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晚死血灵回来

吴笑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

    几个人高马大的手下动作俐落的把向晚和玉玲珑绑到架子上,那向晚吓得尖叫不已:“不要啊,我不要。”

    雷冬走过去,一脸无奈的叹气:“向小姐,你还是交待一下夏桀的下落吧,要不然待会儿的皮肉苦只怕你受不了,如果你交待出来,就省得吃这些苦了。”

    向晚拼命的摇头,她是真不知道啊,如果知道犯不着保护那个男人啊,本来当初以为他救她出去是帮助她,谁知道却是因为她曾为难乔乔,那个男人为了惩罚她才把她带出去的,她曾经一晚被三个男人给轮了,虽说以前也做过这事,可那是自已自愿的,完全两回事,在她的心里,恨不得立刻杀了那男人,怎么会护着他呢?

    “求求你们了,我真的不知道,但我保证,那女人她是知道的,只是她不肯说,她爱夏桀,所以才想保护着她。”

    雷冬扫了一眼向晚,又望向玉玲珑,玉玲珑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不过那张精致的脸上完全没有惧怕,相反的却多了一抹不屑,唇角勾着嘲讽,大有要人没有,要命有一条的架势,看来向晚没有骗他们,真正知道夏桀下落的只有玉玲珑?

    雷冬走到对面的架子前,阴冷的询问:“玉玲珑,我看你还是交待了吧?否则有你的苦头吃。”

    玉玲珑的眼睛被毒粉伤了,看不见雷冬,可是那股残忍的气势仍在,轻撇了一下唇,挺直脊背,冷哼:“你们还是快点杀了我吧,别想从我的嘴里得到一点的消息,如果我有机会出去了,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不放过吗?只怕你没机会了!”雷冬大手一伸捏起玉玲珑尖尖的下巴,她白晰的脸很快因为雷冬的手指的力道而泛出红丝,拼命的甩头想甩开他的嵌制,可惜都没有成功,最后咬着唇狠厉的叫。

    “要杀就杀,少说废话。”

    雷冬陡的松开手,玉玲珑的下巴立刻红肿起来:“给我打,看看她嘴巴硬还是皮鞭硬。”

    “是,大哥!”手下立刻从架子上拿下一条手臂粗的黑色皮鞭,真正的皮制货,抽在人身上,生生的陷入肉里,像盐浇一样,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是,绑在对面的向晚光看着便心惊肉跳,心神俱裂,不由的朝对面的玉玲珑大叫。

    “你还不交待,那个男人心里根本没有你,你护着他干什么?你会被打死的。”

    “闭嘴,该死的贱人,如果我活着,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你。”

    玉玲珑嗜血的叫起来,她巴掌大的小脸此时浮上阴骜的杀机,恶狠狠的朝着向晚怒吼。

    向晚抖索了一下,缩回接下来的话,这女人狠起来的架势她看过,可以眼不眨的打断一个人肋骨,然后慢慢的折磨,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地下室里,再也没有说话的声音,只有皮鞭抽打的闷音,玉玲珑咬着牙承受着,从她踏入杀手这个行当,早就料到这一天了,所以该承受的她都会承受着,不在乎这一切。

    雷冬看着眼前的一切,对于玉玲珑还是有些佩服的,强者永远敬佩强者,至于那些宵小之辈,便让人瞧不起。

    一旁的向晚咬着唇,阻止自已尖叫出声,明明那皮鞭没打在她身上,可那凌厉的鞭风扫到她的身上,使得她心惊肉跳,似乎每一下都打在她的身上似的,恐惶害怕,虽然平日耀武扬威,欺凌别人,可真正轮到自已头上时,原来是这般的碜人,最后随着玉玲珑承受不住而昏了过去的时候,她再也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

    “啊,啊。”

    雷冬一看到这女人本就厌烦,再加上玉玲珑嘴巴太硬,得不到所要的信息,使得他心头火起,飞起一脚对着向晚踢了过去,顺带的甩了她一记耳光,狠厉的命令:“住嘴,再叫先抽死你。”

    向晚的肚子中了雷冬一脚,疼得脸色都白了,唇角渗出血来,拼命的摇头,再也不敢叫。

    “大哥,她昏了。”

    “这女人不轻易开口,先去禀报少爷吧!”雷冬立体的五官上罩着寒霜,一挥手几个人走出去。

    向晚松了一口气,脸上冷汗直接流下来,眼前一片漆黑,慢慢的昏了过去,唯有一个念头,为什么,自已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大厅里。

