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视

吴笑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

    校长叹息一声,江夜寒点头,扫视了一眼乔乔和小雨,虽然乔乔说小雨读完了小学,可他没看到啊,还真让人担忧呢,校长这次算是给他一个面子了,还组织这么多人来考验,但愿小雨能过关。

    “谢谢。”

    乔乔点头,对于儿子的能力,她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

    “那请两位回避一下,我们老师会考验他的!”校长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乔乔蹲下身子,俯着儿子的耳朵,小声的嘀咕:“妈咪同意你把小学的水平露一下,这样就可以留下来了,初中和高中的千万不要露,好吗?”

    “嗯,小雨知道了!”小雨点头,笑得开心,看这些人还真当他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真恼人呢。

    校长领着江夜寒和乔乔走出来,领进会客室招待。

    校长室里,小雨扑闪着大眼睛望着眼前的老师们,大家一个个看着他,好似很不忍心似,尤其是当中的一个美女老师,一脸的不舍:“这孩子长得一脸让人疼的样子,还还真不忍心下黑手?”

    “是啊,是啊!”有女老师点头赞同,男老师沉默,很多人在想一个问题,这孩子妈咪姓董,他也姓董,难道没有爸爸,很多未婚的男老师眼睛都亮了,也不理女老师。

    小雨扫了一圈,礼貌的开口:“老师好,我是小雨,请大家多多关照。”

    “好!”很多人点头,其中有一个女老师走到一块小黑板前面,思索了一会儿,在黑板上写了一个人,口,手,三个字,望着小雨,小雨眼一翻,差点没抽过去,这是啥意思,不会用这个考他吧,太白痴了,这些老师都是弱智吗?既然他们敢走进一小的校门,说明一定还是有些能力的,怎么还出这样幼稚的考验。

    那写字的女老师一看小雨费力的样子,还以为他有困难呢,当下脸色有些难过,她可不是故意为难他的,这可是最简单的了。

    大家纷纷望着小雨,不会吧,这个可是很简单的了,如果连这个都不会,进一小的门,会让人家笑话的。

    “小朋友,认识吗?”有女老师站出来问。

    小雨点了一下头,然后一脸认真的说:“老师,可以出一些有力度的题目吗?这个似乎太小儿科了。”

    “什么?”

    校长室里很多人尖叫出声,这小家伙说什么,太小儿科了,呼哧哧,很多人喘粗气,这小子,她们可是为了他啊,竟然说他们出的太小儿科了,当下有老师不客气的走上前,出了一道题。

    “小明今年10岁,爸爸比小明大23岁,五年后,爸爸多少岁?”

    这个出题的老师因为生气小雨的语气,想收拾一下小家伙,这道题其实是二年级生做的题,那些老师一看,心里有些不落忍,小孩子懂什么啊,不就是态度不好吗?犯不着这么为难他吧。

    大家齐刷刷的望向小雨,只见他漂亮的大眼睛闪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小身子一移,往黑板前走过去,拿起粉笔三两下列好了式子,回身望着那些老师,那家伙,所有老师都目瞪口呆了,有些难以置信,这家伙是蒙的吧,立刻另有老师走上来出题,这次比先前的难了一些,可是小雨只瞧一眼,很快便列好式子,这下很多人无语了,完全不敢再小瞧这孩子了,看来人家真的是有备而来的。

    最后从一年级的题一直出到五年级的题,小雨全都做出来了。

    所有人都蒙了,愣了,这根本是天才啊,神童啊,这天才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啊,竟然落到他们学校来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啊。

    不过仍有些老师抱着怀疑的态度,这小子会不会数学的天赋比较好,但是语文不一定好啊,立刻有人建议让小雨读语文,可是小雨根本不要读,老师提到课目,他就可以背诵了出来。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你知道这首诗是谁写的吗?”有老师惊奇的问,小雨点头:“柳宗元。”

    “我的妈呀!”校长室里一片吵杂声,所有老师都围到他的身边,惊奇不已:“果然是天才啊,神童啊。”

    “是啊,我们一小还从来没招收过天才型的学生呢,快去告诉校长。”

    “嗯。”立刻有老师奔出去了,小雨眨巴着眼睛不太理解这些老师激动成这样干什么?望望这个望望那个,其中有一个女老师一伸手把他抱坐到椅子上,笑眯眯的问他:“小雨,是吗?想吃什么东西呢?老师拿给你。”

    “是啊,想吃什么呢?老师拿给你。”

    一群人围在他身边关怀奋至,等到江夜寒和乔乔走进来,便看到这样的画面,眼睛睁得大大的,这里发生什么事了?这些老师怎么对小雨这么好呢?

