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唇的孩子

吴笑笑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盗来的刁钻蛇宝贝最新章节!

    小雨一看雷冬的神色,当下脸色大变,身形一移落到他的身边,一伸手提起他:“说吧,究竟怎么回事?”

    “我,我?”雷冬没想到小少爷竟然在阎王殿,连阎王和那个面无表情骇人的家伙都一脸不敢得罪他的样子,当下更阻得慌,好半天没说出来。

    “说啊?”小雨愤怒的吼起来,马上听到耳边响起另一道急促的声音,你这样提着他,让他怎么说,原来是灵儿提醒他的,立刻松开手放开雷冬。

    雷冬缓过神来,赶紧开口。

    “少奶奶离开家的时候,有一个凶狠的女人领着一大帮人冲了进来,身手十分厉害,把小小姐给抢走了,还打死了庄园里的几个手下,阿秀也受了重伤,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雷冬话音一落,身子被便小雨提了起来,飞奔而出。

    阎王和判官面面相觑,好半天才想起一件事来,他又从阎王殿抢走了一个生魂,这事若是传出去,只怕他这个阎王都没脸见人了。

    阎王一想到这个,立刻冷沉下脸望着大殿上的所有小鬼:“今日之事若是传出去,你们一个别想安生。”

    那些小鬼抖索了一下,阎王可是恶名远昭的,他们可不敢惹他,谁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有判官一脸的不开心:“难道又让他带走了。”

    “要不然你想怎么样?现在他的能力强大了,即便是雷劫,只怕也不能伤他分毫,到时候只会给我们阎王殿惹来更大的灾难罢了。”

    蛇族……

    落英殿里不时的飞出笑声,乔乔的声音婉转如黄莺,愉悦动听:“你知道吗?没想到那看住雪莲花的竟然是雄贝贝,那个可恶的家伙竟然不认识我,差点没害死我了,若非我唤了一句雄贝贝,只怕死无葬身之地了。”

    皇甫诺暗沉魅惑的声音响起:“那他连青翼都认不出吗?”

    “你忘了,那时候他只是一只普通的小白雕,怎么可能认得谁是谁,这一千年来,他一直吸着雪莲花的灵气,才会增长了灵性,幻化成人形,要不然只怕早就不在了。”

    大殿上两个人正说着话,门外守着莫离和青翼,血灵已经不见了,他回到镯子里去了。

    小雨一出现,莫离和青翼同时唤了一声:“主子(殿下)。”

    主子的脸色好难看,而且他手里拉着的男人是谁啊,细看下去,莫离立刻认出是皇甫庄园的人,不由得眼神幽暗下去,心底浮起不安,难道是小小姐出事了?

    小雨也不理莫离和青翼,急急的奔了进去。

    “爹地,妈咪,不好了,出大事了?”

    高座之上,两个相偎在一起的人受惊的望过来,只见小雨的身边立着一抹魂灵,竟然是雷冬,乔乔第一时间奔了下来,不安的开口:“雷冬,怎么是你,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变成这番模样?”

    “回少奶奶,小小姐被人掳走了。”

    “什么?”乔乔身子一软,脸色苍白,往地上滑去,身后的人影一闪,皇甫诺大掌一伸接住她,搂靠到胸前,凌寒的声音响起来:“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少爷?”雷冬一看眼前之人,竟然是失踪了很久的少爷,一看到少爷,当下激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心情沉重的开口:“少奶奶离开庄园后,忽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帮人。为首的是一个凶神恶煞的女人,领着一大帮人打伤打死了庄园里的很多人,她们把小小姐掳走了,属下无能,请少爷责罚。”

    雷冬扑通一声跪下来,皇甫诺的眼神凌寒无比,杀气罩在周身,冷冷的开口:“走,回皇甫庄园去。”

    他的话音一落,搂着乔乔的身子便失去了踪影,小雨一伸手带着雷冬回去,莫离和青翼自然不敢落后,一行人眨眼间离开了落英殿,回到皇甫庄园去。

    皇甫庄园。

    此时一片狼籍,城堡里到处乱七八糟的,没有一个人,有几个死了的,还未处理掉,而那些受伤的已被送到医院去了,皇甫诺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眼前的这副场景,心头的怒火狂炽,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里射出慑人心魄的狠光,死死的盯着大厅之上,到处查探了一番,便得出结论。

    这根本不是人为的力量可以做到的,而且催毁东西的力道,分明就是一只野生动物所为,那么是谁带走了他的女儿。

    莫离重生为紫滕花灵,他的鼻子一向敏感,只消轻轻的一嗅,便感应到一股气息,恭敬的开口:“王,是豹子,来的一定是那只神出鬼没的野豹精,她大概一直盯着这里的动向,看到人全部离开了,立刻出现把小主子带走了。”

    “可恶的家伙。”

    皇甫诺一扬手,身边的高大的原木架子应声而碎,而小雨把雷冬的生灵放回他的肉身里,他慢慢的动了一下身子,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一切的,想到小小姐失踪了,当下跪下来请罪。

    “请少爷责罚,是属下该死。”

    现在他算是知道了,少爷和少奶奶还有小少爷,根本不是普通的人类,竟然可以到阎王殿把他的魂灵给带回来。

    “起来吧,你找两个人把这里收拾一下,另外打电话让雷克斯处理那些受伤的病患。”

    “是,少爷?”

