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无敌

吴笑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

    贴子下面都刷爆了,一天几万的跟贴,江夜寒的脸上越看越黑,黑瞳闪过阴暗,冷冷的开口:“萧强,立刻命令技术科的人解开天涯论坛的密码,强行把这些贴子删了,随时注意上面的动向,不准再有什么不良的消息留在上面。”

    “是!”萧强点头,准备离去,想想又回过身来:“这件事很古怪,只怕小雨会受到伤害,现在网上有一种快捷团体,叫人肉搜索,我怕他们搜出小雨的下落,这对小雨是个伤害。”

    江夜寒一想到这些,周身浮起怒意,这件事的背后操控者一定是夏桀,因为小雨的的事,到目前为止只有夏桀和他知道,至于皇甫诺,不知他知不知道这件事,不管他知道不知道,他断然不会对儿子做这种事,那么眼下最有可能做这件事的,只有夏桀,那个男人终于行动了。

    可恶,江夜寒恼恨的一捶办公桌,冷冷的挥手:“马上派两个手下暗中保护小雨,一有什么情况立刻禀报我们。”

    “是!”萧强走了下去,这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身后的江夜寒唤了一声:“萧强,这件事千万不要让乔乔知道。”

    “我知道了。”

    说他自私也好,说他怕她心烦也好,他就是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再过几天就是他们结婚的日子,如果这件事闹大了,只怕乔乔无心结婚了,这个机会是他仅有的,如果失去,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一想到夏桀做的事,江夜寒的眼瞳浮起莹莹的寒光。

    夏桀,你真卑鄙,今天你所做的一切,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因为发生了这种事情,江夜寒也没什么兴趣做事了,而且他怕乔乔和小雨上电脑,一定会看到这件事的,一想到这些,心里便乱得很,静不下心来处理公司的事。

    江夜寒决定回家一趟。

    家里很安静,爸爸在休息,乔乔在花园里跟花匠师傅学习修剪花枝,一看到江夜寒回来,倒有些惊讶:“寒,这时候怎么回来了,公司都没事吗?”

    江夜寒看到她,才安心下来,乔乔神态详和,眉眼淡定,很显然没看到那些贴子,忙笑着靠在一边的树上:“想你了,所以回来看看。”

    他不正经的语气,惹得修剪花枝的老花匠闷笑起来,那张满是皱折的老脸舒展开来,收起花剪走了,把空间留给他们年轻人。

    乔乔尴尬的跺脚:“寒寒,我跟你说正经的,你竟然这样子?”

    “怎么不正经了,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结婚的日子,所有的请贴都发出去了,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你知道吗?爸爸高兴极了。”

    寒寒有意无意的提到爸爸,他知道乔乔是个孝顺的孩子,即便不甘心,只怕最后也要嫁了。

    他只是想要一个机会,心底叹息。

    乔乔点头,她知道爸爸很高兴,这几天精神比从前更好了,正应了那一句古语,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她的不安越来越大,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事最后会伤害到爸爸,可让她说,又说不出所以来。

    江夜寒走过去搂着乔乔的肩,两个人往回走:“走吧,花园里风大,经常吹风对人的皮肤可不好喔。”

    “你啊!”乔乔不想再去烦神了,该来的总会来,想了也没用……

    晚上,一家人喜气洋洋的围在餐厅里吃饭,小雨的脸色有些难看,一言不发,不管谁逗他也不理,乔乔想着儿子一定还在生闷气,也没放在心上,只有江夜寒有点心知肚明,难道小雨知道那个贴子了,不会吧,拿眼偷瞄了那小家伙几次,见他心不在焉的,一吃过饭便上楼去了。

    江夜寒立马明白他知道了,心里不安着。

    饭后乔乔陪爸爸在客厅里聊天,他悄无声息的上楼去了。

    二楼房间里,小雨正在网上搜索,没看到想要的消息,想到今天班里同学们的议论,眼神冷冽起来。

    “你们知道吗?今天网上有一个贴子,跟贴人数上近十万人?”

    “哇,什么贴子,这么厉害啊?”有同学问先前说话的同学,而且很多人围了过去,本来小雨没在意,直到听到那同学兴奋的声音。

    “听说有一个男孩子,是紫色的眼瞳,你们说这是真的还假的,难道世上真的有妖怪,竟然是紫色的?”

    “啊,紫色的,那一定是妖怪,会不会吃人啊,太可怕了?”

    有女生吓得互相抱在一起,小雨站在外围,脸色阴阴暗暗的,愤怒异常。

    竟然搜不到所要的信息,难道是被人删掉了,是谁呢?小雨单手支着小脑袋望着电脑,看来要解开原妈密码了,小手俐落的移到键盘上,迅疾快速,很快解开了原始密码,查开了天涯论贴的原始贴子,密密麻麻的贴子铺天盖天的呈现在电脑上,他的脸陡的苍白起来,眼神凌寒,小小的唇瓣失去了血色,手慢慢的往下移。

    这时候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来,江夜寒走进房间,一眼便看到了小雨的脸色,然后是电脑上的贴子,身子一移走过去,按掉退格键,冷静的望着小雨。

    “小雨,你在干什么?”