    校长从后面走进来,一看这场面皱了一下眉,哼了一下,这是在做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校长!”有老师把校长拉到一边去,小声的嘀咕起来,很快校长激动的睁大眼,连连点头,径直走到江夜寒和乔乔的面前,客气的开口:“原来这孩子如此不同凡响啊,好,我们一小收了,你们放心吧,我们不会让孩子委屈的,既然他如此聪明,总不至于放在低年级里,这样吧,让他上小学五年级。”

    “对,上五年级!”五年级的老师个个面露微笑,别的年级的老师一脸的死灰。

    “我要!”

    “我要!”五年级的老师们争了起来,江夜寒和乔乔张大嘴,好半天没说出话来,这是什么事啊,她儿子才三岁多一点啊,怎么上小学五年级了,这还是惹人眼目啊。

    “校长?”乔乔想说话,那校长大人一脸和善,笑着阻止乔乔的话:“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孩子的,不会委屈他的,一定会重点培养这孩子的,而且不会让人欺负他的。”

    乔乔无语,她不是这个意思,她儿子重点是想找些朋友,那五年级生和他玩不来吧,相差太大了,可是一边的小雨扯了扯妈咪的衣服,乔乔弯腰,小雨小声的嘀咕:“妈咪,那我就上五年级吧。”

    “啊!”乔乔抬头,这家伙还真早熟啊,竟然真的想上五年级,五年级生可都十岁了,他才几岁啊,可看他说了,校长和老师们也争执一片,这时候,她说什么也没人理她啊,只好认命的点头:“好吧。”

    最后一捶定音,小雨成了五年级生,分布在a班里,a班的老师喜笑颜开,拉着小雨手就和她自个的儿子差不多,那叫一个亲热,一再跟乔乔保证会照顾好小雨的。

    江夜寒和乔乔看着眼前的一切,点头,两个人离开学校。

    “没想到小雨竟然真的读完了小学,你看那些老师高兴的?”

    江夜寒兴奋的开口,乔乔但笑不语,真不知道如果他们知道小雨已经读高中的课程会怎么样?

    “爸爸怎么样了?”乔乔望着江夜寒,现在爸爸进入了感染期,如果能安全渡过感染期,他就会没事的,江夜寒漂亮的眼睛闪耀了一下,侧头扫视了乔乔一眼:“恢复得不错,你放心吧。”

    “嗯,我想去看他,你送我去医院陪陪他。”

    “好!”江夜寒点头,车子飞疾而去,前往圣皇医院。

    皇甫庄园,老爷子和老夫人一走进去,便怒气冲冲的朝忠伯叫了起来:“少爷呢?”

    “回老夫人的话,少爷在书房里休息,还没起来呢?”

    “什么?都日上三竿了,他竟然还没有起来,这是搞什么鬼啊,这混小子越来越不成器了,真是气死我们了,还不去把老婆儿子接回来,自个竟然在家里睡大觉,我怎么领大这个白眼狼的?”

    老夫人哪叫一个气啊,脸色阴骜难看,狠瞪着忠伯,忠伯一句话也不敢说,垂着头,一旁候着的阿秀赶紧上前扶住老夫人的身子:“老夫人别气了。”

    “能不气吗?这混小子都做的什么破事啊,真不让人省心,我真是做了什么孽啊,怎么会生了这样的一个混小子呢?阿秀,去把他叫起来?”

    老夫人冷下脸命令阿秀,立刻把他们少爷叫起来,阿秀哪里敢上去叫啊,后退一步,惶恐的摇头:“老夫人,我不敢上去,少爷会责罚我的。”

    “责罚?”老夫人抽气,掉头望向忠伯:“你去叫他,就说我们来了?”

    “是,老夫人!”忠伯领命上去,老夫人命令,他可不敢不从,虽然有些胆颤心惊,但老夫人来了,少爷再生气,也不会拿他发火的,飞快的走到二楼的书房前,轻轻的推开门。

    书房内一片昏暗,刺鼻的酒味,东西乱七八糟的摆放着,一向整洁的少爷,竟然如此败落,看来真该让老夫人和老爷子训斥一番。

    忠伯走进房间里,少爷正在熟睡,不过睡梦中似首被什么困扰住了,满脸的不耐,忠伯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唤他。

    “少爷,少爷?”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忠伯吓了一跳,往后让了一步,可是那身影并没有醒过来,继续睡,忠伯又走过去一步,叫了起来:“少爷,少爷,老夫人和老爷子过来了,让你起来呢?”

    可惜那身子动也不动,忠伯心一横,死命的叫了一声:“少爷,老夫人来了?”

