有几分面善,好像小时候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只是一时又想不起来,故而才随口问了她两句,没想到转头出宫便惊了马。”

    “此事有点儿巧合,我也不敢肯定,故而才让爹爹和廷哥儿想法子去查一查,毕竟若当真是我那几句话引起的祸端,当时东宫里头必然会有人通风报信。”许筠瑶还是决定遮掩了部分真相。

    “此事便交给爹爹,不管真假,你口中的那两名宫女必不是省油的灯,至少她们在太子妃与彭良娣之间挑拨是非是肯定的。”唐松年道。

    “好了,这时候你娘想必也知道你在回家路上发生之事,快去吧!免得她忧心。”他又拍拍女儿的肩,慈爱地道。

    “好,我都听爹爹的。”许筠瑶无比乖巧地应下,转身出了门,径往阮氏院里去。

    看着女儿步伐轻盈离开的背影,唐松年抚须叹息:小丫头长大了,开始有事瞒着爹爹了,好好的小棉袄眼看着就要长出盔甲来,真让老父亲抹一把心酸泪!

    一会儿又感觉一阵腰酸背痛,不得已扶着案边缓步坐下,抡着拳头这里捶捶那里敲敲,而后再度长叹一声。

    终究比不得年轻时,不过区区一匹疯马,还能让他累得浑身像是被拆过似的。

    许筠瑶虽是对唐松年说出了心中的怀疑,其实她相信今日此番惊遇绝不是芳宜的意思,以那人如此谨慎的性子,必不可能作出如此鲁莽的决定。

    除非今日这事她是受了唐松年的牵连,与芳宜的人没有半分关系。只不过怎样,经过今日之后,她两人在东宫的势力必然要遭受打击,毕竟徐婉菁和彭玉琪并不是蠢人。

    她不知道的是,此刻的芳宜恨不得一刀砍了一直追随自己的心腹。

    “愚蠢!那臭丫头一句似是而非的话,便让你乱了阵脚,竟做出这样愚不可及之事了!你可知此举恰恰便是落实了她对咱们的怀疑,甚至还会引来赵氏逆贼的注意,咱们在宫里布局多年也将一朝被毁!”

    “那、那现在可怎么办?”好心办了坏事,那人惨白着脸,哆着嗓子问。

    芳宜深深地吸了口气,当机立断地道:“你马上回去,安心侍候徐婉菁,日后我与图衣之事你不必再掺和,除非我另有安排,马上走!”

    纵然恨不得杀了这个蠢货,可还是要想办法先保住她。

    那人不敢多说,应了声是便急急转身离开,昏暗的灯光投在她的脸上,也映出了她那张脸,赫然便是当日喝斥图衣,并甩了图衣一记耳光的那名宫女。

    阮氏得知女儿遇险,果然吓得脸色苍白,一看见女儿回来,二话不说便拉着她上上下下地检查一通,末了还不放心,又要让人去请大夫。

    许筠瑶再三保证自己身上没有伤,也没有觉得哪里疼,不过大夫倒是可以请,请来给爹爹瞧瞧。

    方才回府的路上,老匹夫以为她不知道,不时偷偷地按捏腰,又捏捏肩膀,必是制服那疯马时伤着了。只不过他好颜面不肯说,她便也随他,反正有包子夫人在,他想瞒也瞒不过去。

    看着阮氏急匆匆地往书房而去,许筠瑶微微一笑。

    “姑娘,你真没伤着么?伤着的话偷偷告诉我,我不会告诉夫人的。”蓝淳担忧地问。

    “没伤着,真没伤着,若真是伤着了我怎么会瞒着你们,走吧!回屋去。”

    回到屋里,吩咐蓝淳到外间守着不准任何人进来,许筠瑶才唤出了言妩,继续在马车里还未完成的审问。

    “说吧,你是不是瞒着我对豫王做了什么?”

    言妩左顾右盼的,就是不敢对上她的视线,这完全就是一副心虚的模样,教她看了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快说啊!我还等着呢!”她好整以暇地理了理长发,催促了一句。

    “啊!瑶瑶今日戴的头花真好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头花呢?戴上去就跟个小仙女似的。”言妩再度使出‘转移注意力大法’。

    许筠瑶威胁她:“你若是不说,我就把从赛神仙那里买回来的符全用在你身上!”

    早前她从那赛神仙处买回来的符,虽然她并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却发现言妩对那些颇为忌惮,凭这一点,她便觉得那赛神仙或许真的有几分本事。

    毕竟她身边这只笨鬼,可是连包子夫人亲自到观里给她求的护身符、各类开光法器,甚至辟邪之物都不怎么害怕的。

    言妩缩了缩脖子,小眼神充满了怨念。

    瑶瑶太坏了,总是喜欢吓人家……

    她扭扭捏捏了好一会儿,眼看着许筠瑶竟真的起身要去找那些符,吓得再不敢拖延,连忙道:“我没对豫王做什么,就是偷偷去看了他两回,真的,就只有两回。”

    “你去看他做什么?”许筠瑶一听就糊涂了。

    “不知道呢!就是前些日突然梦到几个画面……”言妩皱着秀眉,一副努力回想的模样。

    许筠瑶诧异挑眉:鬼还会做梦?

    言妩不知她的想法,还在努力地回忆当时的画面:“那画面里头,豫王好像在教我写字……”

    许筠瑶心中一突,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你说你看到豫王教你写字?”

    “是啊,就是写字,不过可能我写得不好看,豫王还拿打我手掌心来着。太坏了,怎么能打人呢!人家又没有学过,当然一开始会写得不怎么好的啊!”言妩初时神情迷茫,说到后面便生气地鼓起了腮帮子,似乎感受到掌心被人打的感觉。

    许筠瑶心中如同掀起了惊涛骇浪,震惊地望着她,连声音也不知不觉地带着几分颤抖:“还有呢?你可还梦到其他什么画面?”

