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文网 > 鹰隼展翼 > 第十二章 酒是英雄胆

第十二章 酒是英雄胆

作者:纷舞妖姬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校园花心高手夺舍之停不下来狙击天才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明天下异世界的魔王大人

武林中文网 www.50zw.co,最快更新鹰隼展翼最新章节!

    “傅吟雪不好了,卜善娜她……”长孙庭在狂呼中直直闯进我的病房,我正舒服的依在厚厚的枕头上,张嘴让唐倩将蒸水蛋一勺勺送到我的嘴里。om看到我们之间亲密无间的神态,任谁也知道在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实质姓的变化。

    长孙庭的嘴唇抖了半天,才淡然道:“看来这两周时间,你在这里过得还真是不错啊!”

    长孙庭抓起军装的一角,猛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狂嗥,只听到“嘶啦”一声长响,结实的军装竟然被他生生用双手扯下一块。长孙庭将手中的破布丢到我的床下,不屑的吐了一口口水,低声道:“从今天起我们不再是兄弟,我终于确定,我的兄弟傅吟雪已经死了。”

    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酒壶,自己猛然灌了一口,长孙庭拚尽全力喊道:“傅吟雪兄弟你在下面做好准备,我们就要一起下来陪你了,做兄弟的敬你一杯!”他倒转酒壶,晶莹的酒汁在空中划出一道亮丽的银线,直直溅落到地板上。

    “不……”

    我连滚带爬的扑到地上,一把抱住长孙庭的双腿高叫道:“你要干什么,你不要去啊!”在他的身上我感受到了种一往无回的悲壮,我心里明白,如果这时候我放开他,这只怕将是我们之间有生最后一次见面了。

    长孙庭用恶厌的眼神望着趴在地上眼泪和鼻涕一起流下来的可怜虫,沉声道:“松开你的手,不要弄脏了我的衣服。我不敢想象,正在前方为了挽回你的斗志生死悬一线的卜善娜,如果知道了你的所作所为,她会受到什么样的打击,你正在用感情谋杀卜善娜!”

    我抱着长孙庭的腿死也不肯松手,放声悲叫道:“我也不想啊,可是我害怕,我很害怕!!!现在我虽然活下来,但是我已经没有了希望没有斗志,我已经成了一个废人,眼看着你们一个个因为失望离开了我,我只想在自己能够得到的范围为自己多找上一份关爱,难道我错了吗?难道我这个失败者就一定要躲到无人的角落独自己忍受寂寞?”

    长孙庭盯着我沉默了半晌,轻轻的叹了口气,低声道:“也许就因为你是傅吟雪,所以我们才对你有了太多的苛求,换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你已经做得足够多。既然你已经重新找到依靠,就好好享受你新的生命,忘了我和卜善娜吧。如果我们没有死,我们还会一起回来看你的。”

    “不,你骗我,你骗我的!”我放声狂叫:“你刚才想告诉我什么,卜善娜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她现在在哪里?你立刻带我去见她啊!”

    长孙庭昂起头高声道:“卜善娜实在是一个另人敬佩的超卓战士,率领仅仅一个特种大队的士兵,就能连续冲破印度军队十一道封锁线,跑到了布拉马普得拉河附近,虽然没有追捕到古烈姆,却意外的在一个印度军事基地发现了他们支使国际佣兵的罪证。在带领部队回撤时她带领的大队被十倍于己的敌人全力追击,最后终于在三天前被敌人包围在一个标高只有两百多米的小山坡上,弹药、粮食、药品都严重紧缺,而且阵地上每天都要遭到敌人反复炮击。现在拉萨总军区正在全军士兵中挑选自愿者组成突击队,准备深入敌后强行把卜善娜和她的特种反恐大队抢回来!我只是想在报名参加前,来见上你一面。”

    他的真实想法一定是希望和我一起去报名,一起参加突击队吧?只有我、长孙庭、杨清三个人在一起,我们才能捏成一只真正的铁拳!

    我慢慢爬起来,拉着长孙庭的袖子道:“我要和你一起去!”

    长孙庭惊异的望着我,小心的道:“我现在要去上战场,突击队将要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进行最惨烈的战斗,而且我们不会得到任何支援,你难道不害怕吗?”