    皇甫诺正在给乔乔细心的上药,半侧着的身子,修长俊挺,轮廓鲜明的五官上漾起少有的温润,眼瞳幽深泛着宠溺,长长的细密的睫毛抖过,那冷酷无情的意念荡然无存,唯有温吞的圆润,这一切都是因为身边的女子。

    乔乔感受着他修长的手指滑过,带来一片沁凉,先前有点刺痛的伤口果然不疼了,而且两个人此时暧昧的势姿让人不安,他清雅的呼吸在她脸颊拂过,使得她脸颊浮起红晕,等到他上好了药,贴了纱布,飞快的让了开来。

    “行了,没事了。”

    “嗯!”他并没有计较她的态度,只是叮咛她:“以后不要这么鲁莽了,如果不是寒的出手,你们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我知道。”

    乔乔垂下头,因为寒想见她,她不能不见,不过对于他所说的事,她赞同。

    两个人正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鲁小雅领着小雨从楼上奔下来:“姐姐,你回来了?”

    说完顺带瞄一眼皇甫诺,看他的神色好多了,先前他那嗜杀的神情,好似凶猛的豹子似的,吓坏她们了,三个人躲到楼上谁也不敢下来,可姐姐一出现,这男人便好多了,看来世上的人和事,一物降一物啊,鲁小雅闷笑。

    “妈咪,你回来了。”

    小雨根本不怕皇甫诺,只是不想看到这个男人,虽然不讨厌,可仍然喜欢不起来,知道他是他的爹地,可这个爹地却是想要他命的爹地。

    “嗯!”乔乔伸手搂过儿子,鲁小雅乘机坐在她身边的沙发垫上,一大一小两个人笑眯眯的粘着她,皇甫诺的星目幽幽的望过去,看到他们可以粘着他,心里忽然浮起一抹不悦,却生生的抑制住了,自已和她之间的距离还不足以生气。

    大厅里只有鲁小雅和小雨的声音。

    “妈咪,我和姨玩游戏,我胜了。”

    “你小子,下次我一定要赢你一次!”鲁小雅伸出手揉小雨的头发,笑着望向乔乔:“姐姐,生这么聪明的小孩会不会太累?”

    “姨!”小雨不满的叫起来。

    乔乔笑看着她们两个,心里很满足。

    眼前美好的一幕深深的刺激着皇甫诺,他准备起身离开这里,要不然保准自已发怒,他的怒会吓到很多人的。

    不过雷冬走了进来,恭敬的禀报:“少爷,玉玲珑嘴巴很硬,根本不教待,至于向晚,她不知道夏桀的下落?”

    皇甫诺挑高眉,周身的霸气,一言不发,大厅一下子安静下来,鲁小雅和小雨也止住了笑声。

    “玉玲珑吗?果然不愧为一个杀手,走,去看看!”皇甫诺起身,领着一帮人走出大厅,等他一走出去,厅里再次响起嬉笑声,听得他蹙眉,那鲁小雅看来深得乔乔的欢心,什么时候,他也可以走进她的心里啊,身形一转往地下室走去。

    其实他不是想看玉玲珑,他是想去看看向晚,她手上的那只玉镯,该怎么把那只镯拿下来。

    地下室里,向晚和玉玲珑都昏了过去。

    皇甫诺高大挺拔的身子像帝皇一样狂妄的立在向晚的面前,阴骜的命令:“泼醒她。”

    “是,少爷。”

    雷冬一挥手,身后立刻有人提着水走过来,对着向晚当头泼了下来,她抖索了一下,慢慢的醒过来,一抬头对上一双好看的眼睛,那眼睛一点温度也没有,深不可测,像大海一样漆黑无边,这眼睛曾是她最喜欢,从第一眼,她便被深深吸引了的,轻轻的开口。

    “诺。”

    “闭嘴!”皇甫诺一甩手转身坐到正面的长椅上,优雅的冷望着她:“你还真大胆,竟然动起了乔的脑筋,这一次还指望谁来救你吗?”

    “诺?”

    向晚叫,一旁的黑衣保镖立刻不客气的甩了她一巴掌:“大胆,少爷的名字是你叫的吗?”

    向晚被打得眼冒金星,摇了摇头,保持了一丝清醒,那男人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似的,她知道从头到尾自已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工具罢了,和手上这只破镯子有关,这镯子究竟做什么用的?她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但却想到了一件事,这镯子是如何从乔乔手上拿下来的。

    “少爷,饶了我吧,我一定走得远远的,以后再也不惹乔乔,再也不回t市了?”