    雷冬点头,领命去办事,而大厅里,乔乔脸色惨白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双手紧抓着皇甫诺的衣服,不安轻颤的开口:“诺,怎么办,那个野豹子一定会杀了我的女儿的,一定会的?”

    “你别紧张,我们立刻去找她,她一定藏在拉菲亚森林里。”

    皇甫诺本来想把乔乔留在城堡里,后来想到,要是那豹子再对她下手,更容易伤到他们,因此决定带着乔乔:“走,一起回拉菲亚森林,那只可恶的豹子一定藏在哪个角落里,我们一定要尽快抓住她,敢动我的女儿,我不会放过她的。”

    嗜血的杀机顿起。

    “走!”话音一落,一行人失去了影子。

    拉菲亚森林,宽广无垠,占地面积广阔,山连着山,郁郁葱葱,满山的毒草野花,还有野兽珍禽,在这里所有的动物和平共处着,可是偏有那欺人的东西,就像先前出现的野豹精。

    一行人走在软绵绵的花草上,细心的打量着身遭的一切,森林此时一片寂静,除了偶尔几声鸦雀不安的叫着,再也没有一丁点的声响。

    不安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忽然有一团黑糊糊的东西飞过,众人一起望过去,却是一只野山鸡,吓得瘫在哪里一动也不敢动。

    忽然空中传来尖锐刺耳的笑声,难听极了,众人下意识的挑起眉,如此嚣张的笑,只怕正是那不怀好意的野豹精,皇甫诺的脸色当下一沉,小雨的俊美的脸同样的冷沉下来,阴骜的开口。

    “出来吧,既然掳了人,难道不是想让我们出现吗?”

    “哈哈!”树木簌簌响过,一阵风似的,在他们对面现出一帮奇装异服的家伙,为首的正是一个凶神恶煞的女人,她的身后跟着一大帮的徒子徒孙,而在她左手边的一个家伙手中,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此时正嚎哭不已,乔乔一听到这哭声,心如刀绞,飞快的挣脱皇甫诺的手,冲着那野豹子叫了起来。

    “可恶的东西,为什么抓了我女儿,立刻放了她,快点放了她?”

    那野豹精有一对粗粗的眉毛,凶恶的眼睛,此时用力的怒瞪着,眼白多,黑的地方少,别提多难看了,双手叉着腰,一副泼妇样,愤怒的指着乔乔。

    “你儿子杀死了我的当家的,竟然还想要人,我要为当家的报仇,马上让这小子自杀,要不然我就杀了你女儿,你选吧。”

    “啊?”

    空气一滞,大家齐刷刷的望向小雨,而乔乔听了那野豹精的话,那里理会,坚决的摇头:“你男人该死,关我儿子啥事,你快放了我女儿,要不然今天我们不会放过你的,若是我女儿伤了一点汗毛,我就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乔乔威胁那豹精,可惜那女人根本不吃这一套,不屑的斜睨着乔乔。

    “算了吧,我不是吓大的,今天我出现,本就没打算活着离开,但是有你女儿陪葬,我死了也甘愿,现在就是你要让那个孩子陪我一起死。”

    乔乔无语了,没想到这死女人会抱着必死的决心,一个人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办法对付她呢?

    乔乔只觉得周身的凉意,从脚底慢慢的渗出来,听着儿子的哭声,越发的不安,绝望。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嚅动的小人儿。

    这时候,小雨笑了起来,声音愉悦动听,在林中回荡,那野豹精的眼睛望着他,竟然生出一丝旋旎之色,没想到这小子如此俊美,真是让人眼馋啊,可惜他是杀死她男人的凶手,想到要他死,她还真有点不忍心呢,不过这小子笑得那么玩世不恭,是什么意思,不怕死吗?

    “你是说让我死来换取我妹妹吗?”

    “是!”