    “怕,很怕。”一想到又要回到流弹纷飞的战场上,可能会再遇到古烈姆这个我根本无法抗衡的巨人,我就全身发抖。“你不知道在卜善娜走的那天晚上,我的心痛得让我根本无法呼吸,我如果不给自己找到一些事情,我根本活不过那天晚上!”我拚命拍打着自己的头叫道:“就是因为我太害怕了,所以我必须要去!”

    长孙庭的眼睛突然亮了,他微笑的盯着我,高声道:“是不是因为你最害怕的事情并不是死亡,而是失去卜善娜,所以你这胆小鬼只能因为害怕而重新走上战场,因为害怕失去卜善娜而去象个勇士似的拚命战斗?”

    我用力点头,是的,经过十几个曰曰夜夜的思考,我终于发现,我最害怕的并不是死亡,而是身边的人一个个离我而去。

    刀锋入骨不得不战,背水争雄不胜则亡!

    这两句我平时常用的座佑铭不其然的出现我在我脑海中,就算我现在是只一个胆小怕事的软蛋,但是在刀锋入骨即将切割掉我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时,我已经逃无可逃。

    回头歉然望着唐倩,她正一脸惨然的望着我,迎着我的目光她挤出一丝微笑,温柔的帮我穿上外套,低声道:“去吧,回到真正属于你自己的领域去,在那里重新找回自己。雄鹰就算是摔折了翅膀,最后它总还是要回到蓝天中尽力翱翔。吟雪如果你对我还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求你把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只是当成一场梦吧。没有事的时候千万不要来看我,那样我会受不了的。”

    我怔怔的望着唐倩,她在我的唇上留下深深的一吻,柔声道:“傻瓜,不要因为我而自责。我喜欢的只是一个软弱无助的傅盈雪,他让我有机会同时扮演情人与母亲的角色,他象孩子一样依赖我,没有我他就活不下去,面对这样的傅盈雪,我比什么都欢喜。可是如果这个傅吟雪变成了一位光芒万丈的英雄,我就会自惭形秽,我也没有勇气去和卜善娜那样近乎完美的女人去争夺情人。你知道吗,当你决定离开我的那一刹,我的心中更多的是感动而不是悲伤,因为我正亲眼看着一只凤凰正在浴火重生。我想,也许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应该划上一个休止符了。”

    我跟在长孙庭身后走出医院,长孙庭回头望了一眼医院的大门,道:“她活得够明白够洒脱,我看得出她也很喜欢你,但是却可以挥利剑斩情丝还你自由,在这方面她要比我们这些男人要强得多。”

    一踏进军营就能感受到一股沉重的紧张气息,几千名士兵在训练场上排成十几条长龙,正在进行各式各样的军事技能检测,冲锋枪点射的声音,和拳脚搏击时的纳喊响彻全场。一些特种兵更是当众在训练场中表演出凌空飞车同时开枪射击,一掌劈断九块青砖之类的绝活,他们的出色表演不时引起观众们的阵阵欢呼。看他们的样子仿佛只是在接受一场普通的军事选拔,而不是即将面临战火的洗礼,这就是中国陆军虽然武器三流,战斗力一流的真正原因。

    面对这平时能让我热血澎湃的壮观场面,现在我却紧张的全身发抖。感受到我的胆怯,长孙庭停住脚步,沉声道:“看到了吧,只需要五百名突击队员,可是却至少有五千名士兵报名,十中选一必然要经过激烈的淘汰赛,如果你现在还不能摆出昂首挺胸无所惧畏的样子,只怕你连接受测试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人刷出场外。”

    “抬头,挺胸,前睛平平前视,对,就是这个样子,现在你自己去排队参加第一个测试项目!”