    床上的人影被惊醒了,翻身坐起来,阴骜的盯着忠伯,吓得他腿肚轻颤了一下,赶紧开口:“少爷,老夫人来了,让你下去呢?”

    “奶奶?”皇甫诺挑眉。总算清醒了一些,打了一个哈欠,嘴里的酒味仍然很浓烈,望着站在旁边的忠伯:“你先下去吧,我马上下去!”说完站起身下床,如果就这样子去见奶奶,蒋美珍女士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不过他们为什么会过来,至于爷爷的病,现在倒是不担心了,因为他的蛇灵珠现在在爷爷身上,暂时可保他性命没有大碍,等到蒋美珍女士去世的那一天,他会取出蛇灵珠,让他们两口子共同归天的。

    忠伯听了少爷的话,松了口气,赶紧出了书房。

    好险啊,少爷没发脾气,看来是个好现像啊。

    皇甫诺简单的盥洗了一番,重换了一套衣服,下楼来,果然见到蒋美珍女士和老爷子两个人一脸黑线条的坐在沙发上,冷冷的望着他,两个人一看就是气到极点了,皇甫诺当然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气的,但是他们为什么急冲冲的过来呢?

    “爷爷,奶奶,你们怎么过来了?”

    “哼,臭小子,你是不是当我们死了,乔乔回来了,你竟然不告诉我们,如果不是雷克斯告诉我们,你是不是打算瞒我们一辈子啊?”蒋美珍女士边数落边喘着粗气,皇甫诺的眸底幽暗下去,心里怒哼,雷克斯,你这个该死的混蛋,等着吧。

    “奶奶?”

    皇甫诺一向帅气逼人的脸上,闪过阴骜,黑瞳深不可测,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思绪,虽然他渴望乔乔回来,但是他该怎么做呢,向晚根本想不起之前的事,而蛇族现在已经快完全的兽化了,这和之前的兽化不一样,这一次如果他们真的兽化了,蛇族将永远灭亡,那些生灵,只能成为普通的蛇群,而他这个王将会灰飞烟灭,难道他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所有的人兽化。

    皇甫诺的眸子闪过痛苦纠结,薄唇紧抿,现在没有一个人理解他,理解他心中的痛苦,如果这是他一个人的事,他就算灰飞烟灭也不会松开乔乔的手,可现在是整个族群的事,所以他决定了,他要娶向晚,帮助她回忆起以前的事情,一定要挽救回蛇族。

    至于乔乔,他不会把她让给任何一个人的,她只属于他,只要蛇族一恢复过来,他就会带她回去。

    蒋美珍女士根本无视皇甫诺的愁苦,她想不通为什么这小子非要娶那个一脸卑鄙相的丫头,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而且那丫头身上的风尘味太重,眼睛太狠毒,一看就不是个好主子,这样的女人,他们是不希望嫁到皇甫家的。

    “马上去把乔乔和小宝宝接回来,这事我们就不计较了,对了,立刻取消和向晚的未婚事情,我相信乔乔那么通情答理,一定会回来的。”

    老夫人冷沉下脸命令。

    皇甫诺的身形动也没动一下,周身染起寒意,双瞳黑幽幽的望着蒋美珍女士,沉着的开口:“既然你们来了,正好当我和向晚的证婚人,这几日我们会举行一个婚礼仪式。”

    “什么?我们说的话你没听到吗?难道真的要气死我你甘心吗?你还是我孙子吗?”蒋美珍女士怒了,站起身冷瞪向孙子,这小子真的变了,以前虽说不听话,但至少不会如此忤逆他们,可现在竟然忤逆他们了,真是气死她了,蒋美珍女士拍着胸口,一口气差点没抽过去,真是做的什么孽啊。

    皇甫诺脸色一暗,他可不希望气死自已的奶奶,忙走过去想拍拍蒋美珍女士的背,却遭来她一记冷眼。

    “奶奶,这件事以后我再向你解释,总之请你原谅我!”皇甫诺的眼神暗了下来,不想再在这件事上纠缠,他和奶奶是没办法说清的,如果说自已是蛇族的王,只怕她这样的人是不会相信的,以前他也不相信,但现在他恢复了前世的记忆,自已确实是蛇族的王,而他曾经深爱的女人连熙转生了,为了她,他封住了元神,到人间转世,希望一千年后找到她,再续前缘,可谁知道他竟然爱上了另外一个人界的女子,而忘了从前的连熙。

    对于向晚是连熙的事,他曾经怀疑过,可是如果她不是连熙,为什么会戴着那个镯,而且最重要的是,谁动得了那个镯,所以她便是连熙。

    “皇甫诺,难道你没听到你奶奶的话吗?”