    “你确定可以做到吗?”皇甫诺半卧着身子,微阖上眼睛,可那慵懒的姿势依旧透着着冷酷无情,就像一只内敛了气息的豹子。

    “我可以,我可以,你放过我吧!”向晚好像看到希望似的,这一次她是下定了决心的远这一切,爸爸被她送到英国去了,她去找爸爸。

    “可是我想要你手上的这只镯子,该怎么拿下来呢?是斩了这只手呢,还是杀了你呢?”皇甫诺的神情此刻很悠闲,好似谈论天气一般,却透着杀机,一只手轻轻的把玩着自已的手指甲,阴暗的地下室里,光影暗沉,可是那只手白晰得怕人,像一只吸血鬼的手一样透着窒息的杀气,好似随时会掐上来一样,向晚拼命的摇头,她知道他说到做到,她不要被杀啊。

    “不,我知道如何拿下这镯子,不过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

    “好,很好,竟然和我谈条件?”皇甫诺的幽瞳只暗了一下,凉薄的唇勾勒出笑意,淡淡的根本看不清他的心意,不过雷冬他们却知道,凡是和少爷谈件的人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董小姐,别人,恐怕只有一条路,死!

    “我没有,我只想离开这里。”

    向晚望着皇甫诺,这个男人虽然在笑,可是在那笑没有温度,她可以感觉他隐憋的怒意,心里忍不住轻颤,可是这是她唯一的出路。

    皇甫诺的手一收,眸光暗沉下去,唇角的笑意收起来,阴森森的开口。

    “那还是斩了那只手吧,相信一样可以拿下来。”

    “是,少爷。”雷冬面不改色的点头,往向晚的身边走去,向晚吓的一个劲的往后缩,可她被绑着,往哪里缩啊,吓得尖叫起来:“不要啊,我告诉你,只要董乔乔滴一滴血上面,这镯子就可以拿下来了。”

    皇甫诺一竖手。

    “手下的弟兄们最近累了,这女人赏他们了,带到一边的密室去。”

    说完手插口袋大踏步的离开,雅魅冷酷的走出去,向晚忍不住摇头:“不要啊。”

    这时候玉玲珑醒过来了,碎了一口唾沫,嘲讽的冷笑:“活该,你以为他们是什么人,会轻易的放过你吗?”

    向晚看着玉玲珑,嘴里一股血腥味,前一阵子的事,已经让她害怕了,没想到又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不要啊,我不要。”

    可惜那些黑衣人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飞快的走过来,松开绑在她身上的绳子,提着她往外走去。

    密室里,早有几个候着的男人。

    皇甫家最低层的男人,这些人终年见不到阳光,生活在最下层等候任务,多日不闻女人香,这会子主人赏了他们一个女人,几个人早亢奋了,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服,雷冬领着人退下去,临了叮咛一句:“别玩死了,少爷还有用呢?”

    “是。”

    向晚的身子已被人拽了过去,身上的衣服被撕裂了,三个男人飞快的抢过来,她的身子被他们拉扯来拉扯去,毫无怜香惜玉可言,一人霸着一个位置,一时间整个密室婬秽不已,只听到向晚的呜咽声不时的传出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还不如让她死了的干脆,难道这是前世做的孽?

    水上别墅,二楼的书房里。

    皇甫诺斜靠在真皮的椅子上,双腿搭在豪华的书桌上,转动着椅子,手里拿着一支金笔,随意的把玩着,细长的眉峰轻蹙起,周身罩着寒意,诺大的空间里一点声音也没有。

    他在想向晚的话。

    血灵认血,只有乔的血才能拿下它,重新回到乔的手上,现在是他该怎么和乔乔说这件事,如果直接告诉她一千年前的事,只怕影响她的心情,最近的事情太多了,只怕她一怒之下离开水上别墅,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他绝不会原谅自已的,所以他要想一个籍口,让乔乔顺理成章的拿回镯子,等到解决了小雨的事情,再提一千年前的事。

    门被叩了一下,皇甫诺眼神幽暗一分,冷冷的出声:“进来。”

    雷冬走进来禀报:“少爷,她昏了过去。”

    “不死就行,把她收拾干净了,安排到地上室旁边的房间里。”挥了挥手不耐的吩咐,雷冬不敢说什么,好半天才接着开口:“她小产了,要不要请医生,要不然有生命危险。”

    “小产?”皇甫诺咀嚼了一下这个字,一点心疼的感觉也没有,不过这倒是个机会,眉梢跳了一下。

    “不用理会,去吧!”雷冬走了走去,那个女人现在只剩一口气了,如果小产不叫医生的话,一定会死的,不过少爷不救她,他们也没办法,想想她往日做的事确实可恨,可最后那光景也确实让人心酸,竟然怀孕了,可是先前谁也不知道她怀孕了。