    “我是妖怪吗?妈咪一直说我是宝贝,为什么我是妖怪,他们说我会吃人,难道这是真的。”

    小雨悲伤的望着江夜寒,江夜寒伸出手搂着他,这件事肯定会伤害到他,虽然他有时候心智很成熟,但到底是小孩子。

    “小雨,别想了,这是夏桀的诡计,他想打倒我们,我们一定不要上他的当,要不然你妈咪会伤心的。”

    “我知道,所以刚才我一点没表现出来,就是怕妈咪知道伤心!”小雨吸着鼻子,对于自已与别人不一样的地方,确实有些疑惑:“可是为什么我的眼睛会变成紫色的呢?我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因为小雨是妈咪最爱的宝贝啊,妈咪那时候一直想,一直想,就想要个这样与众不同的小宝贝,后来便生了小雨。”

    “是这样吗?”小雨眨巴着眼睛,好多了,望向舅舅,是因为妈咪一直想要一个超能力的小乖乖,所以才会生了他吗?原来是这样子,原来是因为妈咪想要才生的他,并不是他奇怪。

    “对的,这是舅舅和小雨的秘密喔,不要告诉别的人。”

    江夜寒放开小雨的身子,伸出手来,小雨望了望,最后把手放进去:“好,这是我们的秘密。”

    两个人正握得起劲,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很快乔乔推开了门,小雨赶紧抹干脸上的眼泪,可是那红红的眼眶,还是让乔乔疑惑,奇怪的问:“小雨,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妈咪,小雨什么事都没有。”

    小雨摆着手,生怕乔乔不相信,拉过江夜寒来做证:“不信你问舅舅,小雨什么事都没有。”

    江夜寒迎上乔乔的视线,笑了起来:“是我说一定会好好对他,小家伙有点感动,所以流泪了。”

    “喔,这样啊!”乔乔不以为意,这两个似乎相处和谐多了,她也看出寒是真心疼爱小雨的,这让她感动,她就安心的嫁给他吧,别再七上八下的了。

    小雨站在江夜寒身边那叫一个恶,这男人真够恶心的,明明没有的事,还说得刹有其事的,他只是伤心好不好,怎么就成被他感动了,妈咪,你可不要相信这讨厌舅舅的话,小雨正在腹绯,一旁的江夜寒一伸手搂过他的脖子:“小雨,是这样吧。”

    小雨咬牙,无力的点头:“是的,妈咪。”

    “好了,到书房打游戏吧。”

    “好!”小雨点头,今天一定要杀你个片甲不留,叫你阴我,叫你得瑟。

    两个人走了出去,乔乔望着他们的背影,诧然的叹息,这两人感情还真好,摇了摇头,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要她说应该是男人心海底针,上一刻像仇人似的,互相对恃,下一刻就好得跟哥们似的。

    皇甫庄园……

    皇甫诺把自已关在书房里,谁也不理,即便蒋美珍女士和老爷子,也叫不动他,一点声响都没有,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担忧极了。

    书房里,皇甫诺正端着一杯酒,轻轻的晃动着,瞳孔映在酒杯上,那样绝望,惨然的笑。

    难道他就这样认输了,一千年啊,她是他的蛇后啊,怎么能把她让给别人呢,看自已做事多轻率啊,竟然轻易的许诺不见她,怎么可能不见她,难道他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母子呆在别人身边吗?

    想着一仰头喝了一大口,他一定要想个办法阻止他们的婚礼。

    正想得入神,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本来不想理,不知道他心烦吗?蒋美珍女士和老爷子真是的,都说了让他安静一会儿,不会有事的。

    不过,门外响起了说话声。

    “诺,出事了,小雨有麻烦了?”

    皇甫诺幽瞳一暗,冷冷的朝外面命令:“进来吧。”

    站在门外的雷克斯松了一口气,推开门走进书房,一股浓烈的酒味,窗帘也不拉,屋子里漆黑一片,转身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打开窗户透气,又开了灯,一边的皇甫诺睁着血红的眼睛不满的冷瞪着他,他最好真的有事,否则别怪他把他大卸八块。

    “别瞪我,是真的有事?”

    雷克斯举手声明,别用那吃人的眼睛盯着他,害得他一直打颤啊,走到皇甫诺的面前,沉声开口:“天涯论坛上,竟然发出了贴子,好像是关于小雨的,我派人查了的,可是竟然说小雨是妖怪,有着紫色的瞳孔,我觉得这件事是有人在搞怪,小雨那么漂亮的孩子,怎么会有紫色的眼瞳呢,想想人的眼怎么会是紫色的呢,那不真成妖怪了吗?”

    雷克斯自顾自的说着,皇甫诺的眼睛陡的睁大,辉起一片光芒,看来老天爷给了他一个契机,这真是太好了,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乔乔怎么会安心结婚呢,这婚怕是结不成了。

    “闭嘴。”

    凌寒的声音响起,皇甫诺阴骜的冷瞪向雷克斯,这男人立马闭上嘴,一个字也没说,静静的望着诺,只见他飞快的打开电脑,可是天涯论坛上并没有贴子,雷克斯说的那些贴子根本不存在。

    “被人删了的,所有的贴子都被删了,一定有人抢先一步这样做了,究间是谁做了这些呢?”