    一直坐着没动的老爷子,终于发怒了,站起身和孙子对恃,一向和沐的皇甫家,此时罩着凉飕飕的寒意,女佣和花匠等下人都躲到门外去了,谁也不敢进来,只有忠伯认命的站在老爷子的身边劝着。

    “老爷子,别生气了,气大伤身。”

    “这臭小子,是恨不得气死我和蒋美珍女士了,能不生气吗?”老爷子望着忠伯,喘着粗气,忠伯忙为他顺气,扶着他坐下来。

    “好了,少爷做什么,一定心中有数的,你们别气了。”

    忠伯虽然不赞同少爷的做法,可是此刻只能劝解着,当然不能火上浇油了,如果再浇,老爷子和老夫人非气死不可。

    “哼!”老爷子和蒋美珍女士相视一眼,他们都闹腾了这么大的功夫,臭小子也不为所动,看来他是一定要娶那个女人了,不过他们两个可不承认那女人,他们回头去见乔乔,一定要让那丫头回来。

    “我们去见乔乔,让她回来。”

    蒋美珍女士说着拉着老爷子往外走,这次皇甫诺竟然没有阻止,因为他也希望乔乔能带着小雨回来,虽然知道那很渺茫,但让爷爷奶奶去试探一下口风,说不定乔乔会有些不舍。

    皇甫诺无耻的想着,虽然知道自已的想法无耻,可他还是疯狂的想着。

    虽然他和向晚会结婚,但那只是权宜之计,只是想让她想起过去的一切罢了。

    蒋美珍女士走出去,想起还不知道乔乔和小宝贝在什么地方呢?忙掉转身子:“臭小子,乔乔和小宝贝在什么地方?”

    一直立在门外的阿秀立刻走过去,小声的开口:“乔乔和小雨江家呢?我见过她们。”

    蒋美珍女士一听阿秀的话,喜笑颜开,拉着阿秀的手急急的询问:“小宝贝怎么样,可爱吗?”

    “可爱!”阿秀点了一下头,想起小雨来,那家伙还真的可爱呢,像个小天使,不过好像挺邪恶的,总之不是个简单的家伙,似乎不是普通的小孩子,阿秀想着,笑起来:“真的好漂亮啊,像画上的小天使一样,有着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还有挺挺的小鼻子,对了,唇粉嫩嫩的,总之怎么看怎么可爱?”

    “哇,真的吗?”蒋美珍女士的口水差点没留出来,拍着手恨不得立刻见到小宝贝呢,拉着老头子的手:“快,我们去江家!”走了两步,想起事情来,回身望着阿秀:“阿秀,你和我们一起过去。”

    “这?”阿秀有些迟疑,她和乔乔是朋友,这样冒然的带着老夫人过去,乔乔和小雨会不会怪她呢,那样的话,她连朋友都没有了,不过皇甫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冷硬凌寒。

    “阿秀,陪老夫人过去一趟。”

    “是,少爷!”少爷说话了,阿秀即使不愿意,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点头应着,其实她知道少爷想乔乔带着小雨回来,可她们回来算什么啊,少爷明明说过几天准备结婚了,乔乔和小雨回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乔乔当个见不得光的情人不成。

    蒋美珍女士拉着阿秀的手坐上车子,老爷子坐在前面。

    “开车。”

    “是,老夫人。”

    车后面,蒋美珍女士的脸笑成了一朵花,阿秀看着这么开心的老夫人,心里忽然有些愧疚还有不安,若是乔乔和老夫人说,那孩子不是少爷的,老夫人会不会伤心呢?

    “阿秀,来,和我讲讲小宝贝的事情?他叫小雨吗?”

    “嗯!”阿秀点头,脑海里立刻浮起小雨可爱帅气的脸,说实的,她长这么大,从来没看过一个小孩子比小雨再漂亮的了,他长得不但漂亮,还带着一股高贵的傲气,小小的年纪,就有一股摄人的气场,使得人不敢小瞧。

    “小雨今年三岁大一点,不过个子好高,好像七八岁的孩子一样,而且很聪明,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可爱!”阿秀暗下里嘀咕一句,不说话的时候,怎么看怎么邪恶,不知是不是自已的错觉。

    “对了,他们怎么会在江家呢?”

    老夫人想起这件事,颇为奇怪,乔乔妈妈死了,她是一个亲人也没有了,为什么会在江家呢?

    阿秀想了一下,望向老夫人:“那个,听乔乔说过,她是江家的孩子,所以便在江家了,对了,我听那个保姆唤她小姐,想必是江家的小姐。”

    “江家的小姐?”老夫人倒是怔住了,这其中倒底怎么回事啊,难道乔乔的妈妈就是江汉成喜欢的女人,那乔乔呆在江家不是很危险吗?因为她妈妈害死了江夜寒的妈妈,寒寒知道这个还会放过她吗?