    野豹精望向对面少年郎慑人的眼眸,心里竟然生出一抹劫意,小心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好半天才镇定下心神,用力的点头,小雨笑了起来,山林子里,花草也失色,一下子死一样的寂静,就连那野豹精带来的徒子徒孙也忍不住的吞咽口水。

    这时候便听到小雨魅惑的开口:“好。”

    乔乔一听小雨话,下意识的叫起来:“不要。”

    一旁的皇甫诺伸手阻止住她的话,他知道小雨接下来会有所动作,这几个小豹子哪里是他的对手,这样的场合还是让他历练一下,才是真的。

    小雨的身子陡的一闪,众人根本还未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见一道紫光闪过。

    香气飘溢,对面的小婴孩已落到了他的手里,他单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一挥,一道强大的紫光跃起,直直的击向那一堆野豹子,一时间只听到林中响起扑通扑通落地的声音,而那个打人的家伙,手里抱着一个小婴儿,那漂亮的眼睛宠溺的望着怀中的小丫头,轻轻的从半空旋落下来,那紫色的袍子扬起,就像一朵圣洁的高雅的花朵,缓缓的落地,小心的拥着那柔软无骨的人儿,走到乔乔的面前。

    “妈咪,没事了。”

    “嗯,太好了!”那小孩子一回到乔乔的怀里便安静下来,好似哭累了似的,闭上眼睛睡了,那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儿,红红的小嘴儿蹙起,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一旁的皇甫诺探头望过来,心头暖暖的,伸出手搂着乔乔母女二人。

    “没事了。”

    林中,那野豹精撑着身子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的,死死的盯着小雨,最后垂下头来,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抬头,只见她的唇角似笑非笑的挂着勾出弧线,小雨也懒得理会她,一挥手命令身后的莫离和青翼。

    “给我杀了这些该死的东西。”

    “是,主子(殿下)!”两个人身形一动飞跃而去。林中顿时响起惨烈的叫声,乔乔呆愣了一秒,望着那猝死过去的野豹精,心头的不安挥之不去,她临死别有深意的一憋,还有她那不怀好意的笑,总让她不安。

    “乔,怎么了?”

    皇甫诺见女儿抢了回来,而那野豹子也被杀了,可乔乔的脸色仍然苍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关心的询问。

    “没事,我们回去吧。”

    乔乔不知道自已的不安来自于什么地方,明明女儿没什么大碍,可是她就是不踏实,难道是自已的神经过度敏感了,还是最近太累了。

    “好。”

    一行人回皇甫庄园。

    庄园已恢复了过来,雷冬已经把死者处理了,幸好忠叔没什么事,一看到皇甫诺,激动得老泪纵横,雷克斯知道总裁回来了,也赶了过来,汇报了伤者的情况,这些伤者,最重的就是阿秀了,到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她之所以受这么重的伤,起缘于她拼死的想保护小小姐,导致那豹精愤怒的下了狠手,所以她伤得最重。

    乔乔听了雷克斯的禀报,立刻吩咐雷冬送她去医院看望阿秀。

    她安静的睡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本来清秀的脸上,一道抓痕深陷进皮肤中去,乔乔心疼极了,伸手轻轻的触摸,柔柔的开口:“阿秀,我的好妹妹,快醒过来了?我回来了,谢谢你。”

    可惜床上的人安静的睡着,一动也不动,只有轻微的气息上下起伏在,可显示出她没有死。

    本来乔乔想让小雨帮她诊治好,后来查看一下,她的生魂仍在身上,只是大脑意识有些抗拒,不愿意醒过来,那样的话只能靠她自已了。

    乔乔在医院里陪了她一会儿,临走前叮咛雷克斯好好照顾她。

    “她如果一醒过来,便打电话给我。”

    “好!”雷克斯的双眸闪过心痛,难得的认真,乔乔还从未看过这个花花公子为谁心痛过呢,不会是喜欢上阿秀了吧,那倒也不错,只不过她记得阿秀讨厌外国人,只怕他有一番苦头要吃了,不过谁让他以前做了那么多伤害别的女人的事,这是老天给他的报应。

    乔乔回皇甫庄园去等消息。

    没等来阿秀的消息,倒是等来了一个人,一个落魄的男人,满脸激动的男人,一看到他们,便紧抓住皇甫诺的大手,大声的哀求着:“诺,你一定有办法是不是,求你帮帮我们?”

    迷离的灯光打在他俊美的脸上,竟然瘦弱了很多,眼神涣散,唇角是凄苦,沉痛。

    乔乔奇怪的伸手拉他到一边坐下:“寒,发生什么事了?”

    “小雅前两天生了一个男孩子!”江夜寒的话音一落,乔乔便替他高兴起来,这事好事啊,他为什么如此痛苦,难道是孩子出事了:“孩子出事了吗?”

    江夜寒心情沉重的点头,乔乔的呆住了,一旁的皇甫诺身为他的好朋友,帮助他是义无反顾的,沉着的开口:“孩子出什么事了?”

    “他生下来的时候是先天性的唇腭裂,就是人说的兔唇,还是最严重的一种,我和世界上最顶级的医生联络过了,他那种情况最少要动用三次修补手术,老天啊,他那么小?”