    雷克斯嘀咕着,皇甫诺的眼睛亮起来,邪魅的一甩头上的发,唇角露出笑意,眸底是一抹势在必得:“一定是寒这样做的,因为他怕乔乔看到这样的贴子,一定会放弃婚礼,至于发贴子的人,如果不意外,一定是夏桀那个人做的,马上把雷冬叫进来?”

    皇甫诺放开酒杯,一扫先前的沉默,恢复了以往那个霸道狂妄的男人。

    “是!”雷克斯下去了,书房里,皇甫诺一刻也不耽搁,立刻打电话给乔乔,一定要让她保护好小雨,如果小雨真的出什么事,乔乔一定会伤心欲绝的,他是他的儿子,以前愧欠他的,他一定要补偿给他,就算丢掉自已的性命,也要保护好小雨不受到那些人的伤害。

    浴室里,乔乔正在泡澡,润滑的泡沫打在周身轻轻的按摩着,那肌肤在灯光下,泛着珍珠一样光泽,润滑细嫩。

    忽然手机彩铃响了起来,她嘀咕了一下:“这么晚了,谁打来的。”

    伸出手拿了过来,一看号码,竟然是皇甫家的电话号码,一整晚的好心情都遭到了破坏,乔乔飞快的按掉,不是说永远不出现在她的面前吗?现在又打电话干什么?而且她决心嫁给寒寒,安份的做江太太,抚养小雨就行了。

    可是那边的人似乎不死心,再次打了过来,乔乔瞪着那电话,坚持着,看它能响多久,你打吧打吧,我就不接,闭上眼,靠着浴缸亨受的浸泡在玫瑰花里,深呼吸。

    那电话不依不饶的响着,真是影响人的心情,乔乔终于忍无可忍了,一伸手接了过来。

    “皇甫诺,你这个混蛋,去死,不要再打过来了,我不想和你说话。”

    啪的一声挂掉了,心里总算出了一口气,继续泡澡,那手机总算安份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皇甫诺瞪着话机,她这是第几次甩他的电话了,这女人就不能等他的话说完吗?看她火暴龙的话,只怕他再打过去,她也不会安静的听他说话,不如不打了,有什么事他先防着吧,等到真有什么事,她就会明白了。

    雷克斯敲了敲门,和雷冬一起走进来。

    皇甫诺扫视了他们两个人一眼,雷克斯和雷冬可算是他的左膀右臂,一文一武,对他可是忠心耿耿的:“雷冬,夏桀的情况查得怎么样了?”

    雷冬走过来,恭敬的垂首,把最近查到的情况禀报给皇甫诺。

    “魅影阁的人和中共安全局的人走得很近,听说魅影阁卖了一个消息给安全局的人,目前已谈妥价格,另外,安全局的人已经进驻到t市,最重要的是好像还有另外一股人进驻t市,目前t市的时局极不稳定,大家都是隐而不发,属下查明,这些人进驻t市很可能和网上的那则贴子有关,那些人想得到那个紫瞳的男孩,不管是安全局的人,还是异类研究所的人,他们都对这男孩子表现了极大的兴趣。”

    皇甫诺一听到雷冬的禀报,周身染起寒意,黑瞳染上血一样的妖娆,此刻的他就像暗夜下的撒旦,带着毁灭地的狠厉。

    “雷冬,立刻把手里的人分散成几批,注意着所有进驻t市的人,另外,派几个得力的手下暗中保护好小雨,不能让他有一丝一毫的闪失,如果真的出事,我唯你是问。”

    “是,我立刻下去准备。”

    “都下去吧!”皇甫诺挥手,雷克斯和雷冬退了下去,诺大的空间里,一片静谧,杀机充斥在每一个角落里,你们竟然敢动我的儿子,找死,夏桀是吗?你们一个一个给我等着。

    乔乔对于这些翻天覆天的变化并不知晓,因为要结婚了,心里难免紧张,再加上她和寒寒之间的关系,根本就不是所谓的因爱而婚,完全是一种迫不得已,眼看婚期在即,她不禁有些后悔,该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这样结婚了,自已倒没什么,因为一直不想结婚,可是寒寒不该得到这样的结果,而且最重要的一点,结婚了,她该覆行做妻子的义务,包括床弟之欢,光用想这画面,她就快受不了了。

    江汉成看出了女儿的沉默,找了个机会和她谈谈。

    “乔乔,这一阵子,爸爸看出你并不快乐,如果不愿意我们再想办法,千万不要结了婚再后悔。”

    江汉成语重心长的开口,也许取消婚礼会伤到寒寒,但是总比以后的伤害好啊,到时候就是三个人彼此伤害了。

    “可是寒他,那么高兴,如果我取消了婚礼,对他是个打击,爸爸,我真是太急促了,当初就不该答应,还害得小雨伤心,可到头来我似乎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父女二人正在屋子里说话,琴姐在外面敲门,急促的叫起来。

    “小姐,出事了,小雨他们学校的老师打电话来。”

    江汉成和乔乔的脸色一变,飞快的拉开门:“出什么事了?”