    老夫人一番嘀咕,心里着急起来,飞快的开口命令前面的司机:“快点开车。”

    “是,老夫人!”司机不敢马虎,车子飞驶向江家去。

    这时候,乔乔人在圣皇医院里,陪着爸爸,江夜寒已经离开了,去公司上班了,病房里只有江汉成和乔乔,父女两个坐着说话儿,江汉成望着乔乔,心里很开心,眸光柔和,定定的望着女儿,好久都没有动一下,乔乔笑了一下,帮他掖好被角。

    “爸爸,怎么了?”

    江汉成笑起来,眼睛神采奕奕的:“乔乔,你真的像你妈妈?眼睛还有鼻子都像,不过脸嘛,好像有点像我。”

    “是吗?那我集爸爸妈妈的优点了!”乔乔抿唇笑,望着这么帅气优雅的爸爸,想像着妈妈的大嗓门,还有她骂人的狠厉,乔乔不禁好奇起他们的事情来,开口询问:“爸爸,你怎么会喜欢像妈妈那样的人呢?”

    “喜欢吗?不,是爱,很爱很爱!”江汉成的眸光有一层光泽,璀璨而耀眼,脸上踱上一层祥和的金光,笑意溢在唇角:“那时候我很孤僻,虽然长得帅,其实没有几个女人真心喜欢我,她们喜欢的是江家的钱罢了,并不是我这个人,我遇到你妈妈的时候,她不知道我是江家的少爷,见我性格孤僻,她总是指着我的鼻子骂,让我走入人群,和别人多交流,那时候,我想抓住她,牢牢的抓住她,我这样的性格并不是轻易改变的,可是如果她在我身边,一定会让我变成开朗的人,因为她不喜欢了,就会对着我大吼。”

    乔乔痴痴的望着江汉成,原来在爸爸心目中,妈妈是如此的特别,也许这就是爱吧,爱一个人并不是爱她的优点,还有她的缺点,可是既然那么爱,为什么后来会分开呢,爸爸不快乐,妈妈也那么痛苦,两个人一辈子都没有在一起。

    “爸爸那么爱妈妈,为什么会放开她的手?”这是一直放在乔乔心里的疙瘩,因为爸爸的放开,妈妈受了那么多的苦,最后竟然选择了自杀,如果有爸爸在身边,她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其实她死也是因为她活得太累了,累得没有勇气再撑下去了,如果有一个爸爸,妈妈现在还好好的活着。

    “那是因为?”想到最后恩娣的死,江汉成的眼里浮起一层雾气,白白的雾气,使得他的脸朦朦胧胧的,乔乔有些不忍心,触到了爸爸伤心的往事:“算了,别想了,爸爸。”

    “乔乔,是因为婉柔,她用了诡计,你妈妈以为她怀了我的孩子,善良的她选择成全我们,那时候我不太确定她的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可是你妈妈不见了,她从我的人生退出了,后来我娶了婉柔,这样的日子过去五年了,有一天我发现寒寒不是我的孩子,你知道我心里的恨吗?还有痛,她不但毁了我,还毁了你妈妈,因为怕面对我,所以她选择了自杀,还留给寒寒那样一个伤痛的往年,那个女人,虽然美,却是一只披着美人皮的狼。”

    即便过了这么多年,江汉成还不能原谅那个女人,即便她死了,他还是不能原谅她。

    “乔乔,你知道吗?我不是恨她害了我,我恨她伤害了寒寒,你知道吗?这么多年,他一直过得很痛苦,这不是一个做为人母该做的事情,如果爱,应该让他活得开心不是吗?为什么把这些强加到寒寒的头上,他是无辜的,所以她死的时候,我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因为她伤害了无辜弱小的他。”

    乔乔流泪,用力的点头,其实爸爸和妈妈那么像,他们都太善良了,因为善良所以才会彼此吸引,用尽了全力的爱。

    “爸爸,我懂,你别难过了。”

    乔乔安慰着江汉成,这时候病房门外一抹高大的身影慢慢的滑落下来,轻轻的喘息着,心那么痛,原来妈妈死的时候,爸爸没有流泪,是为了他,因为妈妈伤害了无辜的他,所以他恨她,因为恨,所以流不下来眼泪,可是他却伤害了他那么多年,他这样的人还配得到爸爸的原谅吗?

    “嗯,幸好有你妈妈生了你,那时候正好害害的妈妈去世,我很难过喝了酒,后来看到你妈妈,她陪着我安慰我,可是第二天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她却走了,没想到那一夜竟然生下了你,乔乔,爸爸对不起你。”

    “不,都过去了,妈妈也没有怪过你不是吗?”

