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狼群 > 第九十三章凋谢的雏菊

第九十三章凋谢的雏菊

作者:刺血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明天下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狼群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08-08-04

    看着快慢机穿上那件被称为“军用生物科学新突破”的伪装衣,虽然知道那些伪装网和伪装叶上长满了数以万计的奇怪菌类让我恶心,可是看到快慢机的身形慢慢的同化在墙体中,不得不承认这东西确实神奇且有效。om

    看着honey递过来的药瓶,我无奈的看了一眼快慢机,要知道“是药三分毒”,很明显这东西绝对是有弊端的,不然研究项目也不会被搁置到现在。用这东西绝对是拿自己的命做试验,可是在战场上狙击手可以说是队友心中最后的安全底线。有我们在黑暗中给以敌人重创和心里压制,对战局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而这一切的前提是我还有命在。

    衡量两者的轻重,最后我伸出手接过了药瓶,玻璃触手的冰凉触觉就像我的决心。握紧手里的玻璃瓶,我感觉背上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是队长正面带赞赏的看着我,其它人也眼含微笑对我频频点头,他们能理解我们做出的牺牲,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正当我们大家沉浸在理解万岁的气氛中时,边上的屠夫坐在轮椅上伸长脖子看了一眼我手里的药瓶,坏坏的说了句:“希望这东西不会影响性功能!刑天,你为什么不扔了这东西,我还真想看看你长满绿毛的样子。”

    “redback,甩了这小子跟我吧!你不会想和一个长满绿毛的家伙睡在一张床上吧?””对呀!刑天。那时候你就不叫食尸鬼,可以改叫龟公了!“温馨只存在了刹那,这群混蛋便恢复了常性,一个个指着我和快慢机调侃起来。

    “是吗?那我今天晚上给你留着门,有种你就过来!”redback咬着下唇走到说话的天才面前,脸贴脸暧昧的用手指点着他的额头划下直到嘴唇,在他下巴画了个圈后放进嘴里吮吸道。

    就在天才被她挑逗的神魂颠倒之时,冷不防redback张开嘴对准他的鼻子咬了下去,两排银牙在他眼前咫尺“嘎崩”一声咬合在一起。虽然没有咬到但却把他吓的不轻,本能的猛然仰头想躲避redback的袭击,后脑却重重的磕在了墙上,痛的他抱着脑袋呲牙裂嘴的直叫唤,原来在他沉迷于redback那勾魂的秋水之时,已经被她引到了墙边,这一仰头还不磕个正着?redback还算有良心,没有挑块有铁钉的墙角算是不错的了!

    看着redback得意的走回我身边,无奈的扫了一眼被大伙围在中间笑话的天才,想调戏别人却出了自己的洋相,真是得不偿失,调戏redback前也不想想她是这么好相与的人吗?

    由于身上受了伤失了点血,加上喝的那半瓶酒,弄的我有点渴睡,对于honey下面介绍的各种与注定我无缘的反坦克火箭筒什么的怎么也提不起兴趣。可是看gibson两兄妹兴高采烈的向大家介绍自己的“作品”又不好意思离去,只好踱到屠夫身边,屁股一沉坐到他的轮椅扶手上,单手支着脑袋等着眼前的展销会结束。可是没想到杰克拿出的几样小玩意连redback都吸引过去了,正在介绍的那个新型的“水肺”,只有口罩那么大,据说不用氧气瓶可以在水下两百米自由呼吸。其实,这东西在1964年,冷战未结束时就已经研究出来了,一种是美国人研究出来的,是用硅酮橡胶制成的,号称“人工鳃”。这种硅酮橡胶薄膜极薄,水通不过,而溶解在水中的氧却能安然通过。但它的渗透能力有限,当时很难满足人类在水下呼吸的需要。不过听说美国科技研究院后来突破了这一极限,制造出了能实用的人工鳃。美国的“海狗”退役队员曾自称用过这东西。

