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故地重游

刺血 / 著投票加入书签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狼群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08-08-04

    重新踏上利比里亚的土地,看着身边茂密的丛林和满目的黑人,感受着数十度的高温,听着远处传来的轰轰炮声,这才认识到我又回到了这个令我终身难忘的国家。om

    “你好!利比里亚!半年来两次,我们真是有缘呀!”我自言自语道。想起丛林中的那次狙击战,我就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

    “享受恐惧吧!身体的回忆是一种美味!”屠夫按住我微科的肩头说道。

    “你去死吧!”我推开屠夫迈步走向停在不远外的军用吉普。

    “欢迎你们!我是哈布。我代表伟大的泰勒总统向你们表示最诚挚的感谢!你们在利比里亚能享受到一切你想要的东西,只要你们能完成任务!”一个接待我们的黑人政府军官员说道。

    “要是你知道我打死了你们伟大总统的儿子就不会这么说了!”我心里面想可是嘴上却没敢说。

    其实刚看到穿着绿色迷彩装的政府军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拔枪,幸好被队长拦住了,要不我就把接待我的军官给干掉了!

    队长和那个军官寒暄了两句便直接到了军队指挥地,这一次我们来了十二个人,其它人都去执行别的任务了,除了大熊,狼人等几个老伙计,冲击和dj是第一次和我们一起出任务。冲击是机枪手而dj则是无线电兵专门负责拦截敌方无线等电子信息。

    因为心中有鬼,所以我总是躲在人群中不敢太显眼,害怕万一有人认出我就完了,队长带我来也不知是什么用意,有时候真想拽着队长的胡子质问两句他怎么想的。

    跟在队长走进林中的军营大家来到作战指挥室,刚进门就看见一群做战参谋在那里不知为了什么问题吵来吵去。仔细一听,原来是为了从哪条路线进攻被叛军占领的城市而争吵。见我们进来了都一愣,停止了争吵看着我们。

    接待我们的军官询问我们是先休息还是先听简报,得到先听简报的答复后,摊开一副地图指着一座城市说道:“我叫哈布。这是布坎南,是除首都蒙罗维亚外最大的城之一,是一个港口城市,三十天前被叛军占领,由于种种原因到现在也没有被收回,而且据说占领布坎南的叛军首领要招集所有反叛力量的主要首脑在城内开会结盟,政府决不能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所以我们希望你们能破坏这次集会,抓捕到场的叛军首脑。而我们同时也会发起攻击里应外合夺回布坎南!”

    “如果不能活捉呢?”冲击提出问题。

    “那就杀了他们!”哈布很干脆的回答道,从神情上看其实这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好的,没有问题!”队长承诺道。在边上看着队长那认真的表情,我的心头没来由的一抖。队长的一句话表明我们正式站在了曾经的战友的对立面,没想到前两天还在为哈唯的遭遇而自我庆幸现在这个境遇已经逼近身边。

    想起曾经生死与共的朋友转眼就成了生死相搏的死敌,我第一次有了当刀子的无奈。想起手上可能会沾上朋友的鲜血心中一阵翻涌,不是难过但不知是什么感情……

    大家听完简报,队长带着我们走出作战室,来到一个单独的营帐,开始下达战斗指示:“好了!现在任务已经很明确,目标是后天的集会抓捕叛军的首领。时间,地点,进攻撤退的路线大家都已经很清楚,我们的做战计划很简单,今天晚上出发,我们要越过火线渗透到敌后方迂回到驻兵最分散的港口,由水道进城然后潜伏到集会地点周围,食尸鬼,快慢机,刺客你们占领周围教堂钟楼等致高点,给我们火力掩护并狙击增援部队,而屠夫,狼人,冲击主要负责干掉警戒人员然后建立防线拦截增援部队,其它人和我一起进去抓人。”队长下达命令。

    “yessir!”

