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3章 反面典型

一路向西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权路风云最新章节!

    周五的晚上,窗外北风呼啸,白雪随风而来,轻轻淡淡飘落在树梢上。二月份的常委会正在进行,会上火药味很浓,双方唇枪舌剑互不相让。在对平城领导班子的处理上,以张清扬为首的秦朝勇等人与邓志飞、李瑞杰产生了严重分歧。

    鲁志强被查出参与山本集团对平川酒店的阴谋,他同其它几位干部目睹山本正雄对张妍实施强奸时无动于衷,已经被正式立案调查,同时纪委介入。任何一位干部,无论是通过什么方式倒下,最终都会经过纪检委的调查。几乎任何工作的失误或者其它违法事迹的背后,都有着贪污腐败的源头。鲁志强刚刚被省厅逮捕,便调查出他有大量的不名财产以及三处房产。省厅对鲁志强的审训十分顺利,他不但承认了当天晚上受山本正雄指使,还交待了曾利用公职收受贿赂。

    马中华虽然个人同意了张清扬之前提出的要把平城班子当成反面典型,全省通报批评,但这并不代表常委会上可以顺利通过这项决议。张清扬也早有准备,果然,在常委会上邓志飞等人激烈地反对把平城班子当成反面典型,全省通报批评。

    邓志飞喝了一大口茶,重重地放下茶杯,茶水溅到手上也浑然不觉,看向张清扬说道:“我们必须承认在这件案子的处理上,平城班子存在失查和监督不力的责任,但因为是公安局出现内鬼,有鲁志强这样的人物帮助山本正雄,才使得平城的干部错误地判断了案情。在此基础上不是不可以提出适当的处分,但是要讲究一个度,不能因为犯一点小错误就当成反面典型吧?这是对人格的侮辱,今后如何让平城干部抬起头来?如何让他们主政平城?”

    秦朝勇立刻反驳道:“事情不能这么分析,党中央早在几年前就提出过干部问责制,下属出现问题,上级领导要直接受到处罚、问责,平城案件影响如此之坏,能说成是一点小错误吗?如果这么严重的失职行为不受到批评,那么干部问责制不是形同虚设?上级要是调查起来,我们谁能担负起这个责任?”

    邓志飞气得脸都红了,他当然不可能站出来说他可以负责。秦朝勇用这种方式反驳虽然有些阴,但却很管用。邓志飞又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重重地放下,“砰”的一声,白色的陶瓷杯盖掉在桌面上,发出难听的声音。马中华皱了下眉头,不满地看向邓志飞。

    邓志飞收敛了一些愤怒的表情,说道:“我并没有说反对处分平城班子,我只是不同意竖立这个反面典型,刚才也说了,适当的处分是必须的,但总不能让下面的干部伤心吧?”

    “呵呵,邓书记宅心仁厚,到是很体贴下面的干部。”党委副书记、政协主席孙常青微微一笑:“我到是想问一句,我党的执政是要照顾干部的心情,还是要照顾老百姓的心情?说到处分,这到底应该是怎样的一个度?重了有人说让下面的干部伤心,轻了到可以照顾干部的情绪,但是会起作用吗?”

    “那也不见得要竖立反面典型吧?难道说坚立了反面典型,今后类似事件就不会发生了?谁敢打这个包票,拍胸脯说今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邓志飞真的怒了,一是气愤张清扬等人的咄咄逼人和落井下石,二是气愤马元宏等人没有发言支持自己。他说完之后,目光便扫向马元宏以及省委秘书长赵从良。刚才除掉李瑞杰声援他外,马家军其它人都没有说话。马中华至今未表态,秘书长赵从良有心支持邓志飞也不敢乱开口,要不然万一与马中华的意见相左,那可就笑话了。无论何时,秘书长的观点必须与省委书记保持一致。

    张清扬清咳一声,终于开口说话了,整个辩论中他一言未发,但却已经占据了上风。他扫视一圈,面向大家说:“我们领导干部的工作性质是赌徒,不能动不动就可以打赌不会发生什么什么情况,如果真是这样,那还有规范可言吗?我们的工作原责还要不要了?当然,邓书记考虑到平城干部的情绪,这点也是有道理的,但是批评是必须要的,而且要严厉批评。处分的目的不是处分,而是以儆效尤,让其它地市的干部警觉起来,认真起来,这才是真正的目的!我觉得处分前可以先同平城方面通通气嘛,可以将省委的原则讲清楚,处分归分处,通报归通报,反面典型也好,正面典型也罢,这并不会成为他们今后上升的障碍或者资本,只要他们知耻后勇将今后的工作干好,不还是一样可以得到提升进步?”