    不过,眼前介绍的东东,更像苏联生化学家开发的第二代产品,改用饱含血红素的海绵做成的“人工鳃”。原理是当海水通过时血红素能将水中的氧气吸收,然后再借助真空技术或施加微电流,将氧气提取出来。信号旗和阿尔法都曾用过。这种东西虽然神奇方便,但能制出的氧气有限,潜行还可以却无法提供在水中搏斗所需要的巨大氧气量和换气速度,所以美国海豹突击队,这么出名的部队,仍宁可使用老式自循环供氧系统,也不愿正打着架喘不上来气。可是看大家兴趣昂然的样子,估计我是有的等了。

    正坐在那里无聊之际,突然背后有人拽我的发辫,回头看是鲨鱼在扯我的头发。

    “干吗?”看他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我也不敢大声说话。

    “忙了一夜加一上午了!”他指了指手表说道:“我的货到了!和我一起去取吧!”

    我看了一眼他手上的防水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大家已经忙了一天一夜了,竟然不记得吃饭,还有这么大的劲头听两个神经病在那里唠叨,真是神奇!不过,对于鲨鱼要取的“货”,我是心知肚明的,不就是达芬奇的那颗脑袋吗?虽然我杀人,但我不喜欢抱着颗死人头乱转,多丧气呀!

    “你不会自己去?队长的车子就在外面。”我奇怪他为什么叫上我。

    “这不费话嘛!我要是自己能去,还叫你干吗?”鲨鱼指了一下腿,我才注意到他小腿上缠着绷带。想来是冲进停车场接应我和屠夫时受的伤,既然这伤是由我而来,我也有责任帮这个忙。想到这里我便起身披上外衣,试着活动一下腰部,虽然伤口众多,但都是小口子,还好痛是痛但不影响活动。

    “那走吧!”我拍了一下屠夫腿上的伤口,在他巴掌落在我屁股上之前,跳离了危险半径。气的他脸上的刀疤发红。

    昨出门前,队长没有回头说了句:“走路带眼!虽然刚才那两个家伙保证这个,保证那个,但现在仍是危险时段,不要大意!”

    “是!爷爷!”我们两个举起右手竖着中间的三个手指,顽皮的向队长的背影行了个童子军礼。

    “有事给我打电话!不许去鬼混,晚上我要检查。”redback现也弄不清是神之刺客的负责人,还是狼群的职业佣兵,天天跟着我跑,神父也不管管他,现在弄的快成了我的管家婆了,我不禁在心里问候了一下天上那位纯洁的母亲。

    我垂头丧气的跟着鲨鱼走出了这个私人仓库,外面的阳光灿烂,九月的美国天气还暖和,拉好棒球衫掩住腰上的绷带,坐进队长停在门外的道奇公羊,在鲨鱼指引下驶向了承运货物的汽运公司。

    因为我对纽约的路况是一摸黑,鲨鱼也是半瓶晃荡,两个人靠车载gprs系统那劣质的电子地图,在483平方公里的“大苹果”里绕起了圈子。加上是正中午车流高峰期,可算让我见识到了,数公里长的堵车是什么概念。

    身旁的出租车司机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互相亲切的打着招呼,聊着上午的发生的新鲜事,只有乘客满头冒汗的看着计价器上疯狂跳动的数字。最后我两个都丧失了耐心,干脆把车子停到了路边小巷内,钻进百老汇大街和唐人街交叉口附近一家中餐厅内。

    一天没吃东西了,闻到空气中弥漫的肉香,连原本急燥难耐的鲨鱼也不由抛开念头,捧着菜谱全副精神的在饭厅内各桌面上搜瞄起来。样子好像在找落在饭店内的钱包一样,引来无数边上食客奇怪的目光。

    看到他委琐的样子,我忍不住偷笑出声。狼群在我的带领下都迷上了中国菜,可是他们对中国千奇百怪的菜名还是记不住。以前都是我给他们叫菜,可是自从被我用青龙卧雪和蚂蚁上树戏弄过后,这群人便再也不信任我了,现在养成的习惯是:如果菜谱上没图片,他们便在其它人桌上找目标。

    “我要那个!”鲨鱼指着一个年轻人桌上的红烧肘子叫道。估计他是觉得那里面肯定是肉,而且这么香一定好吃。叫完便乐滋滋的看着我,仿佛自己干了什么了不得大事一样。边上的服务员等了一会,见他不再叫菜便奇怪的问道:“先生,不再要点什么了吗?”

