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2章 一言谈

一路向西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权路风云最新章节!

    众人点点头,张书记说得在理,谢立科事件已经完全说明了这一事实。

    阿布爱德江笑道:“张书记,您也不用自责,反恐总队本身就是由您和军委共同领导的,您不告诉我们,这从原则上来说……并没有错。”

    吾艾肖贝脸色一沉,没想到这老家伙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话虽这么说,但是我害怕大家有想法啊,解释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呵呵,您是省委书记,西北一把手,您做什么事都可以不通知我们,我们都是在您的领导下嘛!”司马阿木冷笑道。

    张清扬明白他的意思,他这是暗示自己搞一言谈。张清扬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接话,而是说:“下面先谈谈谢立科的事,现在外界还不知道详细,你们都议议吧。”张清扬看向了吾艾肖贝。

    吾艾肖贝说道:“张书记,这件事太过特殊,我建议不向公众公开详情,只公布他的死讯就好了,只说是意外死亡,以免造成干部不必要的恐慌。”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张清扬点点头,“你们的想法呢?”

    其它人也都知道这件事的影响,纷纷支持领导的意见。

    张清扬接着说道:“下面我向大家详细介绍一下这次的反恐行动,这次行动完全是由我策划和指挥的,与西北省委、京城方面没有任何的关系。事件发生后,在国际上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不了解情况的外媒对我们指出了质疑和批评,甚至有人怀疑这次行动的合法性。在此,我先向大家说明一下,只有我们自己的干部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才能向外传递出正确的信号。”

    吾艾肖贝听到这里,已经完全明白了张清扬开会的用意,他明着是向大家介绍情况,实际上也是想通过全体常委向外传递出“正确的信号”,这个“正确的信号”很有讲究,说白了就是向外宣传反恐总队的英勇事迹,以及张书记个人的伟大……

    吾艾肖贝的心里更不舒服了,想想之前自己还在会上公开质疑反恐总队,现在形式完全转变了,张清扬利用这次反击劳劳掌握了西北的话语权。吾艾肖贝闷头吸烟,听着张清扬诉说着整场战斗的惊心动魄,感觉索然无味。

    “情况就是这样,反恐总队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接下来我们省委就要重点搞好宣传工作,消除外界的不利影响,这是全球反恐事业的胜利!”

    张清扬话音刚落,会场内在白世杰的带动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张清扬抬手压了压,接着说道:“最后再说一件事,中组部近期还要组织一批援西干部进入西北,省委、组织部都要做好准备工作。老马,又要展现你出色的调配能力了,呵呵……”

    马成龙微笑道:“保证完成任务!”

    “好吧,那就这样,天色也不早了,散会吧!”张清扬伸了个懒腰。

    整个会议过程当中吾艾肖贝都没怎么说话,更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这种场面在西北并不多见,吾艾肖贝感受到了很大的危机感。当然,更令吾艾肖贝感到紧张的是又一批外来干部的进入,凭感觉张清扬就在等着这批干部,似乎又是一个局。

    秘书长白世杰脑子一转,好像想明白了什么事情。

    电视上一遍遍播放着反恐总队出征前张清扬身穿战服讲话的画面:

    “同志们,你们是祖国的战士,是守卫西北的卫士,也是敌人眼中的魔鬼,我希望你们用手中的枪炮向敌人证明你们的实力,要让所有想侵占西北的匪徒明白,我们不是好惹的!这一天我等了很久,我相信你们一定会胜利的。这是我们西北向匪徒发起的第一起反击,但决不是最后一次……”

    这段激情澎湃的片子今天晚上在西北卫视上首播,几乎成为了西北反恐的宣传片。张清扬那英武的样子劳劳印在西北人民的心中,这次胜利鼓舞了很多人。

    张清扬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看着,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欢喜,他还在担忧陈雅。刚才母亲张丽打来电话说已经和院方商量好了,以陈雅现在的情况,还是先运回京城做进一步的检查,这边的医疗条件不行。

    张清扬同意了母亲的意见,陈雅再不醒来,情况会越来越差,他也希望回京城加强治疗。她明天会先被送到哈木,然后再转机回京城,张清扬能见她一面,却不能陪着她回京。他叹息一声,内心紧巴巴的。

    “张书记,吃个水果吧。”米拉伸手递过来一个刚刚削好的苹果。

    张清扬摇摇头,“你吃吧,我没胃口。”

    “您……担心夫人的伤?”米拉小心地问道,刚才在电话中她听到了一些对话。

    “是啊,她的伤很重。”

    米拉指了指电视,问道:“就是这次受的伤?”