    “我不知道,老师让你立刻去学校,说很多记者围在学校大门外,一再说小雨就是最近网络上报道的紫瞳男孩,要采访他,现场一片混乱,而且小雨在学校里,影响到了其他学生,那些学生听说他是紫瞳男孩,都吓坏了,整个学校现在乱成了一团。”

    乔乔一听这话,哪里还顾得了别的,转身往楼下走去,江汉成跟着她下楼:“爸爸和你一起去。”

    “别,爸爸,你还是待在家里吧,等我的消息,我去把小雨接回来,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乔乔一边换鞋,一边阻止江汉成的动作,现场一片混乱,爸爸的身子刚刚好,怎么能去学校呢,到时候再伤害到他。

    市一小门前,围了个水泄不通,其中一小部分是记者,另有一部分是看热闹的人,总之不排除有心人士的炒作,不时的有议论之声飞出来,吵闹成一团,可校门牢牢的紧闭着,任凭大家推挤成一团,也没人理会,校保安站在门前晃动,不时的哟喝一声。

    “没这回事,你们这些记者,真是唯恐天下不乱,没事非要搞些事出来,芝麻大的事非要搞出鸡蛋大的事来。”

    可惜没人理他,依然扒拉着校门扯着嗓子叫:“我们只是采访一下,请问一下,这里有没有一个小男孩叫董雨陌的,听说是神童,有没有这回事?”

    那问话的人一问还一边示意旁边的助手打开摄像机,可惜那保安一看他的动作,捂住脸叫起来:“没这回事,别拍了,别拍了。”

    乔乔看着眼前乱糟糟的情况,好不容易挤到最前面,校门口的值班室旁边,其中有一个保安认出了乔乔,用眼色示意她走到一边,拉开一侧的小门让她闪身进去,随后飞快的关上门,等到那些记者反应过来,乔乔已经进去了,外面立刻有人不依的叫起来。

    “那个女人为什么进去?她为什么进去?”

    “那女人一定是男孩的母亲,快,采访她最好了?”

    可惜乔乔早走远了,一直往校长室而去,此时小雨正在校长室里,安静的呆着,一言不发,紧咬着唇望着窗外的天空,他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喜欢和他玩在一起的同学,竟然害怕的指着他,大家谁也不和他玩了,想到这个,他便很伤心。

    乔乔推开校长室的门,小雨一看到妈咪的影子,扑了过来,眼泪一滴滴的落下来。

    “妈咪,他们不和我玩了,是不是小雨真的是妖怪啊?”

    乔乔心里一酸,心疼不已,小雨确实和别人不一样,从小生下来的时候是个蛋,眼睛会变色,能力大一些,其他的并没有不一样,而且世界上怎么会有妖怪呢,都是那些人瞎编的罢了。

    “小雨,别乱想了,你是妈咪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怎么会是个妖怪呢,是那些人乱写罢了。”

    一直陪着小雨呆在校长室的校长,慈爱摸了摸小雨的头:“一定是有心人士的陷害,引起了不必要的麻烦,你把小雨带回去,等这阵子风波过去了,再来上学吧。”

    小雨听了校长的话,抬起头,大大的眼睛里浮着泪花:“校长爷爷,你还要小雨吗?小雨还能来上学吗?”

    “要,怎么会不要呢,小雨是多聪明的孩子啊,校长爷爷等着你来上学呢?”

    “嗯,我会很快就来上学的!”小雨因为校长的话,心情好多了,伸出手一抹脸上的泪珠,笑起来,乔乔心里松了一口气,望向校长:“谢谢您了。”

    “没事,你们母子二人从后面走吧,学校的后院有个小门,平时那里没什么人,前面是没办法出去的。”

    “好!”乔乔领着小雨出了校长室,朝学校后面走去,一边打电话给司机,让他到学校后面的小路上来接人,自已拉着小雨往后面冲去。

    乔乔和小雨走在碎石路上,两边假山堆叠,树影婆娑,周围寂静无声,只有母子二人的脚步声,眼看校门在即,乔乔松了一口气,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乔乔停下身子,竟然是司机打来的。

    没想到后门竟然也有记者守着……

    “妈咪,怎么了?”小雨看妈咪的脸色难看,不由担忧的询问,乔乔收起手机,无奈的摇头:“没事,小雨不要担心,妈咪会想办法的。”

    刚说完,忽然从旁边的假山闪出一个人来,哈哈一笑,身子窜了过来:“我逮到你们了,一定是小雨对不对?”

    乔乔吃了一惊,伸手拉过儿子挡在身后,冷冷的望过去,站在她们面前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看样子和她差不多大,面前挂着一个相机,还有一个证件之类的东西,看来是记者什么的,乔乔一想到这些人给自已带来的困扰,不由气氛的叫起来。

    “你是谁啊?我们怎么得罪你们了,竟然这样对待我们,我儿子好好的,干你们什么事啊?”

    那女子被乔乔说得一愣一愣的,一双眼睛认真的打量着乔乔,惊喜的叫起来:“姐姐,是你吗?我找了你好久啊。”

    说着竟然伸手过来拉乔乔,很是高兴的样子,乔乔一头雾水,本能的抽回手,这女孩想搞什么诡计:“你谁?想干什么?别套交情,我不准你随便乱写我儿子的事。”

    “原来小雨是姐姐的儿子啊,姐姐放心吧,我不会乱写的,我是鲁小雅,姐姐不知道我没关系,我知道姐姐啊,以前姐姐帮助妈妈的事情我在报纸上看到了,那时候我和姐姐一样是私生子,正想自杀呢,后来看到姐姐的事情,终于想通了,那时候去找过姐姐,没想到姐姐不在了,我听了很多关于姐姐的事情,一直想见见你呢。”

    鲁小雅兴奋的说着,乔乔狐疑的望着她,这女孩想骗她吗?她才不会上当呢?