    “对!就要那个!”鲨鱼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认真的态度把服务员下面的话给憋回了肚子。只是奇怪的看了一眼鲨鱼,然后扭头咨询我想要什么。我看了一眼菜单,没想到小小的饭店会做的菜还不少,便点了一份金丝官燕,火腿炖鲍翅,龙虾刺身和海宝。

    鲨鱼看到服务员临走时,欲言又止的样子,起了疑心问道:“我叫的菜不好吃吗?”

    “好吃!”我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其实肚子里已经笑开锅了,他点的是带把肘子,那么大一个又是极油的菜,连配菜都没叫,厨师手艺再好也要腻死他。

    看鲨鱼从开始大口称赞到后来食不下咽,抢我叫的菜,这顿饭吃的开心极了!

    让过了车流高峰期,付了二十美无的小费向饭馆内的服务生打听好路线,这才在一条布满涂鸦的黑巷尽头找到了那家承运公司。百米不到的小巷竟然碰上了四拨*的,都是些挥舞着跳刀的飞车党,撵走一批又跳出来一伙,最后逼得我们两个把枪抽出来亮在手上才镇住了仍在探头跃跃欲试的小朋克。

    “谁给你介绍的托运公司?”

    “巴克兄弟!”

    “想来也是!”只有巴克两兄弟才对纽约这些下九流熟的流油。

    取货很顺利的在一群快300斤重的壮汉“关注”下完成了,饼干桶大的一个箱子要了我们三万美金,就算运的全是可卡因也没有运费贵。不过谁让人家是吃的之口饭呢,什么都敢给你运,只要你出得起价钱!

    当鲨鱼“验货”时,边上的几位壮汉脸上马上就没有了刚才的彪捍,尤其是刚才将箱子挟在腋下带出来的家伙,脸色有点发白。当鲨鱼满意的将泡在装满福尔马林液体瓶子装进背袋后,负责人马上“热情”的将我们“送”出了门外,然后“砰”的一声摔上了铁门,传来一阵急促的跑动声向着洗手间方向而去。

    “他们没有运过这种东西吗?”我问。

    “看起来是的!”鲨鱼答。

    “我以为纽约黑帮什么都干的!”

    “那北野武的片子就不会有那么好市场了!”鲨鱼做了个切腹的手势,又做了砍头的动作后和我一起大笑起来。看来传闻有误呀!

    “现在去哪?”用枪顶着脑袋逼着两个小混混重新把刚卸下来的轮胎给装上,对着正在检查其它部件有没有缺损的鲨鱼问道。

    “风暴住的医院!”我明知道是这个答案。

    风暴自从在日本受伤后,便连夜用专机运到了美国,现在住在林氏的一家疗养院中,如果估计不错,那应该是华青帮的产业。我们行动前除了鲨鱼都曾去看望过他,想来他是达芬奇的人头不在手中没有实现对风暴的承诺不愿见他。怪不得他要叫人陪他来取货,他还不知道疗养院在哪。

    车子驶上路后,兜里的手机不停的叫了起来,接通后队长的声音传来,又是一番关切的叮嘱,要我们注意安全什么的。直到我们赌咒发誓说我们检查了身前车后,并没有发现任何跟踪车辆和可疑人物,通报下一步目的地后才收线。

    “他快成我爸了!不,我爸都没有管我这么严!”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把手机装回口袋。

    “有人关心的时候好好享受吧!等关心你的人去了,你捧着黄金跪在街头也换不来一句真心的问候。”鲨鱼不知想起了什么,搂紧怀里的人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抱的是什么稀世珍宝呢!

    “也是!有道理!”我突然想起了远在黄河之畔的父母,心中一不痛快,不由脚下加力,车子像吃了火药似的冲上了高速。当时速表的指针打到180这一血红的阿拉伯数字时,边上一直不动声色的鲨鱼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到底了!再踩指针就打断了!”