    皇甫诺起身往外走。

    书房转弯的地方就是乔乔和小雨的房间,水上别墅内最豪华的卧室,以前是他的房间……

    房间里传来乔乔和小雨的说话声。

    “妈咪,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啊,我好想上学校去,都有同学一起玩,这里没人玩。”

    刚来的新鲜劲过去了,小雨很想念学校里的同学们,他这个年龄还是喜欢和小孩子玩,大人的趣向和他不一样。

    “小雨想同学们了吗?”乔乔伸出手揉着儿子的头发,眼底有些无奈,那些害人的家伙不除掉,他怎么能离开这里呢,别说是他了,就连她他都不敢随便出去,怕招惹到那些人的袭击。

    “哎。”小雨叹气,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两只腿晃荡着,双手支着漂亮的小脸蛋,一脸的寂寞。

    乔乔正想安慰他几句,门被敲了敲,她站直身子走过去开了门。

    皇甫诺斜靠在门外,英俊的脸庞笼罩在夕阳的光圈里,看不真切,却自有一股慑人的诱惑,唇角抿紧,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乔乔,那丫头想见你,说手镯是你的想还给你。”

    “手镯?”乔乔睁大眼,想起手镯的事,不感兴趣的冷笑:“算了吧,她戴过的东西我不感兴趣!”说完也不看皇甫诺,伸手准备关门,皇甫诺唇角一伸,伸手挡着。

    “她怀孕了,又流产,恐怕挨不过去了,想见你一面,把镯子还给你,我听她说,只要滴一滴你的血便可以拿下来。”

    乔乔眼神黯然下去,没想到她怀孕了,又流产了,现在一定很伤心吧,听到她如此不好的结局,她也很难过,想到过去快乐的时光,她不能否决那些,那时候她是快乐着的,因为她,因为夏桀。

    “好,我去看她,但镯子我不会要。”

    乔乔说完,望向房间里的小雨:“小雨,妈咪出去一会,马上回来,别乱跑,要不然去找姨玩会儿。”

    “好!”小雨挥手,皇甫诺探过身子,想和小家伙打声招呼,可惜那家伙一看到他的影子,便站起身往里面跑去,皇甫基的眼神黯然下来,乔乔心下倒是不忍心,状似不经意的开口。

    “你别怪他,他只是一时无法接受,我相信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嗯!”皇甫诺点头,先是他的错,他怎么会怪他呢,转身在前面领路,高大宽阔的背影,如一座山一样强壮。

    两个人一起下楼,楼下站了一排下人,一看到他们下来,立刻齐声开口:“少爷,董小姐?”

    皇甫诺面无表情,好像没听到,乔乔赶紧点了一下头:“嗯。”

    这男人太拽了,即便是少爷,也不要这么冷酷无情吧,这些人好歹伺候了他很长的时间,怎么能目不斜视,好像没看到呢,不过腹绯归腹绯,她并没有说什么,在这里她什么都不是,充其量只是一个客人。

    雷冬已经领着人在门前候着:“少爷。”

    “嗯,过去看看吧!”皇甫诺一身的帝王霸气,狂妄阴骜,眼光不轻意的流转,即带着狠厉阴沉的杀气,就是常年累月跟着他的手下,也小心行事,他的行事格调一向怪异,不按牌出招,搞不好便倒霉。

    雷冬在前面领路,皇甫诺随后,乔乔跟着他们一起往地下室走去,地下室最边有一个房间,房间里摆设着简单的床铺,虽然不高档,倒也细致,床铺,桌椅什么的应有尽有。

    乔乔一走进去,便看到睡在床上的人。

    脸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唇也是灰白灰白的,如果不是还有一点呼吸,她真怀疑她死了,看着这样子的她,她的心口并没有预期的快乐,相反的很难过,慢慢的走过去,伸出手触摸她的脸,很冷很冷,就像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一样,但她的轻触却惊动了床上的人,她显然受到了惊吓,即使不睁开眼,身子依然抖索个不停,轻轻低喃个不停。

    “别碰我,别碰我。”

    乔乔收回手,静静的望着她,心中怀着一份怜悯,这是仅有的,源于最初的友谊。

    “她还有救吗?”