    乔乔不想再说这些伤心事了,现在爸爸还没有过感染期,不能让他这么伤心,乔乔伸出手给他擦干眼泪,没想到她竟然是有爸爸的,最重要的是爸爸和妈妈深爱着彼此,虽然他们到死也没有在一起,但是她是爸爸妈妈相爱的结晶,有这个足够了。

    “乔乔。”

    江汉成哽咽了好久,现在他一点也不害怕死亡,因为他有女儿,还有寒寒,他们就是他生命的传承。

    “答应爸爸一件事好吗?”

    乔乔望着江汉成,不知道爸爸想说什么,只见江汉成的眼里闪过真挚的情感,望着女儿:“帮助爸爸照顾好寒寒,他实在太苦了,好吗?”

    “爸爸,我会的,你放心吧!”乔乔点头,伸出手搂着江汉成的肩,父女二人相依在一起,门外的人支撑着站起身子,慢慢的后退,大踏步的走出去。

    萧强望着走出来的江夜寒,眼眶红红的,奇怪的开口:“寒寒,怎么了?”

    江夜寒摇头,什么也没说,上车,静默无声,他此刻的心中充满了温暖,即使不是爸爸的亲生儿子,爸爸心中最关心的还是他啊,他怎么配得到这样的关爱呢,想到以往和爸爸的敌对,心里好痛,不过现在爸爸没事了,他一定会好好孝顺他的。

    乔乔出来的时候,天已经不早了。

    没想到寒寒竟然过来了,乔乔走过去打招呼:“怎么没进去啊?”

    “没有!”江夜寒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了,望向乔乔温和的笑起来,伸出手拉她上车:“回去吧,我让人把小雨接回去了,以后有专用的车子和司机接送他上学。”

    “麻烦你了!”乔乔抱歉的开口,他一个人要打理公司,还照顾着她们母子两个人,她还真过意不去呢,想到刚才爸爸的话,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寒寒现在果然不一样了,他和爸爸的心结解了,知道爸爸最在意的人是他吗?

    “说什么呢,以后我照顾你和乔乔是应该的。”

    江夜寒陡的掉头,乔乔一阵尴尬,脸色微红,好在车子里有些暗,不好意思的笑笑:“寒寒。”

    “好了,别想了,开车吧。”

    寒寒吩咐前面的司机,现在这样的相处着,特别的好,他不想想那么远的事,现在这样一家人相处在一起,在他心底是最快乐的事情。

    车子立刻滑行进车流,驶往江家的别墅。

    江家的客厅里,不时的传来笑声,乔乔有些诧异,挑眉,小雨怎么这么高兴啊?是谁过来了?正准备进去,江夜寒一伸手挡着乔乔,眸光幽暗,低柔的开口:“是奶奶过来了。”

    “奶奶?”乔乔愣了一下,最后总算想起哪位了,蒋美珍女士,没想到她竟然找到这个地方了,乔乔有些不知所措,她过来干什么,还有爷爷去世了吗?当时听说只可以活一年的,乔乔轻声的问江夜寒。

    “爷爷去世了吗?”

    “没有,奇迹似的活了下来,拿掉了起博器,和一个好人差不了多少?”江夜寒不得不惊叹,看来皇甫家的风水还真好呢,本来病入膏荒的人,最后竟然奇迹似的活了下来。

    “喔!”两个人说着话一起走进别墅,有守门的下人唤了一声:“小姐,少爷。你们回来了?”

    “嗯!”两个人应了一声,一直在屋子里玩得开心的小雨听到开门声,早奔了出来,远远的望着乔乔叫起来:“妈咪,妈咪,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天没见着,但是他就觉得好长时间了,好想妈咪了。”

    乔乔张开双臂搂着儿子,拍拍他的背:“小雨在学校里怎么样?和同学们相处得还好吧,老师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老师和同学对小雨很好!”小雨点头,乔乔松了口气,没想到大家竟然对小雨好,而且可以看出他在学校里很受欢迎,他自已也很开心,这样就足够了,乔乔抬头,看到从屋子里走出几个人来,蒋美珍女士,还有老爷子,另外一个竟然是阿秀,阿秀一直缩在后面,躲躲藏藏的,似乎怕让乔乔看到,乔乔知道她一定生怕自已责怪她,不禁站起身拉着小雨走过去。

    “爷爷,奶奶,你们怎么来t市了?”