    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车速有多快,说来也好笑,我本来学会开车就比较晚,所以心里总觉的开快车是极危险的,所以我开车总是不愠不火的,因此常被redback和恶魔这几个飞族取笑为“骑兵”-骑牛的兵。

    不过,现在看来开快车确实能带给人超强的快感,是惊心魂魄的刺激,身家悬于一线的危机,征服极限的满足和能人所不能的自豪。怪不得redback甚至屠夫他们都如此迷恋飞车,这种运动带来的感觉类似冲上敌人阵地的那一瞬――在死亡与荣誉间走钢丝。

    车子在我郁闷的心情没有完全抒解时,无奈的冲下了高速公路,减速驶进了纽约近郊的一所疗养院。

    从远处看,这所疗养院的位置确实得天独厚,与热闹的城区一街之隔,却幽然**于喧闹之外,大片的草坪和落叶林围住了它的三面,珍珠白的房舍在满目绿色中格外安详而圣洁。怪不得它取名叫“该亚的珍珠”!

    刚拐进疗养院门口的岔路,打横突然冲出一辆复古的福特雷鸟抢进我的车道。一个漂亮的甩尾将车子挤进了路边最后一个停车位上,从车上下来个16-7的染着满头红发的男孩搂着一位亚裔美女,对着我被迫停在路中间的皮卡,挑挑眼皮在女伴耳边低语了两句,引的女孩格格的轻笑不止。他抢了我们的停车位不算还扭过头对我们指了指整齐的停靠在路边车队,假装遗憾的卖弄了一下同情心,然后潇洒的对女伴做了个女士先请的手势,得意洋洋准备离去。

    如果是平常照我的性子也就忍了,可是今天身上挂彩本来就不是很爽的事,再加上刚才没发泄完的狂劲,让我忍不住跳下了车,走到那辆今年新产的雷鸟s概念跑车前停住了脚。那个青年看我走到他的爱车前,害怕我划花他的车又搂着女伴走了回来。隔着老远就叫了起来。

    “嘿!老头。看什么看?划花了你可赔不起!”少年停在我和鲨鱼两步外嚼着口香糖看着我,就像看着瓶过期花生浆一样。

    我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停车位边上常青树花坛后的斜坡,确定下面没有人后扭过头对小伙子问了句:“2001年新款,刚买的?”

    “当然!刚下线的第一辆!”不少男人除了爱女人就是爱车,也许有的更爱车一些。看这小子的自豪样就知道他有多以拥有这辆车为荣。

    “希望你在带女友出来兜风之前,没忘了上保险!”说完我和鲨鱼伸手抠住车底盘,轻易的把这辆轻的像铁皮糊成的跑车当着他的面掀个了跟头,车子打个翻身顺着花坛另一侧的滚下了斜坡重重的摔在了水泥地面上。玻璃碎裂和钢板变形的爆响充分满足了人心中的破坏欲,看着精美的跑车瞬间摔成了废铁我突然发觉今儿的天气还是挺好的。

    当着两个呆若木鸡的小朋友的面,我把车子停进了腾出来的停车位。甩上车门经过两人身边的时候,鲨鱼仍不忘调侃的对丢给红发小子一句:“它现在看起来只有五成新了!”

    我并没有笑,因为欺负弱者虽然快意,但没有成就感。

    走进风暴的房间正好碰到一名护士端着托盘从房内出来,透过仍未闭合的门缝传出队长和骑士的声音,看来他们两个又马不停蹄的跑到了这里。

    和门口负责保安的狼群外围成员打了招呼,推门走进去便看到队长、骑士和天才陪着honey的父亲和哥哥正在和风暴谈话。看到我们进来打过招呼便继续给指着风暴的ct图片,给风暴分析他的病情。看来honey的父亲过来是给风暴看病的,因为他是医学和生物学的权威。

    从他的讲解中可以听出,他对于风暴的既定的伤势也是无可奈合,脊柱可是人体的第二大脑,它损坏了可不像接骨头一样,对上便可以再用。虽然举起不少数据和成功病例来给风暴打气,但仍能从中感觉到康复的希望并不大。边上的鲨鱼抱着人头看着风暴脸上强装的释然,有点听不下去重重的哼了一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弄的gibson先生挺尴尬的。两人又安慰风暴两句便收拾东西被天才送了出去。