    江夜寒的话音一落,从沙发上站起身,痛苦而哀伤的低鸣,像垂死挣扎的鸟一样,慢慢的蹲下来。

    “如果这是一种孽,请赐在我身上,为什么要发生在孩子身上呢,他那么小,却要遭受到这样的罪,想到这个,我恨不得死过去。”

    看到他如此痛苦,皇甫诺和乔乔走过去,两个人心头同样震憾无比,和他一样伤心。

    “你起来吧,我们会想办法的。”

    江夜寒一听到乔乔的话,好像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急切的站起身,望着一边的皇甫诺:“诺,我从来没求过你一件事,这次帮帮我,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的。”

    “你知道吗?因为这件事,小雅已经三天没吃饭了,我真怕她坚持不了,如果真的这样,我怎么能原谅自已呢?”

    “你别激动!”皇甫诺伸出手扶着他坐到一边,眼神深幽下去,略一思索,这件事只有使用灵力帮助他了,但即便使用灵力,到底是凡体,仍要付出代价。

    “寒,如果你真的要帮助他修补唇瓣,恐怕要从你的身上移植出一部分的皮肤,因为不是医学上的处理方法,只怕很痛苦。”

    江夜寒一听到皇甫诺的话,哪里还顾得了别的,早一把抓住他:“没事,只要能救孩子,让我吃什么苦,我都愿意,请你一定要帮助孩子,这些是我该得的。”

    “好吧,那你去小雅和孩子带过来。”

    皇甫诺开口,江夜寒松了一口气,好像一下子振奋了很多,唇角浮起笑意:“谢谢你们。”

    “好朋友说这些干什么?快去吧,把这件事告诉小雅,别让她真的出事。”

    “嗯!”江夜寒回过神来,飞快的冲了出去。

    大厅里,乔乔望着皇甫诺,幽幽的开口:“诺,难道真的要伤害到寒吗?”

    “只有这个办法了,会有一些痛,但是可以一次成功的帮助到那个孩子,即便痛,他也心甘情愿的,最重要的是,因为这痛,他们一家人才会真正的走到一起,有些痛是必须的,让人成长起来。”

    乔乔不说话,赞同的点头,就像他们一样,也是经历了沉痛,现在又重新走到一起的。

    这时候电话铃声响地起来,乔乔走过去拿起话筒,只听雷克斯激动的声音传来:“夫人,阿秀醒过来了,她想见你。”

    “真的啊,太好了,我马上过去!”乔乔挂了电话,望向皇甫诺:“诺,我们去医院看望阿秀吧,她醒了过来。”

    两个人带着刚出生的孩子一起离开皇甫庄园,前往医院。

    病房里,雷克斯正在说话,可惜阿秀根本不理他,掉头望着窗外,窗外的天空一片无暇,连云朵都没有,她的心有些不安,小小姐没事吧,乔把孩子托付给她,可惜她却没保护好孩子。

    “阿秀?你没事吧。”

    雷克斯关切的询问,阿秀掉过头,蹙起秀眉,懒懒的望了一眼那金发碧眼的家伙,好吵啊:“你出去吧,好吵啊。”

    阿秀一开口,雷克斯便感到了心疼,没想到他这种花花公子竟然还知道什么是心疼,大手一伸,竟然抱起了阿秀,紧紧的搂在怀中:“阿秀,别拒绝我好吗?你吓死我了。”

    “雷克斯,你抽什么风啊?”

    阿秀只当他恶作剧,不悦的警告他,病房的门被推了开来,皇甫诺和乔乔走了进来,乔乔手里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

    病房里,雷克斯一听到动静,赶紧松开了手,不好意思的站起了身,退到一边去,皇甫诺一伸手捶了一下他的肩,雷克斯有想安定下来的念头,做为朋友,他替他高兴。

    “总裁。”

    “你们两个出去吧,我和阿秀说会儿话?”

    乔乔挥挥手,让两个男人出去,皇甫诺和雷克斯走了出去,顺手带上门,乔乔抱着孩子坐在床前,笑意盈盈的望着阿秀,阿秀看到她手里的孩子,松了一口气。

    “乔,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小小姐。”

    “没事了,不要想那么多,安心养病,总之我谢谢你了!”乔乔亲昵的伸出手搂搂阿秀的头发,这丫头还真是固执呢,只怕雷克斯将来有苦头吃了。

    阿秀的眸光一转,看到乔乔怀里的孩子:“这是小小姐吗?”

    乔乔点头,把孩子抱到阿秀的床边:“是的。”

    阿秀高兴的打量着,慢慢的,眼睛蒙上一层疑惑,最后睁大眼再看了一遍,最后小声的喃喃自语:“这好像不是小小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