    “乔乔乖乖,我们知道诺小子欺负你了,我们来带你回去。”蒋美珍女士说着走过来拉着乔乔的手,生生的挤到江夜寒和乔乔的中间。

    乔乔脸色一变,眼神幽暗下去,心底叹息一声,这蒋美珍女士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呢,他们似乎很喜欢小雨,如果知道小雨不是皇甫诺的孩子,不知道怎么有多难过?

    “奶奶?”

    “先进去吧,别站在外面了,有什么话进去再说吧!”江夜寒招呼大家,都站在外面像什么,这里好歹他是主人,总不能让客人站在外面吧,乔乔点头,拉着蒋美珍女士:“奶奶,进去吧。”

    一旁的小雨脸色可不好看了,先前不知道这爷爷奶奶是谁,看到他一口一声小宝贝,而且还有秀姨在旁边,他便高兴的和他们玩了,可刚才一听到他们说的话,小雨心里便不舒服了,他知道那个诺是谁,他就是欺负妈咪的坏人,在他还在妈咪肚子里的时候,全感应到了,那个人是坏人,害得妈咪总是哭,所以小雨不喜欢他,很讨厌很讨厌他,这爷爷奶奶还想让妈咪回去,他们才不去那个讨厌鬼的地方。

    乔乔走了几步,见儿子没动静,掉头唤了一声:“小雨,进来了。”

    “嗯!”小雨应着跟着妈咪的身后往里走去。

    阿秀一直小心翼翼的望着乔乔,生怕她生气,乔乔拍了拍阿秀的手,她知道阿秀身不由已,做下人的哪里敢违抗主子的意思:“没事,过去吃饭吧。”

    “嗯。”阿秀担心了一晚上,见乔乔没有生她的气,总算放心了,一行人坐下来吃饭,这是用得最快乐的一顿饭了,蒋美珍女士和老爷子望着小雨,越看越喜欢,两个老人都没吃什么东西,一直笑,望望乔乔,望望小雨,越想越开心,倒是一边的寒寒黑瞳闪烁,深不可测,让人看不清思绪。

    吃完饭,转到客厅坐下。

    蒋美珍女士一直拉着乔乔的手不放,乔乔因为知道蒋美珍女士有话要说,便抬头望向江夜寒:“寒寒,麻烦你带小雨上楼休息,他明天还要上学呢?”

    “妈咪!”小雨根本不想上去,他想呆在妈咪的身边,不让妈咪被这爷爷奶奶给迷惑了,要是妈咪被他们说通了回去怎么办?小家伙不禁担心起来。

    不过乔乔不让他待下来,他也不敢随便惹妈咪生气,跟着舅舅的身后上楼。

    “妈咪,你要快点上来!”小雨招手,乔乔点了一下头,回首望向蒋美珍女士,一旁的阿秀心里不安的站着,乔乔示意她坐下来:“阿秀,别站着,坐吧,这里不是皇甫家,在这里你是客人。”

    “乔乔!”阿秀叫了一声,瞄了一眼老夫人,蒋美珍女士立刻挥手示意她坐下来:“坐下吧。”

    “是,老夫人!”阿秀安静的坐在一边,蒋美珍女士从沙发的一边挪到乔乔的身边,双手激动的抓着乔乔的手:“乔乔,谢谢你,把小雨照顾得懂事又有礼貌,是那个臭小子对不起你们母子二人,只要你愿意回去,爷爷和奶奶不会让诺娶那个向晚的,皇甫家的少奶奶只有你。”

    乔乔脸色闪烁了一下,慢慢的把手从蒋美珍女士的手中抽出来,她清晰的看出蒋美珍女士高兴的瞳孔慢慢的收缩,似乎有点不知所措,小心的看着她:“乔乔,你生气了,不原谅那小子,是吗?”

    “爷爷,奶奶,对不起,其实我和诺根本没什么,我为了当初骗你们的事向你们道歉,因为爷爷生病了,诺不想让你们担心,所以想出了契约妻子的事,那时候我母亲住院,我需要钱,所以便去应骋,我只是他应骋来的妻子,我们之间有合约的。”

    “什么?”老爷子和蒋美珍女士惊讶的叫了一声,就连一边的阿秀也受惊的望着她,原来乔乔和少爷是怎么回事啊?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可是少爷真的好疼她啊,这个不会有假啊,再做假也做不出来啊。

    “好了,那个都过去了,现在你为皇甫家生了孩子,不管过去怎么样,奶奶也原谅你了。”

    蒋美珍女士什么样的大场面没见过啊,很快恢复了镇定,一旁的老爷子也点头,本来他们当初就怀疑他们做假的,没想到真的做假了,不过乔乔为皇甫家生了孩子,这可比什么骗不骗的让他们高兴,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

    “奶奶,对不起,其实小雨根本不是诺的孩子。”