    “嗯。”张清扬不耐烦地点点头。

    米拉见张清扬不愿意搭理自己,抬头看了眼时间说:“天不早了,您早点休息吧,最近都瘦了。”

    “我知道,你先去吧。”张清扬睡意无全,默默地吸烟喝茶,脑子里很不平静。

    米拉叹息一声,起身去洗澡了。等米拉出来的时候张清扬还坐在那里,米拉站在后面想了想,最终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张清扬回头瞄了一眼,看到米拉的房间门已经关上,越发感觉孤单了。陈雅迟迟没有醒来,令他打不起精神,胜利的喜悦因她的重伤消失得无影无踪。张清扬无聊地看着电视,睡意全无,起身到酒柜找了瓶红酒,独自坐在那里喝起了闷酒。

    房门吱呀一声响,米拉又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张清扬抬头看了一眼没说话,自顾喝酒。米拉走过来拿着一个空酒杯,有些胆怯地问道:“您……您心情不好,我陪您喝?”

    “好啊……坐吧!”张清扬兴奋地伸手一拉,就把她拉到身边坐下,然后给她的杯子满上,笑道:“喝吧!”

    米拉看了眼杯中的红色液体,怯生生地问道:“要……要全干吗?”

    “你能干吗?”张清扬笑了。

    米拉似乎被张清扬轻蔑的语气激怒了,拿起酒杯说:“我们西北的女人不怕酒!”说完仰脖就喝,中间停歇了一次,最终把满满一杯酒全部喝干了。

    “哈哈……很好!其实红酒可不是这么喝的,你这像喝白酒!”张清扬被她的样子逗笑了。

    “呵呵……”米拉不好意思地摆摆手,看到张清扬笑了,便说:“您开心就好,要不然瞧你那样子……好像要吃了我!”

    “米拉,对不起,我今天心情不好。”

    “我知道……”

    “不过,我想哪个男人都想吃了你吧?”张清扬色眯眯地盯着她漂亮的脸蛋,“年轻漂亮的俏寡妇,可惜了啊……”

    “张书记,您又逗我!”米拉小脸一红,拿起酒给两人满上。

    “米拉,谢谢你陪我喝酒……”张清扬举起酒杯。

    “不客气,谁让我是您的保姆呢!”米拉举杯和他轻轻碰了一下。

    “你不但是我的保姆,还是我的老师,学生心情不好,老师有责任开导一下啊!”张清扬笑道。

    “呵呵,”米拉微微一笑,这次喝了一小口,放下酒杯说:“张书记,您不用担心夫人,她一定会好的!”

    “希望吧!”张清扬茫然地盯着电视。西北卫视现在播放的是特别节目,对这次行动进行了介绍。

    米拉也看了眼电视,佩服地说:“张书记,您是我们安族人的英雄,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位干这实事的领导!”

    “你真的这么想?”

    “嗯,真的。”米拉点点头:“一些人打着我们安族人的幌子伤害西北,我们都被打怕了。特别是女人,我们女人没有什么地位,听说……您这次还救下了不少女人?”

    “是啊,她们成为了那些匪徒的禁脔,导致精神都不太好,那些人太可恨了!”

    “混蛋!”米拉愤怒地骂道,抬手揉了揉眼睛,竟然哭了。

    “你怎么了?”张清扬问完之后才想到她曾经的遭遇,捏住她的手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过去的事就算了,不要再想了。”

    “我没事,就是……感觉生气!”米拉举杯道:“我替安族人民敬您一杯,就为了那些女人,你就是我心中的英雄!”

    “听到你这么说,我很欣慰。”张清扬的心情好了不少。

    两人渐渐聊得热闹起来,酒也没少喝,最后都有些多了。张清扬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几点钟了,捏着头站起来,挥手道:“不喝了,睡觉吧。”说完,一屁股又坐在了沙发上。

    “张书记,我扶您。”米拉上前把张清扬拉了起来。

    两人相互搀扶着走进卧室,刚到床边,就体力不支双双倒在了床上。张清扬的半边身子被米拉压住,他大腿一抬就把她的身体夹住。米拉满脸的惊慌,想挣扎着起来,可是不但没爬起来,反而还把睡衣的领口扯得更开了。

    张清扬一只手拍着她的脸,一只手顺着领口摸进去捏住了充满弹性的高耸,嘿嘿笑道:“米拉,你真性感,今天晚上就陪陪我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