    不一会,门一开快慢机和刺客推门走了进来,加上送客回来的天才,虽然贵宾病房挺大但一时间仍是人满为患。

    &nbsravus(猎虎)军刀一起捧到了风暴的面前。嘴里不停的念着:“我做到了!看。我做到了!……”在风暴颤微微的接过去后,如同虚脱似的跌坐在身旁的椅子上。实现承诺放下负担的后的鲨鱼,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轻松。

    而风暴捧着人头则不知所措起来,想来受伤后虽然痛苦但心中始终有个模糊的人影做为目标给以他仇恨的力量。现在人影清晰、目标消失了,支持他的仇恨也随着人头接过的真实触感而融化贻尽。他茫然了!就像所有人一样……

    “安东尼奥!”鲨鱼靠在椅背上轻喊着风暴的名字,面带疲惫的从上衣口袋摸出一张照片说道:“我昨天向家乡的邻居要了一张我们老屋子的传真照片。你看!样子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那棵老梧桐树下的秋千仍在,也许你回去后仍可以坐在上面抽古巴雪茄喝红酒,还能闻到身后月季杜鹃的花香。就像我们小时候想像的那样,这样的生活也许不算太坏。不是吗?”

    “是啊!不算太坏!”风暴仍捧着那个瓶子发呆,听到鲨鱼的话只是木然的重复着。

    我看不下去一个撕虎裂豹的大汉,竟然在一夜之间变成如此模样,默默的退了出来,跟我一起的还有除鲨鱼以外的所有人。没有人愿意看到战士成为行尸走肉,因为那也可能就是我们的明天。门轻轻的合了上了,最后传来的声音是鲨鱼的轻叹:“已经九月了,最耐寒的雏菊想必也凋谢了!”

    那声音如同从幻境中传来般不真切,透过门了上防弹玻璃,仍能清楚的看到鲨鱼脸上梦幻般的神彩。似他已的灵魂已经脱离身体穿越时空飞回了遥远的意大利,飞到了那窗前那丛紫丁香前,透过窗口窥视着往昔的美好。

    如同是节日里的烟火,巨大的声响和灿烂的火花出现在我的眼中,破墙而出的冲击波带着灼人的烈焰将站在门两侧的人全都掀翻在地,50mm厚坚如钢铁的防弹玻璃被炸的粉碎,仅凭夹层里面的强力胶膜丝将绝大部分玻璃碎片粘连成蛛网状,平直门体被汽浪冲成了凸起的球体。外侧边缘刚好击打在正对着门的我的胸口,巨大的力道如同飞驰而来的汽车,将我砸飞出去砸在背后的撞面上又弹回到地上。

    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门框失去墙体做支撑摇晃了几下后,重重的砸在了我的背上。数百斤觉的玻璃片压到身上的感觉不亚于一堵墙倒下来造成的伤害。还好爆炸将原本硬如石板的玻璃门体炸成了支离破碎的网状,整扇门不是砸在身上而把我扣在了玻璃网内。

    等我忙乱的的摸索了半天,无意中旋动门把手打开了扣上身上的“牢笼”后才发现,其它人已经都爬起来了,围在破损的大门口,面无血色的向风暴的医疗室内张望。

    等我灰头土脸站好想起刚才的情形,这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刚才是场爆炸。而且是发生在刚离开的风暴的vip病房内后,我发疯似的扒开面前的人群,向里面看去。

    什么也没有!房间内所有物件都消失了,只剩下涂满血肉的四块巨大铁板从炸落的水泥墙体中裸露出来。

    弥漫着血腥和石灰空气中夹杂着一股奇怪的杏仁味,大家还来不及为鲨鱼和风暴的悲惨下场伤心,大脑已经本能的分辨出,这种独特气味是c4塑料**特有的味道,而这种**是——军用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

狼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刺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刺血并收藏狼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