    “嗯……队长!”我想说如果碰到上次合作的叛军怎么办,可是又张不开口,因为我心里是有答案的。

    “什么?”队长看了我一眼,从我脸上的为难表情似乎看出了什么道:“快慢机,你和他一起组成二人狙击小队。”

    “没问题!”快慢机也若有所觉的看了我一眼答到。

    开完会,大家都开始准备武器和休息为今夜的行动做准备。我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脑中不断的闪映着黑珍珠,时髦司令等叛军的笑脸,耳中不断回响着他们的谈笑声,这些东西像千斤大石压在我的胸口让我喘不过气来,我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后天他们不要来参加集会……

    天黑后,好像上好了发条的钟表一样,大家同时在9点钟睁开了睡眼,然后有条不紊的开始做吃饭和战前准备。穿好依装衣,戴好伪装网,慢慢的拿出伪装油彩使劲的在脸上涂了起来,不知为什么这一次我涂的比以往都多都厚。

    检查过枪支弹药后大家一起走出营帐,那位接待我们的军官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看见我们出来后眼中暴出疯狂的神彩连连说道:“这才是真正的军人!这眼神,这气势,这才是真正的杀人机器!要是我们也有这样的军队……”

    我们没理他,径直走过他和身边和队长按原定路线和队形消失在丛林,没有人说话,因为我们不需要说话,一切都已经布置都在我们脑中,我们只要照做就行了。一切都是默契!

    一样的夜色,相似的树木,连吸进鼻子的空气都是如此相像的潮湿,我似乎回到了在丛林中血战的时候,远处的炮声身边枝叶擦响声像催化剂一样注射进我的肌体,不一会我便感觉到血气翻腾,精神亢奋了起来,似乎想择人而噬。

    抱着怀里的psg1狙击枪,不停的用手指轻击冰冷的枪管,指肚传来的凉意稍稍压制了上行的血气,精绪也慢慢的冷静下来。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丛林中,警惕着因为炮声而陷入惊恐的动物身上潜伏的危险。我们一行人慢慢的向敌人的火线阵地前进……

    踢开缠在脚上的毒蛇慢慢的爬上高高的树顶,端起狙击枪把瞄准镜当夜视望远镜用向敌阵打量起来。

    “前方五十米外有个前卫哨,后面应该是拉开的战线!里面有一挺重机枪,三个人,后面的战线中看不清。”我轻轻的通传无线电把观察到的情况报给队友。

    “左前方也有同样的哨站,”

    “右前也有!不过战线向右拉伸的越来越稀,估计再远处应该会有空隙可穿!”刺客和恶魔的声音也从无线电中传来。

    “我们向右走,政府军真是猪,说好的这里是他们控制的,竟然还没6个小时就被人打掉了!”队长一边下命令一边骂:“全体带上夜视仪,小心散兵!无论敌友,格杀无论!尸体要带走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的行踪。”

    带上夜视仪,丛林变成了熟悉的亮绿色。说真的自从那次被闪瞎后我对夜视议是又爱又恨,没有它在夜战中决对要吃亏,可是要是再来个闪瞎眼,我可没有上次那么好的运气能活下来了。好在天才给夜视议装上了亮度危险控制一但进眼的光线过高,夜视议会自动把镜头闭锁,让我心里稍稍没有那么别扭了。

    向右侧又走了二十分钟,正走着突然听见前面有人走动的声音,所以人都马上蹲了下来,不一会一队叛军人马从我们面前穿过慢慢的摸向我们来时的方向,看样子是想去偷袭驻扎的政府军,不过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就在他们身侧五米处的草丛中蹲着,自己是从敌人的枪口下无知无觉的走过。

    盯着面前走过的叛军,我稍稍舒了口气,这些叛军看上去比较正规甚至有军装穿,看上去不像是和我们合作过的那批人。心中的压力稍减后,我觉的丛林中的空气也不难闻了湿气也不大了,连边上爬过的蟒蛇也顺眼多了。

    等人群走过后,刺客向他们来进的路线摸去,不一会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队长。这群人是从这里调出来的,现在这里只有三个人在哨站里,战线里也没有几个人,我们要不要从这里过去?”