    “鲁小雅,我不认识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鲁小雅听了乔乔的话并没有生气,飞快的拉过乔乔的手,躲到假山后边去,乔乔挣扎着想甩开她的手,忽然听到她轻声的嘘了一下,外面有脚步声传来,随之是小声的嘀咕。

    “快,我们过去看看,那孩子现在在什么地方?”

    “刚才申报的记者鲁小雅也进去了,我们快跟上她,千万不要让她拿到第一手的资料。”

    随着声音越来越远,他们走远了,鲁小雅望了乔乔一眼,大眼睛闪烁了一下,轻声的开口:“姐姐,你躲在这里不动,我马上出去把他们引开,你和小雨赶快走。”

    鲁小雅说完,动作俐索的爬上假山,借着假山的高度翻上围墙,准备出去,乔乔愣了一下,轻唤了一声:“鲁小雅,谢谢你。”

    鲁小雅做了个ok的手势,笑眯眯的跳下去,她像阳光一样灿烂,小雨轻声的开口:“妈咪,姐姐好帅啊。”

    “嗯,是挺帅的。”

    乔乔赞同的点头,没想到竟然让她遇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女孩子。

    母子二人小声的说话,很快听到围墙外面传来鲁小雅的声音:“快,有人掩护那母子从前门走了,我们快过去,要不然第一手资料拿不到了。”

    “啊,还有这种事啊,快,往前面去。”

    有人哟喝着,吵杂的脚步声一闪而过,往前面冲了过去,很快外面寂静无声。

    乔乔拉着小雨打开后门,控出身子张望了一下,外面一个人影也没有,江家的车子停靠在路边,司机正准备给乔乔打电话,一看到她出来,赶快下车打开车门,让乔乔和小雨上车,车子迅疾的离开一小。

    车内,司机李叔关心的询问:“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幸好一个女孩子的帮忙,才脱了身,要不然还不知道咋样呢?”乔乔想起了鲁小雅,一个奇怪的女孩子,叫她姐姐,还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其实说年轻,还指不定谁大呢?乔乔笑了起来,一旁的小雨偎着她:“妈咪在想姐姐对不对?”

    “嗯。”

    乔乔点头。

    李叔叔看他们没事,松了一口气,车子很快往江家的方向驶去,可很快发现不对劲了,后面好像有两三辆车子跟着他们,怎么甩也甩不掉,当下脸色大变,乔乔从反光镜里看到李叔的反常,惊奇的询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后面有车子跟踪我们,一直甩不掉,开始我以为是碰巧呢,现在看来,是跟着我们的。”

    乔乔一惊,飞快的掉头望过去,果然后面有几辆黑色的宾士跟着他们,而且加快了速度,眼看便冲了上来,乔乔有不好的预感,沉着的的命令李叔:“加快速度,千万不要让他们冲上来。”

    “是,小姐!”当下李叔不敢大意,加快了速度,油门一踩到底,车子好像离弦的箭一般飞疾而过,可是后面的车子不甘示弱,飞快的往前面走去。

    几辆车子在空旷的道路上狂奔,乔乔和小雨紧拉着旁边的手柄,紧张的望着后面的车子,忽然,李叔紧急的踩刹车,母子二人的身子弹得半天高,落下来,乔乔喘着粗气问:“李叔,怎么停下来了。”

    “小姐,没办法走了。”

    乔乔掉头,只见前面的道路被的一辆黑色的车子给挡住了,那车前站着四个身着墨色风衣的男人,人高马大面无表情,手里都拿着一把黑色的手枪,如果他们再敢近前一步,那子弹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扫过来。

    后面的车子也下来了,从车上走下来七八个男人,气定神闲的靠在各自的车边。

    乔乔目测了一下,前面加上后面,大概一共有十几个黑衣人,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围住他们,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就在他们极度不安的时候,最前面的有人说话了,冷硬的声音透过喇叭传过来。

    “我们是中共安全局的人,不会伤害到你们,马上下来,把小孩子交给我们,请你们放心,我们只是想培养他,不会为难他的。”

    “什么?”乔乔眼里浮起难以置信,中共安全局的人,想把她的儿子带走,这怎么可能,她是绝不可能把儿子交给任何人的,如果小雨真的被他们带走了,只会变成机器一样的人物,供他们差遣罢了,她绝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

    “去死。”

    乔乔脸孔阴暗,冷冷的吩咐李叔:“别理他们,我们不动,看他们怎么做。”

    “是,小姐!”乔乔的话音刚落,便听到半空直升机的噪音,从车窗往外看,只见一架直升机在半空来回的转悠,很快降下两个软梯,几个黑衣大汉顺着软梯滑落下来,腰间架着‘沙漠之鹰’,一种大而笨重的镭射枪,枪管166mm,长269mm,十发子弹,威力惊人。

    只见那些人一落下来,便开始照射,不过并没有往乔乔他们车身射过来,而是直射那些挡住他们去路的人,很显然那些人是帮助他们的,是谁呢?