    “嗯……我想想,好像还有几个画面,不过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大真切,也想不起来了。”言妩苦恼地皱起了眉头。

    许筠瑶心乱如麻,脑子也变得一团混乱,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又问:“那你偷偷去看了他两回又是要做什么?”

    “哼,他打了我手掌心,我肯定是要去找他算账的啊!可是他瞧不见我,我也碰不到他,拿帕子扇他脖子他也不怕。”言妩气呼呼地道。

    凭什么啊?凭什么要打人家手掌心,人家跟他又不熟,以前又不认识他!

    许筠瑶忽觉头痛欲裂,身子摇摇晃晃的,一个没站稳便往地上摔去,吓得言妩一把抱住她:“瑶瑶你怎么了?”

    许筠瑶靠在她的身上,感觉到她身上那股透过衣物传过来的凉意,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豫王曾经教阿妩写字,看她写得不好还会打掌心?可被打掌心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么?怎么会变成了阿妩的?不对,阿妩长着上辈子自己的脸,那她梦到的画面里岂不就是自己?可是她怎会知道的?

    她越想越糊涂,越想越愈是觉得头疼得厉害,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吓得言妩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瑶瑶你是不是生病了?我让蓝淳给你找大夫……”

    “别去,别去,我就是突然觉得有点儿累,睡一觉便好。”她一把抓住言妩的手腕,勉强朝她露了个有几分苍白的笑容。

    “那好,你先睡一会儿,我不吵你了。”言妩抽噎着,半扶半抱地把她弄上了床榻,又拉过薄被替她盖好,末了又道,“你若是不喜欢,以后我不去找豫王了。”

    “不,阿妩,你想去见谁便去,想要做什么也尽管去做,只要保护好自己便可以了。唯一条,将来你若是想起了什么,不要骗我。”许筠瑶摇摇头,低低地道。

    “好,不论我将来想起了什么,都不会骗你。”言妩吸吸鼻子,可怜巴巴地应下。

    许筠瑶冲她笑笑,缓缓地阖上了眼眸,不知不觉地,眼皮越来越重,竟是真的缓缓坠入了梦乡。

    “殿下瞧,这回我可是一个字也没有写错。”梦中,娇俏的女子仰着脸蛋,冲半搂着她的锦衣男子得意地道。

    锦衣男子认真地检查了一遍,点了点头:“确是一个也没有写错,只不过这字写得软绵无力,还不如昨日写得好,仍旧该罚。”

    “啊?这也要罚啊?”女子噘起了嘴,明明是一脸的不情愿,可还是乖乖地伸出白嫩的双手,看着男子举手就要打下来,吓得紧紧闭上了眼睛。

    掌心被人轻轻地拍了几下,她偷偷地睁开一只眼睛,便对上了对方含笑的俊脸,顿时欢呼着扑进他的怀里,娇声道:“我就知道殿下舍不得真打……”

    回应她的是男子的轻笑声。

    气氛正好间,忽有侍女闯了进来:“殿下,画鹃姐姐突然觉得身子不舒服,请殿下移驾去看看她吧!”

    女子的笑容渐渐地敛了下来,看着男子犹豫不决的脸,体贴地道:“殿下去瞧瞧姐姐吧!我再练一会儿字。”

    “好,你先练着,等我回来再检查。”男子明显松了口气,神情有几分抱歉,可最终还是跟着侍女离开了。

    女子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片刻,冷笑一声。

    许筠瑶骤然睁开眼睛,胸口急促起伏着,在旁候着的蓝淳听到动静忙迎上来:“姑娘醒了?”

    “我睡了多久?”她揉了揉额角,问道。

    “睡了半个时辰,姑娘睡得太沉,连方才夫人进来过都不知道。”蓝淳动作利索地侍候她更衣,语气中带有几分取笑。

    自从到了许筠瑶身边后,她的性子便开朗了许多,只还是那个脑子不会转弯的笨嘴姑娘,不论什么时候都只知道把三姑娘的吩咐放在首位,并且心无旁骛地贯彻执行到底。

    对有时许筠瑶屋里传出的异样说话声,她不解地问过一回,见自家姑娘只是笑着并不回答后,便也不放在心上,也不曾外道半个字。

    故而许筠瑶对她的满意程度可谓一日深似一日。

    再过得几日她进宫,五公主便拉着她问那日惊马一事,得知最后竟是她的亲爹唐松年救了她,而定远将军贺绍廷却是落后几步赶了来,顿时又是捶胸又是顿足的。

    “错了错了,都乱套了,乱套了!”

    “什么错了?什么乱套了?”许筠瑶不解地问。

    “错了错了,剧情不应该这样发展的,全乱套了!你说唐大人一个文官,好端端的他跟小贺将军争什么功劳啊?这明明应该是英雄救美的情节嘛!小贺将军也真是的,走快两步不就行了?白白浪费了这么一个天大的好机会,真是……哎哟,真是全乱套了!”五公主越想越气,越想越是遗憾。

    许筠瑶:“……”

    想了想,她还是弱弱地提醒:“我还没到十五岁呢……”

    “没到十五岁又怎么了?没到十五岁便不是美人了?我家小唐唐白嫩嫩娇滴滴,眼睛水汪汪,鼻子小巧又挺俏,唇红齿白的,活脱脱就是一个小美人儿嘛!”五公主一岔腰,柳眉倒竖着强调道。

    “对对对,瑶瑶是个小美人儿,将来长大了就是大美人儿!”一听有人夸瑶瑶,马屁精言妩立即又冒了出来,兴奋地跟着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女儿是上辈子的死对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暮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序并收藏女儿是上辈子的死对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