    第一个测试项目是射击,要深入敌后接应反恐特种大队冲出重围,枪法当然是重中之重。每一个测试者要站在一百米外射击二十发子弹,达到一百五十环才能达到最低考核标准。杨清已经拿到了二百环的满分射击成绩,直接跳过所有检测被录取为突击队队员,看到我他向我打出一“加油”的手势。

    我脸色苍白的抱着冲锋枪,在我的印象中它从来这么重过,枪声一响我就不由全身颤抖,对面的枪靶上一片空白,子弹站不知道飞哪去了。我红着脸再次扣动扳击,在身体的颤抖中子弹居然正中红心,只不过命中的是我隔壁的隔壁要瞄准的枪靶。

    周围传来一阵善意的笑声,有人对我喊道:“喂,你是05年的新兵吧,连开枪都不会还想参加突击队?你有这个为国争光的心意就好,但是如果没有过硬的军事技术,只会白白牺牲,还会成为其他人的负担。”

    感激的望了一眼那个提醒我的老兵,在旁观者的注视下我又连开了四枪,每一次枪声响起我身边都会传出一片哄笑。负责监督打靶测试上尉走过来,扫了我一眼道:“我们是要上战场,不是去做游戏,把你的枪交给下一位测试者,就算是你余下的十四枪,回回打出十环,你也已经被淘汰了。”

    呆呆的望着一百米外那个没有任何弹痕的枪靶,我只觉得全身一片冰凉,我居然已经被淘汰了?杨清飞跑过来,拖着已经变成一块木头的我向后就走,上尉在后面又气又急的叫道:“你们要去哪里?先把你手中的枪留下!”

    杨清拖着我我向后走出整整五十步,就在上尉准备跳出来把我揪回去的时候,杨清停住了脚步,凝视着我大声道:“大哥你看到你那个枪靶了吗?它就是你的敌人!是它阻止你去见卜教官,是它让你不能和兄弟们一起并肩战斗,如果你想战胜它,就挺了直了别趴下!”

    我慢慢的转身抬起冲锋枪,瞪着那个枪靶。当我的双眼、准星和标靶成为三点一线身体自然而然挺直时,一种久违的熟悉突然充斥进我的全身。把枪托顶到自己的右肩胛部位,在我的肩上仍然有一个三周时间射完两万发子弹留下的印痕,不大不小正好将枪托完整的包容进去。

    看着在一百五十米外的枪靶,现在它在我眼里只是一个火柴盒般大小,我咬住牙拚命克制住自己身体的颤抖,左手死死扣住枪身,在恐惧爆发的尖叫声中我猛然扣动扳击。

    “啪!啪!啪”三声急促的枪声响起,我已经把冲锋枪调成三连发状态,报靶员声音怪异的高声叫道:“三十环!”

    周围响起一片惊异的吸气声,三连发想要全中红心,难度可要比单发点射要高出数倍不止,枪手必须要清楚的了解手中武器的后座力,在后两发子弹射出的瞬间,迅速略略下压枪口,解决冲锋枪跳弹问题,没有长时间的反复练习和强大的臂力,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更何况我还是站在一百五十米外射击?

    有人忍不住道:“这应该只是一个巧合吧?”

    他的话音未落,枪声再次响起,而且这次是间隔很短的高速三连射,当第一批弹出的子弹壳还在地上翻滚时,我已经一口气射完了所有子弹。望着集中在红心部位密密麻麻的弹孔,报靶员愣了半天才高声叫道:“一共一百五十环!”

    最后十五枪我竟然全中!

    上尉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抓起我的报名表,鉴下合格两字,对我叫道:“其他人可不象我这么好说话,我们军队要的是狮子扑兔赤尽全力的优秀士兵,可不是吊儿啷当想着法儿当众表演的马戏团小丑!如果不想被刷出去的话,就拿出你最强的实力和最认真的态度!”

    我沉默的望着这名为我开了一次后门的上尉,向他敬了一个军礼,随着杨清走向第二个测试点。

    第二个测试点,是测试单兵格斗能力,在突击战中杀入重围,必然会和敌人进行近距离接触,一旦子弹射完,在激烈的战场上根本不会允许你去更换弹匣,你必须拎着冲锋枪用上面的刺刀狠狠捅下去。

    无论是选择拚刺刀、还是赤手空拳对战,只要能在任何一位搏击教官的进攻下支持两分钟,还能再爬起来的人就算合格。

    站到用白粉在训练场上划出来的格斗场上,望着那个两米多米,身体壮得象是一尊铁塔的教官,我就忍不住想到了古烈姆,在全身发颤中我眼睁睁的望着他一步步走过来,我虚弱得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喂,士兵你在想什么,在战场上居然还敢走神!”教官在愤怒的狂吼中一拳击出,我重伤初愈的身体至少轻了十五公斤,居然被他打得凌空飞起,直直落到比赛场外。摔到坚硬的地面上,身体并没有感到太大的疼痛,可是我的鼻涕和眼泪却一齐落下,我紧爬几步冲进杨清的怀里,任凭他怎么劝说,死也不肯回到格斗场上了。

    四周的士兵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我,格斗教官吼道:“这样的垃圾也来参军也想参加突击队?这简直是对我们中人最大的污辱!”