    乔乔的脑海里马上想到一个人,难道是皇甫诺,他早就知道有人要找小雨的麻烦吗?要不然为什么正好这个时间出现了。

    那些所谓安全局的人,很快被扫倒了几个,剩下的人飞快的躲到车身上,乔乔命令李叔,逮着空档。

    “冲过去。”

    “是,小姐!”李叔一踩油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了过去,车上坐着的可是江先生唯一的女儿,江先生对他可是有恩的,就是丢了这条老命,他也不能让小姐和小少爷落到那些人的手里。

    安全局的那些人因为要顾忌上面的扫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车子冲了出去,有人抢上车,追了上去,乔乔眼看着这些人又追了上来,心急的叫起来:“李叔,开快点,开快点,他们又追上来了。”

    “小姐,已经最快了,再快就危险了。”

    李叔抹着头上的汗,喘着粗气,他今天这把老命也不要了。

    眼看那些人冲了上来,乔乔紧张的握着手,不过很快有几辆车和他们错身而过,车身一调,齐刷刷的停下来,挡住了那些人的去路,乔乔往后看,只见从豪华的车子内下来一整排的黑衣人,其中一个身着银灰色休闲服,一脸冷邪的男人,耀眼闪烁,妖魅的命令之声传来:“给我打,一个也不留。”

    “是,少爷。”

    很快便传来枪声,乔乔掉转身,周身全是冷汗,没想到那男人竟然是皇甫诺,他在最后的关头赶了过来,救了他们一命,乔乔伸出手搂着儿子小雨,刚才的一幕,小雨也看到了,默然不语,母子二人紧搂在一起。

    “小姐,现在没事了,我们回去吗?”

    乔乔本想点头,忽然想到一件事,这些人能找到小雨的学校,一定也能找到江家,到时候一定会影响到爸爸,怎么办呢?朝前面的李叔唤了一声:“李叔,找个僻静的地方停一下,等会儿再做打算。”

    “好。”李叔找了个街道的一角停了下来。

    乔乔靠在车子里,想着刚才惊险的一幕,一颗心差点没跳出来,那些人是什么意思,安全局的人为什么会有消息,难道是夏桀,夏桀把消息卖出去了,乔乔的手心一握,心里那个愤怒,夏桀,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呢?除了安全局的人,不知道他还做了什么?

    “妈咪,我没事,你别担心。”

    小雨伸出手帮助乔乔擦脸上的汗珠子,忧郁的望着妈咪:“妈咪,对不起,都是小雨不好。”

    “没事,小雨别想多了,是妈咪的错!”如果从前她不招惹夏桀,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了,说来说去还是她的错啊,母子二人相拥在一起。

    车子内静谧无声,街道上偶有车辆驶过,这里并不是闹市区,而是住宅区,所以没什么人注意到她们。

    乔乔正在想办法,忽然听到有人敲车窗玻璃,忙摇下来,竟然是一脸阳光的鲁小雅,笑眯眯的望着她们:“姐姐,你们怎么不走啊?还在这里干什么?”

    乔乔挑眉,她和鲁小雅是真的有缘还是她的有心之举啊,咋到哪都遇到她啊:“嗯,我在这里休息一下,鲁小雅,你在这里干什么?”

    鲁小雅指了指前面:“我抄近路回报社啊,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乔乔点头,原来是自已误会人家了,先前人家还帮助她了呢,不过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那你快去吧,别耽搁了时间!”乔乔摧促鲁小雅,想到她帮了自已,没拿到一手的资料,回去肯定要挨训的,素未谋面的人竟然害人家被训,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小雨从乔乔的身边钻出来,甜甜的和鲁小雅打招呼:“姐姐。”

    鲁小雅一看小雨可爱的样子,立马被收买了:“好可爱啊,来,姐姐吃下豆腐。”

    鲁小雅的俏皮,一下子使气氛放松了很多,周遭的阴骜消散了很多,就连李叔都笑了起来,这女孩子还真有趣呢。

    “好了,姐姐再见,小雨再见,我去报社了。”

    “去吧,小雅,以后再见!”乔乔很喜欢鲁小雅,可以看出她本质很单纯,又可爱,还真是让人一眼便喜欢呢。

    “好!”鲁小雅转身往不远处的车辆跑去,上了车拉上门开了出去,不过很快又停了下来,奔跑了过来,一脸认真的望着乔乔:“姐姐,你们是不是有麻烦了?那些人一定会去姐姐家的,姐姐如果相信我的话,就去我家吧,我妈妈看到姐姐,一定会很高兴的,她一直想见见姐姐呢?”

    乔乔愣了一下,扫视了李叔一眼,李叔有些不赞同,这女孩子虽然一脸的单纯,可谁知道她安的什么心啊,莫名其妙的出来帮助了小姐,现在竟然让小姐去她家,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一定会让先生和少爷难过的。

    “小雅,改日再去吧。”

    乔乔见李叔不同意,就婉拒了鲁小雅的好意,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乔乔接听,是爸爸打来的。

    “乔乔,你现在在哪儿啊?千万别回来啊,外面都是记者,蹲守在外面,等着你们呢。今天先找个地方待一晚吧,或者住酒店,千万不要回来。”

    江汉成心急火燎的话,乔乔生怕影响到他的身体,忙柔声的安抚他:“爸爸,我没事,你放心吧,现在我和朋友在一起呢,待会儿去她家住一晚,你放心吧。”

    “嗯,那就好!”江汉成松了一口气,这些记者真是太过份了,真是无孔不入,竟然连这种空档都钻。

    挂了电话,乔乔望向鲁小雅:“小雅能收留我们一晚吗?”