    皇甫诺不作声,他身后的手下自然也不敢说话,如果及时抢救,肯定不会有事,但现在显然最佳的时机已经过去了,再救也是徒劳。

    乔乔心知肚明,她一定是被他们打了,只是为什么会小产呢?孩子是谁的,当然她没想过她是被那些下作的人给侮辱了,这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绝望。

    她的声音惊到了床上的人,她陡的睁开眼,那双眼睛是空洞,是绝望,是生不如死,乔乔从来没看过这样一双暗无天日的眸子,好似人间所有的愁苦都在她的身上,她的眸光慢慢的从下往上,直至对上乔乔的视线。

    “你来了!”她本来空洞的眼里忽然流下泪来,说不出是解怀,还是欣慰,总之不断的流出泪来,最后发出如猫频临死亡一样的呜咽声,那样悲绝,那样伤痛。

    乔乔一动也不动,望着她,慢慢的伸出手去摸她的头,从前啊,她们是一对好朋友,不管是什么原因,那时候是快乐的,她在冥星学院有她罩着,一直没人敢欺负,只要谁敢惹她了,她一定会为她出头的,她说,董乔乔是我的姐们,谁惹她,谁就与我为敌,只有一个字,死。

    阳光中,她和她笑靥如花,就好似一对天使,走到哪里都有快乐,都有笑声。

    可是一切都变了,究竟是因为什么啊?

    乔乔的眼泪也流下来了,一滴滴,滴落到她的手上,向晚忽然拼足了力,一把抓住乔乔的手,狠命的咬了下去,乔乔疼得蹙眉,却一动不动,这是她的恨还是怨,身后的雷冬等正准备上来,乔乔一竖手阻止他们上来,这是她和她的事,其她人不要掺合。

    “让她咬。”

    血渗出来,慢慢的滴落到向晚手上的手镯上,那平凡无奇的镯子忽然跃出一道红光,晶莹美丽,就好像上等的红水晶,向晚松开手,那奇异的镯子滑落下来,向晚套在乔乔的手腕上,唇角扬起一抹带血的笑花。

    “是你的,还给你吧,别恨我,这都是宿命,其实我好喜欢你,从小没有妹妹,那时候看到你,好喜欢,就想要一个妹妹,请别怀疑那时候的真心好吗?”

    她的眼泪再次流下来,望着她,喘气慢慢的变轻了,眼神飘渺。

    “乔,还记得一千年前吗?我和你都是宿命。”

    她说完视线慢慢的对焦,望着皇甫诺,轻轻的一字一顿的开口:“诺,这是一场孽缘,再重生,但求不要遇到你,我凤姣的罪已清了。”

    向晚说完,竟然慢慢的闭上眼睛,她就像睡着了一样,最后一口气尽了。

    乔乔望着眼前的一切,仿佛在梦里一样,她和她的恩怨情仇,统统化为乌有,唯有的就是少年时光那个拉着她狂奔的少女,第一次相见,梧桐树下。

    “喂,你叫什么名字?”

    “董乔乔?”她桀傲不训的瞪着对面的女生,那女生短发大眼,一脸的俏皮,伸出手不管三七二十一搂着她的肩:“这脾气,姐喜欢,以后姐罩着你,记住,我叫向晚。”

    “向晚!”乔乔望着床上的女子,伸出手摸着手臂上的血印,她知道这是她最后的祈求,希望她不要忘了她,向晚,也许你做过很多错事,伤害了我妈妈,我也伤害了你妈妈,在这一刻烟消去散。

    “我原谅你了。”

    皇甫诺伸出手搂过乔乔的肩,眼光瞄向床上的女人,没想到最后她倒帮了他一把,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让她滴血拿回镯子。

    “乔乔,算了,人死不能复生,把她好好的葬了吧。”

    “嗯!”乔乔点头,整个身子有点虚弱,皇甫诺扶着她走出地下室。

    想起向晚的话,乔乔疑惑的想着:“她说一千年前的事,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皇甫诺一惊,没想到她竟记得这个,赶紧遮掩过去:“她要死了,说的糊话吧,你别想那么多了。”

    “嗯,可是这镯子是怎么回事?”乔乔望向手上的镯子,这东西还真奇怪,这一次她看得很清楚,似乎她的血滴到上面,它就会发光,还可以拿下来,可只是一瞬间的事,现在好丑啊,用手尝试拿下来,纹丝不动,看来还要滴血才可以拿下来。

    “好了,别想这个了,我们还是研究一下,怎么样才可以找到夏桀。”

    皇甫诺邪气的眼瞳中闪过心惊,如果她一直纠结在这个问题上,要是想起以前的事,可就麻烦了,所以转移话题,好在乔乔的整个重心,现在全在小雨的身上,一听到皇甫诺的提议,立刻转移了注意力。