    杨清看着聚集在我们身边越来越多的士兵,放声急叫道:“长孙庭快来帮帮大哥!”

    射击一百九十环格斗比赛逼平教官,以这样的骄人战迹已经获得入选的长孙庭飞跑过来,看到我的狼狈样不由皱起了眉头。

    杨清悲叫道:“快来帮帮他,如果这一次大哥这样被打败了,他这一辈子也许就再也没有抬起头的勇气了!”

    长孙庭咬着牙一把拎起我的头,将他怀里酒壶中所有的烈酒都倾倒进我的嘴里。放声吼道:“在这一刻你还有胆小的理由吗?无论你如何的害怕,你都必须去战斗,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站起来打倒那个正在污辱你的男人!”

    周围响起一阵轻笑,象我这样的垃圾能站在教官面前已经算是奇迹了,居然还有人敢放言说我能打倒拉萨总军区最强的教官之一?

    “唔……”

    我根本没有听到长孙庭在说什么,也没有听到周围的人轻视的笑,半壶烈酒倾倒进我的胃里,这是比医用酒精更狂猛的八十度烈酒,我父亲就十分喜欢喝它,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它有一个十分响亮的名字,英雄胆!

    酒是英雄胆!甫一入喉一股火辣辣的热气就在我全身腾升,平时很少喝酒的我立刻被烧得全身火烫,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酒精的催化下开始兴奋,在我身体的某个部位,积蓄了足足几个月不能传递出来的力量迅速流遍我的全身。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上心头,看看自己的双手,仍然是那双手,有两根指骨仍然有些不够灵活,看看围观在我身边的士兵,还是那样轻轻的嘲笑着,可是我发现自己变了,我不再害怕了!

    “谢谢你们,我的……兄弟!”

    听到我的声音,长孙庭和杨清同时动容,他们一起惊呼道:“大哥!”

    在我们三个人中间,我的年龄最长,可是我还是第一次听长孙庭叫我大哥!我慢慢的爬起来,给了他们两个一个充满斗志的笑容重新走回格斗场,静静的望着那名教官,淡然道:“我不知道自己能维持这个状态多久,所以我一定要在两分钟内打倒你!”

    杨清目瞪口呆的道:“我说老庭,你的那壶既然这么有用,干嘛不早点拿出来?”

    “切!”长孙庭白着眼睛道:“如果一个人没有斗志没有希望,就算我给他灌再多的酒,也顶多是把他培养成一个酒鬼罢了。真正让他突破自我的,还是他内心深处被封印了足足三个月,渴望强大,渴望战斗的激情!”

    教官望着一脸理所当然的我,想放声大笑,可是他的嘴巴张开蠕动了好几下,却怎么也没有发出笑声,他诧异的闭上了嘴,略略的思考后他终于得出一个让他动容的结论:再强大的士兵在赤手空拳面对一只已经彻底疯狂的雄狮时,只怕也笑不出来了吧?

    “你在想什么,战场上居然还敢走神!”同样愤怒的叱责,但是这一次却是出自我的口中,我抢先发动攻击,一拳就打得教官连退出四五步远,在他踉跄后退时,我一个冲刺步全力跟上,整个人在空中翻出一个在战场上绝对不应该出现的七百二十度凌空翻转,在近乎花哨的动作中我放声狂吼道:“旋风穿心腿!”

    这是我从古烈姆那里偷师到的武技,我是我现在最强的攻击技!携着我身体从空中压力和高速旋转的右腿重重踢到教官的胸膛上,连古烈姆都要退避三舍的狂烈攻击踢得教官凌空飞起,他的身体还没有落地,我就飞窜过去一把抓住他的左臂,右肘狠狠砸在他的太阳穴上,然后反身狂甩,这是我和长孙庭一起练的合气道第二式。

    教官九十公斤的沉重身躯砸到地上,溅得尘土飞扬,我抓着他的右臂,贴着地面迅速翻出一个跟头,骑坐到他的身上,举起我的铁拳对准他的脸狠狠砸下。

    长孙庭惊呼道:“大哥够了,你会打死他的!”