    “就是这里了!”队长当即产断:“食尸鬼,快慢机和刺客你们负责后面战壕中的人,狼人,冲击,先锋,你们负责哨站中的人,其它人警戒后方小心有人调转回来。”队长下令道。

    我一开始还没意思到队长是叫我的外号,愣了半天快慢机拧了我一下我才回过神。

    “食尸鬼!他妈的!”我一边骂着这个恶心的外号,一边慢慢的接近火线。等到接近哨站的时候,我才停下来去下夜视仪,端起枪装上消音器。从瞄准镜中搜索战壕中的目标,天才特制的瞄准器确实厉害,很清晰的看到远处战壕中有四个人。锁定目标后,我轻轻的打开保险拉开枪机,等待队长的命令。

    “四个人,我打左边两个”快慢机的声音从无线电传来。

    “我打最中间的一个!”刺客也锁定了目标。

    “收到!”我回应道,并把最右边正在喝水的士兵放进瞄准器的十字线中央。其它人得到我们三个的信息后,开始向最前方突出的前方观察哨摸去。

    “叮!”我耳边传进枪机撞击底火的声音,psg1本来就有内置消音器,再加上外置消音器声音小的像蚊子叫。

    “叮!叮!”边上快慢机msg90和刺客的g22也轻轻的响了起来,四个正在吃宵夜的叛军脑袋向后一甩撞到战壕壁又弹回来一头栽在面前的饭盒内。人体倒地的声音惊动了前哨站里的观察员,那些家伙都是精挑细选的聪明家伙,一看事情不对,其中一个举起手向天就要放信号弹。观察哨很隐蔽而且几乎是全遮盖型的,根本无法精准射击里面的人,但他举起的手却伸出来掩体。

    我刚瞄准那个家伙的露在观察哨外的手还没来的及开枪,那只手便又软绵绵的垂了下去,暗哨中传来几声密不可闻的枪声。看来屠夫他们也没有把握用刀子毫无声息的干掉这些防护很好的叛军而使用了无声手枪。虽然,无声手枪的声音很小,但必竟是机械作业,机件撞击和火药气体冲出消音器口的声响在寂无声息的丛林中还是很“惊人”的。

    赶紧调转枪口对准哨站最近的敌人方向,生怕敌人听到这几声枪响后有所警觉,那我们的行动就暴光了。

    过了两分钟没有任何动静,所有人才都轻呼了口气,慢慢的收回枪向暗哨靠拢。我端着枪慢慢的一边前移一边从瞄谁镜中向敌军所在方向张望。那边的人头攒动,但没有人向这里张望,似乎在准备向前推动防线,幸好队长决定在这里突破,不然再向前走很容易和前进的叛军碰个对脸。

    把尸体轻轻的拖出战壕,带出很远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藏好,我们一群人加快速度向敌人后方前进,希望在他们发现有人突破防线的时候已经根本无迹可循。一边跑边上的快刀一边问我:“食尸鬼,你端着快二十斤重的psg1不觉的沉吗?为什么不像快慢机一样用简化的msg90呢?”

    我莫名其妙扭脸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为什么要用msg90?那个枪太轻了用着不爽。还是重点好,稳当!”我用两个指头捏着枪托把20斤重的狙击枪像捏纸片一样在快刀面前晃了晃,看得他一阵揉眼睛。

    “你小子的力气越来越大了!”快刀摇摇头说道我没有答话,我心里清楚的知道在我在和格斯上校生死相拼后身体越来感觉越好,像是充满电的机器人一样。战场确实是个最能挖掘人身潜能的地方!死一次就强三分!看着强悍的不像人类的屠夫,狼人以及大熊他们,我真不知他们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前进了三四个小时后,边上的dj突然按着耳机听了一会,然后说道:“队长,他们发现战线上的缺口了,现在正在向城内报告,但他们没有提到有没有人突破防线。”

    “不管他,加快速度,我们要在天亮前趁人类最易精神松懈的时候穿过这片丛林边上的第二防线。”队长说完加快速度向前走去。

    大家埋下头加紧赶路,在丛林中奔跑是极为累人的,如果奔跑时候背着几十公斤公的装备就更累了,可是再要求你跑步的时候不能出声简直就是要人命,若非在基地的时候天天这样全副武装练习这时候早就把人累趴下来了。即使是这样我也是混身湿透,胃里翻涌着不停向上冒酸气,边上的快刀更惨口水都不自觉的流了出来。但没有一个人掉队!