    说到这里,张清扬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脸色了温和下来,好久没有和人斗过嘴了,恐怕像今后这种斗嘴的机会越来越多。他看向马元宏,又接着说道:“元宏部长是从平城走出来的干部,他对平城的感情很深,但是他并没有替平城干部说话,这一点值得钦佩。我想问问元宏部长的意见,他不但是平城的老领导,又是省委组织部长,在这件事上非常有发言权,我尊重元宏部长的意见。马书记,您认为呢?”

    “嗯,我同意省长的意见,元宏,你是管干部的,谈谈吧。”马中华微微颔首。

    马元宏看了眼张清扬,嘴里有些苦涩,心想张清扬最终还是没有放过自己,硬把自己拉了出来。张清扬这席话讲得相当有官场智慧和艺术,仿佛是一位纵横官场的老狐狸。现在会场内的氛围明明已经一边倒,邓志飞完全丢掉了气势,张清扬抓住机会将不想发言的马元宏硬是给拉了出来,在这种情况下真是一箭双雕。一来,会让邓志飞对马元宏更加不满,甚至和自己的亲密伙伴产生裂痕,必竟刚才马元宏在邓志飞无数次的暗示下也没有开口,现在确被张清扬给逼了出来,这无疑令邓志飞难堪;二来,马元宏身为组织部长,身为平城市的老领导,在警方的证据面前,无法再替平城班子说话,也就无法声援邓志飞,他既使不作任何的表态,其实也是一种默认张清扬意见的态度。他不但得罪了邓志飞,也伤了平城干部的心,最重要的还是亲口承认失败,这种滋味又怎么会不苦涩?

    马元宏声音淡淡地说道:“刚才邓书记与张省长的意见都有道理,我觉得还是要一分为二,处分自然不可能必免,但也要考虑到平城干部的情绪,在批评的同时也要给他们鼓劲,只有这样才能起到处分的作用。通报批评可以有,但就不要提出反面典型了,这种提法太过严厉。另外,要让平城班子对自己的干部队伍进行一次内查,免得再有像鲁志强这样的人坏了一锅好汤!”

    张清扬心想果然不出所料,这也许是马元宏唯一能够发表的意见了。马中华马上表态道:“那就这样,按元宏的意见办吧,具体勾通由元宏负责。”

    张清扬恍然大悟,他明白马中华之前为何没有表态了,原来他一直在看着风向,或者说等待着一个契机的产生。马中华早在会前同意了张清扬要竖立平城这个反面典型的意见,会上自然不好亲口反驳,但是他又不想如此顺利的通过,便一直等着邓志飞与他们的辩驳,想看看最后到底是哪一方胜利,如果邓志飞取得胜利,那就更好了,他可以明正言顺的反对张清扬的提议。但最终奇迹没有发生。邓志飞势单力薄,在马家军和中立派没发言的情况下,已然输给了张清扬。那么马中华就不得不支持张清扬的意见,但他仍然不想马上开口,那样会更加令邓志飞不满。所以他就等待着一个机会,希望有个己方的人过渡一下,现在马元宏完成了这个角色,马中华也就顺手推舟发了言,这样两不得罪。

    当然,在这次的争论上,马中华心里对马元宏,以及省委秘书长、宣传部长有些不满。他原本打算自己不开口,让他们帮助邓志飞,可是这些人习惯了把马中华的话当成风向标,他不表态,没有摸清他的路数,也就不好表态。马中华更不满的还有江平市委书记姜定康,姜定康虽然是外来户,属于中立派,但自从张清扬到来后,已经有靠向马家军的意图,马中华心里盘算着如果姜定康在会上立刻表态支持邓志飞,完全就可以当成是他投向自己的投名状,今后也就能够完全信任他了。可是姜定康的沉默很令他失望,这表明姜定康仍然不会冒然地表态站在任何一方。

    通过这次会议,马中华完全有理由担心,自从张清扬到来并且成功当选省长后,省委常委会的局势对他而言并不乐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