    我的拳头贴着已经晕迷的教官重重砸到训练场坚硬的地面上,“呯”得一声大响,经过反复敲打,在训练时上万次脚步踏过的坚硬土地竟然被我生生打出一个两寸的小坑。

    杨清倒吐着舌头小声道:“喂,老庭,大哥以前也没有这么变态吧?”

    长孙庭望着我沉吟着道:“大哥本来就是一个胆汁分泌过盛的家伙,在身体里积蓄了几个月,突然爆发出来,无异于让他注射了足够的兴奋剂,他已经疯了。不过我看这种情况,也就是只此一回,只能算那个教官倒晦,居然好死不死的正好撞到枪口上。”

    “啊啊啊……”我从教官身上跳下来红着双眼放声狂吼,四下巡视看到旁边有一堆表演用的青砖,我走过去一拳就砸碎了十五六块,我一边奋力把砖头砸成碎片,一边大声叫:“我算不算过关了,我能不能参加突击队了?”

    四周一片寂静,有一个家伙躲在暗处小声的道:“你还没有参加负重考核……”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负重,对还有负重测试,我大步冲向负重测试场,正在排队的士兵看到势若疯虎的我,不由自主的让出位置,我将自己的检测单直接甩给检测官冲向几个大小不等的石球。检测员在我身后大声喊道:“傅吟雪你还没有经过格斗检测!”

    我头也不回的大吼道:“教官已经被我打晕了!”

    在训练场上按顺序放了大小不等的五个石球,不论体格只要能抱起第三颗就算是合格,抱起第四个就算是优秀,抱起第五个就算是优异。我抓起最小的那颗石球,一声狂吼就象是抛铅球一样把它抛出三十多米远,在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中我又抓起第二个石球,把它狂抛出去。当我同样抓起第三个石球时,训练场上突然爆发出惊天的掌声。

    我狂喝一声居然生生把第四颗足有一百五十公斤重的石球抛出十几米远,当我又走向第五颗石球时,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身高才一米七几看起来也不是特别强壮的士兵,居然生生擎起了这颗二百公斤的石球!

    这一次我并没有把第五颗石球抛出去,我只是用双臂牢牢撑住它,任由我的身体在拚命颤抖,任由汗水狂涌浸湿了我的军装,在这一刻没有人能分辨,在我眼角的倒底是泪水还是汗水。

    长孙庭低叹道:“大哥正在自虐!”

    看到杨清惊疑的目光,长孙庭道:“大哥在卜善娜走后因为害怕孤独,和一个叫唐倩的女孩发生了关系,背叛了卜善娜和他原来生死不弃的女朋友晚盈。而那个唐倩也是一个难得的好女孩,在他终于决定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怨言的还他自由,但是在情理上大哥最后也背叛了唐倩,现在大哥的心里一定痛苦万分吧?无论是胆小的大哥还是英雄的大哥,在面对感情时都是同样的脆弱,因为每次他投入的都是真实的感情,他从来不适合去做感情骗子。”

    (小妖:大家似乎都不喜欢看主角最沉沦的样子,当看到主角因为害怕和唐倩发生关系的时候,有些朋友甚至有点愤怒了。呵呵,人生不正是在不断的经历中成长成熟吗?我之所以要写主角的这种经历,是在给他一个独特的变强的过程,不需要什么吃了灵丹妙药,也不需要得到什么名师指点,不过好象有点过于沉重了。最坚强的人和最软弱的人,有时候中间只有一丝之隔,反而是最平凡的人,没有太多的可塑姓。为了将这低沉的一段迅速过去,我已经删略了很多构思的情节,不过仍然要用将近三万字去写,三天写三万字,还真有点头大了。谁有关于印度,尤其是军事方面的资料,帮兄弟一把,成天看地图累得我要死掉了。我的qq95842871)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天机之神局逆鳞银狐

鹰隼展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纷舞妖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纷舞妖姬并收藏鹰隼展翼最新章节