    “这倒是真的,赶快找到夏桀吧,让他出面和那些人说清楚,只是恶意的事件,并不是真的,这样说不定会好很多,省得动刀动枪,即使没有用,我们也少了魅影阁这家对手,单纯的对付安全局和研究所的人。”

    两个人说着走进大厅,本来正在说笑玩耍的阿秀和鲁小雅还有小雨,一下子好像被定住了,大家规规矩矩的站好,乔乔挑了一下眉,望向皇甫诺,这男人俊美邪魅,可就是太冷了,而且眼里的狠劲太盛,令人不寒而劫的那种,难怪大家一看到他便心惊胆颤,连那些人高马大的保镖都怕他,何况这些弱小的人呢?

    “看你,吓坏他们了。”

    皇甫诺面无表情的一扫,鲁小雅和小雨立马打哈哈:“我们累了,上去休息会儿。”

    阿秀慢慢的往门边让,飞快的跑了出去。

    眨眼间,空旷的大厅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只有皇甫诺和乔乔站着,几个保镖也很有眼光的退了下去。

    “我也上去了!”乔乔的心理还有些伤心,也不理会皇甫诺,身子一转上楼去了,皇甫诺的脸黑沉沉的阴森森的,怎么看见他都跑啊,他有那么吓人吗?朝外面唤了一声:“雷冬?”

    “是,少爷?”

    雷冬走进来,垂首等待少爷的吩咐,好半天没听天少爷说话,抬头只见少爷的冷瞪着他,吓了一跳,赶紧垂下来:“少爷?”

    “说吧,我长得有那么吓人吗?为什么我一出现,大家都跑了?”

    “呃!”雷冬抬头,怀疑自已听错了,不过这叫他咋回答啊,千万不要拿他开刀啊,少爷,脸挎了下来,要说不吓人那是假话,要说吓人,少爷一定会惩罚他的。

    “说吧。”

    皇甫诺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来,身子微侧,斜歪着,几缕发丝不羁的滑落下来,该死的俊美,可那眸光幽幽的令人不寒而粟。

    “少爷,你饶过我的吧。”

    雷冬不答反哀求,皇甫诺的眼瞳绿莹莹的,一口洁白的牙齿露出来,玩味的磨着,雷冬哪里还敢磨噌,立刻开口:“少爷是挺吓人的,虽然长得很俊,比明星还要好看,但那与生俱来的帝王霸气让人不敢忽视,使得大家不敢随意靠近。”

    “帝王霸气?”皇甫诺的唇扯出一似笑意,这词好啊,谁叫他是蛇王呢,一个王当然有与生俱来的帝王之气:“好了,下去吧。”

    “是,少爷。”

    雷冬松了一口气,落荒而逃了,本来以为少爷会发火的,没想到逃过了一劫,不过自从少爷和董小姐在一起,整个人柔和了很多,相信再过不久,那周身锐利的凌角就会被磨平了,到时候他们就不那么惧怕他了。

    二楼,乔乔的房间里,鲁小雅拉着小雨坐在一边,两个人沉默的望着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乔乔,她是怎么了,从楼下上来的时候,坐在这里老半天了,一言不发,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妈咪,你怎么了?”

    小雨推了推乔乔的身子,乔乔回过神来,赶紧摇头:“没事,没事,我只是在想事情。”

    她的话音刚完,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了,手机里传来的是熟悉得再不能熟悉的声音,不过这声音充满了邪恶,冰冷。

    “董乔乔,你好狠的心哪,竟然连我爸爸妈妈都不放过,你真是歹毒的人。”

    “夏桀,你在哪里,我要见你?”乔乔心急的叫起来,他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他的下落,现在他竟然给她,难道是为了玉玲珑的事情,她心里想的刚落,那手机里便传来夏桀的冷硬的声音:“你告诉皇甫诺,立刻把玉玲珑放了,否则,我就把小雨的资料全部卖出去,你知道目前我只给了两家,算是对你们客气的了。”

    “夏桀,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到底怎么你了?”

    乔乔在电话里忍不住叫起来,皇甫诺正好走上楼来,远远的听到乔乔的叫声,大踏步的走过来,推开门走进来,长臂一伸拿过乔乔的手机,冷硬的开口。

    “夏桀,你在哪里,你到底想干什么?”