    苦难终于在突破第二道防线后过去,来后无人区后队长示意后,这才减慢前进速度。快刀一边擦着嘴边上的口水一边喘道:“妈的!五十公里呀,从来没有跑过这么远这么急的丛林跑,回去要练练,我差点累死……呸!呸!”

    我没有理他,我也没空理他,我一边走一边慢慢调理气息,虽然不会内功,但怎么调气还是懂一点的……不一会胸腔那股火烧般还带点血腥味的干燥劲慢慢的被压了下来。还好出来的时候没吃多少东西,要不非出洋像不可!

    突破第二条防线后,虽然军人少了可是平民越来越多,都是逃难的。我们小心冀冀的前进生怕被人发现,好几次险些碰到平民,每次看着屠夫瞄准平民的枪口,我都不禁害怕他突然杀性大起把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女全都给干掉。虽然因此速度慢了许多,但我们还是按计划在下午准时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那是一条河!这条河通城内最大的下水道,从那里可以进入布坎难最主要的下水街。

    看着面前漂着无数尸体和各种生活废物散发着阵阵恶臭的黑色河水,我们都把眼光聚到队长身上,那意思是:老大。你挑的好路!这是人走的路吗?

    队长环视了我们一眼耸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这条河是这个样子!在我们杀人的目光中身先士卒的跳进了齐脖子深的河水中,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做了个自认倒霉的表情后,也都纷纷的跳进了河水中。

    一跳进河水中,带着**味的恶臭便冲进了鼻中,让我想起了上次在泥潭中逃命的经历,不过那次是植物**的臭味,这一次尸体**的臭味更胜一筹!一边推开挡在面前烂得只剩半边脸的尸体一边慢慢在河水中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进着,看着从脸边漂过的死老鼠和大便,我刚吃下去的军粮在胃里便开始“造反”,夹带着浓浓恶臭的水气像实体一样钻的我的鼻腔,好像我真的喝了一口这河里的水一样,刚捂住嘴结果看到手上挂的黄黄的一层屎,我实在忍不住了“哇”的一口把肚子里的东西全吐了出来。我刚吐出来还没吐净,边上的刺客就也吐了,他比我还惨,我个子高水刚及我脖子处,他半张脸都埋在水里,我吐的东西全漂他脸上了,结果他也吐了。好在边上的大熊拉了他一把,要不他非喝口“高汤”不可。

    有了我们俩这个良好的开端,边上的人也开始放纵自己了,最后除了队长外连屠夫都吐了两口酸水。看队长那苍白的脸其实他也想吐,估计是觉的自己挑的路自己还吐,有点不好意思所以强忍住没有吐出来。不过看他那难受劲我觉的还不如吐出来好一点。

    一群人在黑悠悠的水中走了三个小时躺过了无数的哨岗天刚擦黑开始接近城市,开始出现人家也开始出现排水道。小心的躲过正奔涌而出的“鲜”货,我们慢慢的走进了市区,估计敌人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如此有“耐性”走这么明显的路进城。所以很多挎着枪的士兵捂着鼻子从河边走过都没有向河里多看一眼。

    终于走进了下水街,一群人争先恐后的爬上岸,拼命的从头,身上向下扯着什么卫生纸呀,塑料袋呀,死老鼠呀……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好不容易把身上的零碎都给收拾干净,我觉的胸口有点发木,拉开衣领一看黑黑的一片,五条巨大的水蛭吸的饱饱的叮在我的身上。