    “额哎!”鲁小雅高兴的点头,拉开车门,抱过小雨,乘机吃小雨的豆腐,小雨也把小手伸向鲁小雅的脸蛋,两个人很快便玩成了一团,乔乔望着眼前的一大一小两个,由心底相信着鲁小雅,世界上不时所有的人都是那么恶劣的,她应该放开心胸尝变试着相信别人。

    “李叔,你回去吧,有什么事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好!”李叔虽然担心,但看鲁小雅这个孩子确实挺单纯的,眼光清明,不像那些阴暗的人,所以放心的把车开走了。

    鲁小雅领着乔乔和小雨上了她的爱车,一辆半旧的夏利,是她从二手市场淘来的,虽然旧,不过一样用,只除了经常坏,再没有其它的了。

    “走了!”鲁小雅开着车,飞快的回家,想到妈妈看到乔乔,一定会很高兴的。

    乔乔提醒着忘形的鲁小雅:“小雅,你不是说回报社去吗?”

    “管他呢?那个鸡毛的主编,现在去是训,明天去也是训,不如一起训好了,姐姐,你别担心,我能应付,最多让她骂个够,总之我已经习惯了!”鲁小雅并没有因为这个而苦恼,相反的一脸的阳光。

    她正说得起劲,手机铃响了,接听了一下,竟是主编打来的,只听手机里传来河东狮吼。

    “鲁小雅,你死哪去了,稿子没有,连人都没有了,看来你是不想混了。”

    乔乔和小雨相视一眼,有点过意不去,可小雅的动作更可笑,一手开车一手捂住肚子:“主编,我肚子疼,今天先不去了,我挂了,哎呀,肚子好疼啊。”

    她的怪动作逗得乔乔和小雨笑起来,这丫头,难道不知道那主编根本看不到她的动作,还捂肚子,太逗了。

    “看吧,更年期的老处子,就是这样反复无常!”鲁小雅嘻嘻笑着,把手机放到一边去,忽然苦恼的敲了一下头:“但愿我更年期的时候可以正常一点。”

    乔乔和小雨再次被她逗笑了,鲁小雅真有趣,和她在一起似乎有数不清的快乐,这是一个阳光一样的女孩,能带给人温暖和欢乐。

    鲁小雅的家是一座小小的院子,院子的围墙上爬着带刺的滕蔓,开着白色的小花,还有一股甜甜的味道,很好闻,院子的角落里栽种着很多虎刺兰,青郁郁的,门前还栽种了一些豆角之类的植物,既可观赏,又可品尝,一举两得。

    整个小院充满了家的味道,温馨暖人,一个中年妇人正在院子里修剪花草,一看到推门的声音,抬起头望过来。

    “小雅回来了。”

    “嗯,妈妈,你看我带谁回来了?”鲁小雅兴奋的叫起来。

    那妇人走过来,上下打量着乔乔,很惊讶的样子,好半天才开口:“乔乔,竟然是乔乔,阿姨一直想谢谢你呢,找了好久也没找到,真的很感谢你呢。”

    乔乔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很快想起鲁小雅说过的话,难道鲁小雅先前说的是真的,她也是个私生子,和自已一样,或者说她真的尝试过自杀,无论如何不能把现在的阳光少女和那个自杀的女孩子联系在一起。

    “阿姨。”

    乔乔叫了一声,鲁小雅笑着推自个的妈妈:“妈妈,有话慢慢说,姐姐饿了,妈妈把拿手的菜烧几个上来,今天晚上我们好好的喝一杯。”

    “好啊,好啊,看我这人!”小雅的妈妈点头,连连赞同,眼光瞄到乔乔脚步的小雨,一下子便喜欢上了,蹲下身子:“这小孩子是谁啊?”

    “我儿子小雨,小雨,跟奶奶问好。”

    “奶奶好!”小雨乖巧的叫了一声,他喜欢鲁小雅,连带的也喜欢眼前的这位奶奶,所以十分的乖巧,小雅妈妈一看,一张脸早笑成了一朵花,这小院多少年没有人来过了,现在一下子热闹起来,掉头吩咐小雅:“把门关起来,把乔乔和小雨领进去坐会儿,妈妈去准备几样菜,今天晚上,我们好好喝一杯。”

    “好。”

    鲁小雅关好门,一手拉着乔乔一手拉着小雨,三个人走进了鲁小雅的房间,雅致清爽,雪白的床单,雪白的窗帘,墙上挂着很多照片,最正中有一张大大的照片,从报纸上剪裁下来的,正是乔乔的照片,另外还有一些别的,总之凡是有她照片的报纸,都被剪裁下来,贴在里面,乔乔没想到鲁小雅竟然连她的照片都挂上了。

    “小雅,你真的?”