    “皇甫诺,没想到你们竟然又在一起了,那女人可真贱啊,你甩了她,她又找上你了,皇甫诺,我奉劝你一句,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要不然早晚死在她的手里。”

    皇甫诺的脸上难看至极,瞳孔一暗,戾寒的开口:“这是我的事,夏桀,你不是想要玉玲珑吗?如果我把她交给警察局的那帮人,相信他们会很高兴,你们的组织还会存在吗?所以我要见你。”

    “见我,好啊,带玉玲珑一起来,否则我是不会见你们的,你们等着,我回再联系的。”

    说完他挂断了手机,乔乔怒瞪着皇甫诺,双手叉腰,一脸的气愤难平:“皇甫诺,谁准你抢我的手机了,他是打给我的,你抢什么?”

    房间里,鲁小雅祟拜的眸光紧盯着乔乔,哇,姐姐好厉害啊,这男人一言不吭的听着她的教训,真有三娘教子的势头。

    而小雨则是一脸的不屑,斜睨了那男人一眼,走到一边坐下来。

    皇甫诺等到她口气缓和下来,才把手机递到她的手上,霸道的开口:“你不要和他见面,他想要玉玲珑,所以我去见他。”

    “什么?”乔乔抽气,指着那自大狂妄的男人,真想切了他,虽然知道他是为了她好,但这是她的事情好不好,多少应该让她参与进去吧。

    “皇甫诺,马上给我出去。”

    董乔乔发飙,怒指门口,命令霸气十足的男人,这正中皇甫诺的意,转身往外走,不过临走的时候,抽走了她手里的手机,顺带体贴的为她关上门。

    “姐姐,你的手机?”鲁小雅提醒乔乔,乔乔望了望空着的手心,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冲过去拉开门,朝那走远了的背影叫起来:“皇甫诺,你个滚蛋,你拿我的手机干什么?”

    可惜根本没人理他,几个高大的手下随着皇甫诺走进书房。

    这时候小雨走过来,满脸同情的望着乔乔:“妈咪,为什么你会被他吃的死死的?你的脑袋好像变笨了?”

    “是啊,姐姐,他四两拨千斤的本事好大啊!”鲁小雅赞同的点头,乔乔望着眼前一大一小的两个人,那眼瞳收收缩缩的,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她愤怒了,这两家伙还说风凉话。

    “鲁小雅,董雨陌?”

    “河东狮吼了,姐姐,我们去打游戏吧?”小雨再次开口,鲁小雅立刻拉着他溜了。

    只留下董乔乔一个人留在房间里,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最后尖叫:“皇甫诺,你个混蛋。”

    皇甫诺布署了一切行动,等待夏桀的电话,这一等就是两天,电话总算来了。

    夏桀约在万山码头见面,那里都是货船,平常人多,上上下下的不好布署,夏桀深暗这一点,所以才会约在那个地方见面,而且他要玉玲珑,为了抓住他,皇甫诺甚至从t市警察局调了一部分人帮忙,分布在每一个码头上,等着瓮中捉鳖。

    本来这件事瞒着乔乔的,可是临出发的时候,乔乔竟然全副武装的等候在外面,皇甫诺望着她,知道这时候说什么也没用,她是绝不可能不参与的,因此便同意她一起前往,不过一再叮咛她不可鲁莽。

    “我知道。”

    乔乔臭着脸冷哼,她还在为那天的事生气,最重要的是,皇甫诺还没有把手机还给他。

    “手机?”乔乔伸出手来,她是怕爸爸打电话给她。

    “等这件事结束再给你?”皇甫诺的眸子如一汪碧潭深不可测,唇角勾勒出坚持,不容商量的口气,这时候乔乔不想和他吵,他们是去抓人,但愿能抓住夏桀,这件事是他引起的,希望还让他出面解决掉这件事,否则他们说的话,那些人根本不相信,到时候势态越扩展越严重,就没完没了。

    “好吧,走。”

    乔乔领先上了车,这次她没有选择坐皇甫诺的车,而是坐了后面一辆车,那是手下雷冬的车,但是乔乔往上面一坐,雷冬就敢坐了,立在门边,皇甫诺幽冷的指了指前面自已的座驾:“去前面吧。”

    “是,少爷。”

    雷冬小心翼翼的点头,上了前面的车子,皇甫诺上了后面的车子,董乔乔掉头不理他,望向车窗外,这时候天色暗了下来,今夜无月,车子驶动往万山码头而去。

    很快驶离了水上别墅的境地,周围漆黑无比,公路两边树影婆娑,一阵风吹过,呜呜作响,令人毛骨悚然。

    远远的进入了万山码头的地方,周围全是湖泊,很多货船停靠在岸边,卸货工,上货工,抗着货物在码头上上下下的搬运货物,一片吵杂声,叫骂声,几辆豪华的轿车停靠在边上,皇甫诺看了手上的欧米茄手表,和夏桀约定的时间到了,可是手机却没动静,难道他不来了。

    手机响了……

    “皇甫诺,没想到你连警察局的人都叫来了,原来你就这个胆啊。”

    皇甫诺一听他的话,眼神幽深下去,唇角紧抿,怒意染在周身,如果蛇灵珠在身上,现在他就会感应到这可恶的家伙在什么地方,立刻就可以把他杀了,可惜蛇灵珠在爷爷身上,他只要一取出来,爷爷的命就没了,蒋美珍女士的命也完了。

    “好了,玉玲珑我们带来了,你到底在什么地方?”