    医生扭头看到我用手去摸赶紧跑了过来阻制我:“别拽,千万不要硬性将它拔掉,因为越拉水蛭的吸盆吸得越紧,这样,一旦水蛭被拉断,其吸盆就会留在伤口内,容易引起感染、溃烂……”说完拿出zippo火机,打着开始在叮咬部位的上方炙烤那些水蛭,看着它门慢慢的退出皮肤松开吸盘,脱落掉在地上,我恨恨的一脚踩扁这些吸血鬼,顿时血水四溅吓了我一跳。这得吸我多少血呀!医生给我清清伤口上了点止血粉,又给大家都检查了一下,帮几个同样倒霉的家伙清理了水蛭队伍才继续前进。

    在下水道中一直等到了子夜我们才顺着下水梯爬上了街道,刚一上街道,大家都又差点吐了,不是因为街上臭是因为街上太清新了,自己身上太臭了。这样怎么能埋伏呢?我们现在是顶着风能臭八百里呀!东搜西找的寻着一家洗车场,大家冲进去打开机器站在那里让清洗器冲了个干净这才离开。

    晚上是军事宵禁实施灯火管制,走在空无一人漆黑一片的大街上,脚下踩着满街的弹壳扫视着这个残破的城市,整个市效都已经被炮火摧毁的差不多了,只有市中心处还有几处比较密集的建筑建。小心冀冀的向市中心前进,我们都要小心脚下,因为我们几乎是走在弹壳铺成的路面上,稍不小必就会滑倒或者弄出响动被亮处停着的军车和巡逻队听到。

    沿着墙角快速的向市中心的圣。乔治教堂推进,不断有呼啸的炮弹在我们不远处落下,激起的气浪掀起的弹壳打在墙上好像有数挺机枪在扫射一样。在炮火的“掩护”下我们几乎碰到任何阻扰就进入了市中心,进了市中心后敌人越来越密集,我们改路开始走上面,从这栋房子跳到那栋房子像人猿泰山一样。在干掉五个无意中发现我们的哨兵后,我们比预期早了一个小时到达了第二目的地圣。乔治教堂。

    圣。乔治教堂中的神职人员已经全部撤离了教堂,只剩一个空壳在那里,蹲在圣。乔治的门洞中,队长指了指我和快慢机指了指斜对角上的一座炸的只剩一半的办公大楼,然后指了指刺客和恶魔又指了指头顶的钟楼,示意我们两队占领这两个致高点,然后其它人则趁着夜色冲进了政府大楼对面的一座大楼中。

    我和快慢机抱着枪冲进了那栋办公大楼,里面空空如也地上到处是弹壳和粪便,楼梯已经被炸断,我们两个利用钩抓才爬上了大楼三层,看了一眼下面断裂的楼道,我们两个对视一眼:这到好!别人上不来,我们也下不去!

    上到六楼,找了个最佳的狙击位置,从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对面政府大楼中的一切,四周的一切都在我们的视线内。然后开始布置阵地,堆砌掩体,调校狙击枪,准备弹药。慢慢的拿出开才给我的那种奇特的“冰弹”和“火弹”按一发穿甲一发冰一发火的顺序压进二十发的弹匣中,压好两匣后放在胸前,这可是救命的东西!我有预感会用到。

    快慢机布置好迷惑物后,悄悄的回到我身边说道:“吃点东西睡一会吧!明天是一场恶战!”

    我点点头说道:“你值第一班。我第二班!”说完拿出高蛋白口粮,牛肉干和能源棒不管肚子里多反胃死命的吃了下去,喝了两口水便抱着枪合衣睡去。

    一个小时后,手上的表震动起来,睁开眼看见快慢正在做狙击作业-绘制射距相对位置表,见我坐了起来冷冷的问道:“怎么不多睡一会?”

    “应该我的岗了!”我拉了拉领子接过他手里面的射距相对位置表替他填,其实这个东西在有了天才给我们的瞄准器后就没有什么作用了,但快慢机不像我是学计算机的对这种电子仪器那么快就上手,他始终对电子的东西抱着怀疑的态度。

    看着快慢机很快的进入沉睡,我望着远方的闪动的炮火,一边绘制图表一边幻想着明天那不可预测的一切,直到一个小时后快慢机再次来替换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