    乔乔的话音一落,蒋美珍女士的脸色有些难看,噌的站起身,眸光闪过难以置信,好久才开口:“乔乔,虽然诺的做法是不对,但是我们两个老人幸苦的从加洲岛跑过来,你怎么好骗我们呢,小雨的样子可和小时候的诺一模一样,怎么会不是诺的孩子呢,你不能因为怪诺,就骗我们两个老人家吧。”

    “奶奶,对不起!”乔乔愧疚不已,可是要想和皇甫家彻底的断了,她只能狠下心来了,而且小雨确实不是皇甫诺的孩子:“对不起,小雨真的不是诺的孩子,不信,你问阿秀,当初诺是坚持要打掉这个孩子的,因为他不是他的亲生孩子,如果你们还不信,可以回去问诺,就会知道的,小雨是我的孩子,但和诺无关。”

    蒋美珍女士这次真的被打击到了,身子一晃跌坐到沙发上,乔乔心里不落忍,伸出手去扶她,蒋美珍女士的脸色一变,甩开她的手,冷冷的开口:“别碰我,如果真的是这样,就不怪诺要娶那个向晚了,他们过几天就结婚了。”

    蒋美珍女士说完。望向对面的老爷子:“我们走,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回事,我们还一直错怪诺呢,她这样的人大概只配做皇甫家的情人吧,哪能做少奶奶。”

    蒋美珍女士尖锐的话使得乔乔脸色闪了一下,不过这正是她要的结果,淡然的望着那离去的背影,阿秀回头望她,她笑笑,表示自已没事,等到他们都走了出去,乔乔身子一软瘫到沙发上,刚才蒋美珍女士还是打击到她了,因为她说,过几天皇甫诺要和向晚结婚,没想到他竟然在她回t市的时候结婚,一直以为他们早就结婚了的,没想到竟然到现在才结婚,真是好想笑,这些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可为什么心底有一抹撕裂般的疼痛,是长在肉里一样的疼痛,这倒底是为了什么,乔乔闭上眼睛,明明自已没有想,可仍然止不住的痛,好像千百年来这痛就像一道疤一样留在她的心底一样,此刻痛到骨髓中。

    “怎么了?”头顶响起暗沉低迷的声音,一双修长细腻的大手轻抚上的头,轻轻的揉捏着,慢慢的她整个人放松开来,那痛总算好多了,轻声的开口:“谢谢,寒寒。”

    “嗯,上去休息吧,小雨在等着你呢?”

    “好!”乔乔点头,扶着沙发站起身,往二楼走去,江夜寒在后面望着她纤细的背影,轻飘飘的开口:“小雨原来不是诺的孩子?”

    “嗯!”乔乔点头,原来他都听到了,自嘲的笑笑,也许在他的心中她是一个水性扬花的女子吧,苦恼的皱了一下眉:“连我都不知道他是谁的孩子,也许他只是我一个人的孩子吧。”

    说完上楼,江夜寒双手抱胸,漆黑的眼眸像一池深不可测的湖水,泛起潋滟动人的清波,唇勾出一抹笑,像山涧甘甜的泉水般香浓,让人久久难忘。

    二楼的房间里,小雨正在上线接任务,回头看到妈咪上来,笑着招呼:“妈咪,大家都在找你呢?”

    “嗯!”听到这个,乔乔来了精神,这个暗影情报网可是她的心血,当然这里面一大半的功劳是儿子小雨的,因为小雨的密码破译能力特别的高强,所以他们经常随意的侵入到别人的领地,很轻易的便拿到了各种各样的消息,然后卖出去。

    “嗯,有什么事啊?”乔乔忘了伤心,凑到儿子的身边,小雨在网上代号陌,平常暗影里有什么事大家都找他,至于她这个老大,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谁让她有个能干的儿子了。

    “说竟然有人想买我们的消息?你看这是啥人啊,有什么意图啊?”

    “啊!”乔乔的脸色立马虎下来了,谁竟然从他们组织里买他们消息啊,想干什么?乔乔瞄了一眼联线的家伙,正是组织里一个叫苍风的家伙,这家伙怎么知道人家买的消息是他们的。

    “他怎么知道人家买的是我们的消息,我们不是一直做得很保密吗?”

    小雨一听乔乔的话笑起来:“上次他卖过一次了,后来我把他的电脑给毁了,所以他便知道了。”

    乔乔立马想到江夜寒找到自已那一次,没想到竟是苍风那小子卖了她们的消息,不过那一次她倒是挺感激他的,若不是他的多事,只怕江夜寒找不到她们,那爸爸说不定挨不过去了。

    “喔,让他查一下,是谁要买我们的消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