    皇甫诺飞快的按了一下身侧的追踪器,可以根据音波追踪到人的位置,他现在所要做的事就是尽量延迟和他说话的时间:“你到底还要不要玉玲珑?”

    “怎么不要?你以为我怕你吗?”

    一直沉默无语的乔乔,想到夏桀给自已带来的伤害,还有对她们造成的不便,突然拉过皇甫诺的手,朝着手机里叫起来:“夏桀,你这个混蛋,你到底像怎样啊?你害我儿子,我讨厌你,你会有报应的。”

    “报应?”夏桀冷笑声传过来:“董乔乔,是你背叛我的,所以我报复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你真的恨我,就对付我,我不怕,为什么要害我儿子,他什么都不懂?”

    “因为只有动到你儿子,你才会痛,好了,立刻把玉玲珑带出来,站在二号码头的灯柱口,所有人马上下来!”说完他挂了电话,皇甫诺已经查到了他的位置,他在距离他们大约一千米的位置,左前方的位置,那里是三号货舱,皇甫诺立刻打电话给警察副局长,命令他们立刻过去抓人。

    “是,皇甫总裁。”

    警察局的人动作神速的去抓人,没想到却扑了个空,最后抓到一个小混混,那电话是小混混打的,原来夏桀是远程操控着那小混混手里的手机,信号根本转移不到他现在的位置。

    没想到这男人如此精明,皇甫诺气狠狠的一捶车窗玻璃。

    “可恶。”

    正生气的时候,有人包围了他们,枪声立刻响了起来,雷冬他们立刻下车掩护皇甫诺他们,这时候玉玲珑也被他们拉了下来,码头上顿时乱成一团,有人被打落了水,扑通扑通响个不停,还有货物落水的声音,叫声此起彼伏,一片混乱。

    就在这混乱中,玉玲珑往旁边跑去,皇甫诺阴骜的眼神一冽,伸出手拿过雷冬的手枪,一伸手打了过去,玉玲珑的身子晃晃悠悠的栽到地上。

    魅影阁的玉玲珑手段狠厉,身手更是了得,如果她不是被乔乔毒瞎了眼睛,即便她受伤,也不是轻易的被人击毙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眼睛看不见东西,横冲直撞的结果。

    那些包围的人都是玉玲珑的同伙,本来想救出玉玲珑,没想到她竟然被击毙了,再打下去也没有意义了,而且皇甫诺带来了很多人,还有警察局的人,如果有人落在警察局里,只怕下场更惨,其实他们这次来救玉玲珑,一是,她是个魅影阁里厉害的杀手,二是,如果落在警察局里,只怕魅影阁难保,现在她死了,虽然心痛少了一员大将,但相对的,却安全得多了。

    不过魅影阁的人也没能全身而退,皇甫诺的手下都是顶尖的高手,即使是混乱中,也击毙了几名魅影阁的杀手,使得他们伤亡惨重,要知道魅影阁的每一个都是来之不易的,他们的组织人手相来不多,此次一下子被击毙了七八个,剩下的人心里恨得不得了,由此和皇甫家结下仇怨。

    万山码头,一片寂静,那些躲起来的人,看到周围安静下来,才冒了出来,议论纷纷。

    “难道是黑帮争斗吗?”

    “发生什么事了?”

    皇甫诺无功而返,领着一帮人回水上别墅,那脸色阴冷得好似霜降,寒凌凌的快成了冰条。

    乔乔更是失望至极,玉玲珑被杀,夏桀根本没看到,没想到那家伙现在如此精明,反侦察的能力特别强,每一步都想到了,而现在他躲在暗处,而他们在明处,所以根本逮不住他。

    别墅里,鲁小雅和小雨正在翘首盼望,这两个家伙已经快闷坏了,一看到他们没抓到人,脸色立马暗了下来。

    “姐姐,又没抓住吗?”

    乔乔耸拉下脑袋,心里抽疼得厉害,这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