    她想问鲁小雅,真的自杀过吗?无论如何,她无法把鲁小雅这个阳光一样璀璨的女孩子,和那些自杀戾世的人联系在一起。

    “姐姐是说自杀吗?是啊,姐姐请看!”鲁小雅伸出手臂,上面清晰的印着几道伤痕,很显然是割腕自杀留下的,还不是一次,不由心疼起来,拉过她的手:“有什么事不能过去的,要自杀啊。”

    鲁小雅笑起来:“姐姐别心疼,现在都过去了,那时候正上高一,因为知道自已没有爸爸,还是个私生子,心里恨妈妈,不能原谅她,觉得活着没什么希望了,所以一直想自杀,尝试了很多次,都被人发现了,那时候妈妈活得很累,整天看住我,最后我准备撞车,竟然看到了你,那时候你站在高高的天台上,我站在下面,看着你那么激动的搂着自已的妈妈,我忽然好想知道你的故事,后来便留意了你的一切动向,还去医院找你,听了许多你的故事,才知道原来世上也有人和我一样是个私生女,妈妈还生了那样重的病,而我的妈妈是健康的,她那么爱我,我有什么理由自杀呢,后来每次一戾世的时候,便看看你的照片,心里便充满了阳光,一路走了过来。”

    乔乔不由为鲁小雅心疼,原来她和她一样,经历过那些受人非议的日子,忽然心底伸出一处柔软,鲁小雅就好像是她的妹妹似的。

    “小雅,都过去了!”乔乔搂着她,鲁小雅灿然的一笑:“是,姐姐,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姐姐了。”

    小雨也挤过来,鲁小雅弯下腰,抱起小雨,伸手摸上小雨的脸:“来,让姨吃下豆腐。”

    小雨郁闷了,伸出手搂着鲁小雅的脖子:“为什么一下子从姐变成了姨呢?”

    “因为我是你妈咪的妹了,你当然叫我姨了!”鲁小雅咪咪笑,乔乔也笑起来,点头:“是该叫姨。”三个人在屋子里玩成一团,没想到远离了那些熟悉的人和事,竟然放开了心胸,反而是无拘无束的快乐,鲁小雅给乔乔和小雨讲了很多社会上的趣闻,三个人又是笑又是叫的,晚饭的时候,小雅妈妈来叫她们。

    几个人就好像一家人一样团在一起吃饭。

    还喝了红酒,难得的开心,小雅妈妈一连敬了乔乔两杯,因为高兴,最后竟有些醉了。

    “乔乔,如果你不嫌隙阿姨,以后阿姨就把你当女儿待了。”

    乔乔很高兴,和鲁小雅一左一右的扶着阿姨进房间,她们三个人又吃喝了一会儿,小雅收拾了桌上的碗喋,乔乔给儿子盥洗一番让他睡觉。

    乔乔走进厨房,小雅在洗碗,她伸出手准备帮助她,鲁小雅挡住她的手:“姐姐,干什么呢?别脏了两双手,你一边站着陪我说说话就成。”

    “嗯!”乔乔应声,也不和她客气,她知道鲁小雅性格直爽,没那么讲究。

    “姐姐,我问你一件事,你别生气!”小雅一边洗碗,一边问,乔乔点头“问吧。”

    “小雨的眼睛真的会变色吗?好像有人在后面操作了这一切,究竟是谁呢,你有仇人吗?”鲁小雅漫不经心的问着,乔乔盯着她的后脑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虽然很想相信她,把一切讲给她听,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她不能冒然的把这些事告诉别人,也许小雅只是随口问,但还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存在。

    “仇人倒是有,也许就是他操作的这一切吧,其实我儿子和别人一样。”

    乔乔想到夏桀,心里愤恨不已,为什么夏桀和她会走到现在的地步,他非要固执的认定,这一切都是她背叛他了,如果他恢复记忆,就会知道,这一切都是根本不存在。

    小雅气愤的停住手里的动作:“真可恶,小雨那么可爱的孩子,竟然被说成这样,如果找到那个人,一定要狠狠的收拾他,然后痛揍他一顿,再把他送到警察局去。”

    鲁小雅挥着拳头,想像着那就是坏蛋的人,一拳手打晕他。

    两个人正说着话,乔乔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看了一下,竟是皇甫诺打来的,这一次乔乔没有挂断电话,按了接听。

    只听手机里传来皇甫诺紧张的声音:“乔乔,你没事吧。”

    “我没事,小雨也没事,你放心吧!”难得平和的语气,是因为今天真的有他的帮忙,才逃脱了那些人的围捕。

    “我们见一面吧,好好谈谈!”皇甫诺松了一口气,磁性的声音幽幽的传过来,乔乔想了一下:“好吧,见一面吧。”

    鲁小雅听了乔乔的话,掉转身望着她:“有人约你吗?”

    “是的,有人约我,我出去一下就回来,你能帮我照顾小雨吗?”

    乔乔淡然的开口,可心底有些不安,这种时候,她还真不放心小雨,鲁小雅点头:“好,你去吧,姐姐,你放心吧,我知道你心里不放心小雨,请相信我,我一定会照顾好小雨的。”

    “好,我相信你。”

    乔乔点头,转身走了出去,走出去很远,不放心,又打了电话给皇甫诺:“能派几个人过来吗?我不放心小雨,现在我们不在江家,在别的地方?”

    “好,说出位置!”皇甫诺冷沉的声音传过来,这种时候,乔乔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皇甫诺,因为他是小雨的父亲,再怎么样,他是不会害小雨的,而且他是目前最有能力的一个,换做别人,她不太放心,而且很可能伤害到自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